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筆直》,七世有幸

《筆直》,七世有幸→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304812

我是因為完結了之後英俊自己丟txt檔才順勢下來看完的,原先只知道這篇文是駝色圍巾和屎黃色圍巾的出處,從而一開始以為這就是篇傻白甜的逗比文,沒想到這個故事遠比我以為的要嚴肅。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天官賜福》252回

雖說之前一直花式期待更新,但真的看到天官在花城生日當天更新,還是覺得又驚又喜(然後因為晉江幣用罄,過了百爪撓心的一個晚上還不停被群友曬,哭唧唧)。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三鬼》,宮部美幸

系列作短篇集,但是沒看過前作也一樣能懂(第一集我幾百年前看的,現在早已忘光光),基本上大推這一集,比上集《哭泣童子》還好看。

下面有雷逐篇心得。

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死亡萬花筒》,西子緒

原本是滿喜歡這個故事的,一路追連載追到很後期,因為有不祥的預感所以暫時停了幾天,結果就猝不及防完結了 (′・ω・`)

前天終於鼓起勇氣把剩下的部分連番外一一起看完,結果當初不祥的預感累積起來的不快感,瞬間因為收尾爆發,關掉晉江網頁那瞬間我覺得自己簡直能夠想出一百種方法譴責這驚人的爛尾<(‵^′)>

總之先概括一下《死亡萬花筒》的故事大要:
世界上存在某個機制,人在臨死之前會突然進到「門」之中,門裡面按照門內世界的設定可能有各種妖魔鬼怪,在門裡找到鑰匙、打開門,就能夠延長生命,比如肝癌末期變成初期,但是一旦開始過門就必須一直過下去,直到過完十二道門為止。而且整體來說門的難度會逐漸往上遞增,在門內死亡的人出門之後也會馬上死亡。

林秋石(受)在他的第一扇門裡遇到阮南燭(攻),互相協助出了這扇門之後加入阮南燭的組織開始邊刷門累積經驗邊過門邊談戀愛,結果過第十一道門的時候發現原來阮南燭不是人而是第十二道門本身,他看著林秋石過門喜歡上林秋石,所以在林秋石過第十二道門時洗掉對方記憶,自己變成阮南燭跟他一起重新經歷之前過門的過程,然後在林秋石離開第十二道門得到新生之後,阮南燭就封了第十二道門和林在一起。

(雖然省略了一些細節設定但大致是如此,看不懂沒關係因為設定其實(ry  而且很多人看到結局都一樣一臉懵,看完番外還是懵的也不少。)


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呵呵》,七世有幸

仍然是安心安定地文案TAG做不得準,所以說為什麼這麼愛把人分類?分了又分不準確,然而卻總有人企圖透過那樣淺薄而片面的描述去(自以為)了解一個人。

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偽裝學渣》,木瓜黃

盡量無雷推薦,書名很切題但是一點都不吸引人而且全然沒有講到本書優點的一本書。

2018年3月24日 星期六

瞎聊個WIFI和阿澄

原本在和噗友討論義城篇,不小心歪到阿澄又不小心講了好多,整理一下花式投雷。就是個討論內容的瞎寫,真的瞎寫,求鞭小力。

先講個討論的背景:

當年以溫卯為首,興家族而衰門派,以血緣關係為紐帶的修仙勢力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但凡稍有名氣的修士,無一不開宗立祖。

正因重家族而衰門派,我覺得要理解雲夢雙傑和蓮花塢一家,一定要對中國傳統宗法下的大家族有一定認識,甚至最好是人很多的大家族出身,才能比較理解他們的想法。(這方面論文很多但學術研究有的沒的從頭講起來很複雜所以中略萬言。)

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天才的開箱方式》,紫曜日

「怎麼辦?」
「努力吧。」
「失敗怎麼辦?」
「再努力。」
「繼續失敗怎麼辦?」
「努力一輩子。」
          ——《天才的開箱方式(下)》,紫曜日。

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天官賜福》240回

「你心裡真的覺得不懂事的,不是他,而是我吧。」
「不是的!不要再糾結於對錯成敗了!我從沒這麼想過!」
「你少來教訓我!你沒有資格教訓我!沒人有資格教訓我!」
240回看完突然覺得深深地心疼君吾,雖然此前追連載大概嘀咕了一整個月搞不懂他這麼做是圖什麼,但在這一回之後突然覺得可以理解他這麼多年來的思路了。就像眾多神官的狀態都停留在飛升的當下,烏庸太子的人生也一直停在那個覆滅的烏庸國中、停在通天橋傾塌的當下。

沒能拯救蒼生是他的錯嗎?烏庸亡國是他的錯嗎?白衣禍世是他的錯嗎?不是的,那根本就是怎樣做都錯的局面、是但憑本心不問對錯的局面。可是偏偏大部分的人都說他錯了,說到他都懷疑自己是真的錯了、說到他懷疑一直告訴他他原本的堅持沒錯的那些人,是不是才真的錯了。

然後他心裡一清二楚,從這時候開始他才是真的錯了、輸了。

我覺得任何一個曾經陷於自我厭惡中的人都知道的,你不要別人指責自己,甚至說旁人都沒資格教訓你,那是因為指責最兇的、最有資格教訓你的人,都是你自己。烏庸太子看謝憐的時候,其實都在看自己,那是他幾千年的心魔,所以才希望謝憐變得像他一樣。他已經被對錯逼得瘋魔了,凡此種種不過只是想要得到「自己」一句安慰的「你沒錯。不是你的錯。」
「我是不懂,這麼多年了,你神仙也做過,鬼王也做過,該殺的都殺了,想要的也都拿到手了,你這又是何苦呢?你到底想要什麼?想要證明什麼?」
問題就在於,其實烏庸太子心裡也一清二楚,謝憐不會如他所願的;甚至就算謝憐如他所願,他自己也不會和自己和解。烏庸國是他心裡無法癒合的傷,深到他為此成為神武大帝。——想證明自己不是沒有拯救他們的能力嗎?想證明他不是不能成為至高的人間正道嗎?但是這都無法改變烏庸滅國的過去,烏庸是無用;君吾是均無。逝者已矣,傷還是在、陰影也還是在。心魔如舊,烏庸太子最終在這樣的錯亂中活成了亦悲亦喜、沒有自我的白無相。「冷白鬼溫語惑迷童」,迷童又何止謝憐,還有那個幾千年來都遍體鱗傷獨立支撐的小小太子。
「我不過是真的很想念太子殿下,想念曾經的烏庸國,想念我們所有人,還有我們沒有飛升的那些日子罷了。」
梅念卿,每念卿,每當用這名字面對和曾經的烏庸太子無比相似的謝憐,對國師來說就像是對他的太子殿下複述那些沒辦法傳達的懷念吧。其實國師這席話真的很聰明也很打到點子上。對於一個已經因為對錯成敗魔怔了的人,跟他談對錯是沒有用的,更何況這根本已經不是對錯的問題。所以就不談對錯了,而是問他累不累,是告訴他:殿下,我很想你。我陪著殿下。對烏庸太子來說,這是他多年之後遲來的溫柔,是他的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花花陪著殿下。」
「『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離開。』曾經,我最忠誠的信徒、最好的朋友們也是這麼對我說的。但是,最後,你看到了。沒有一個真正做到。」
「我陪一陪太子殿下好了。畢竟以前,我沒有陪他。」
其實大概到這裡我才真的感受到,君吾雖然因為閱歷有著強大的老父親氣場,但他實際上也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而且不論後來改變多少,內心的那個少年恐怕一直沒有變過,一直在等著有人安慰他、讓他撒嬌休息。

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2018年1月手帳(Traveler's Notebook,TN)

不要問我為什麼照片這麼糊,去問SONY為什麼XZ拍照還不如Z3。


跨年假期沉迷《魔道祖師》,把原始版看了一次,然後很衝動地把書法和水墨硬撿回來。
呃,太久沒碰軟筆,書法和水墨都好失敗……





2018.01.03

對薛洋的感覺超級複雜,其實我很能理解他,但我同時也知道我不該這麼理解他。

2018.01.04
我用酒駕當關鍵字搜了一下噗浪,噗浪哪裡是同溫層啊哈哈哈哈哈哈哈wwww
不小心還看到一個宣稱教育宣導根本沒用所以應該跟北韓一樣全面禁止喝酒,喝酒的人就砲刑的噗,我已經搞不太清楚這些人到底是認真還是玩笑了呢。


2018.01.05
鯉魚旗老闆的自白太難過了,「為什麼你們又丟下我」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鬼故事真的可以洗滌心靈,看完自己也想寫的那種。


2018.01.06

再次(看著youtube教學影片)挑戰水墨。
那兩竿竹子如果有名字,我決定一竿叫沈清秋一竿叫沈九。
彎的偽君子。扭曲的偽君子。(丟筆


2018.01.07
整天都在做obitsu的小衣服,結果辛苦畫的紙樣不能用就像辛苦橋很久還是拍不清楚……

2018.01.08
我會被韋宗成和他那票NC粉氣死,有本事拿自己的族群當哏玩啊。
想到很常聽到的一句話:「我要臺獨,但我不要父權臺獨」,同理我也不想要父權的勞基法修正……很多時候不在前階段就靠北父權,結果會是別人翻身做主,女性和少數族群、弱勢族群則仍然在當奴才。
而且這個時候你已經幾乎沒有力量改變了。
FB上有人拿查理週刊事件來比,完全沒發現查理週刊事件也是同樣長期歧視和壓迫所造成的結果……
(而且我還發現以前追過我的男生按他讚,豈不是還好我當初眼光如炬直接打槍。)


2018.01.09
租到兩本很難看的BL漫,是我的問題還是世界的問題。
館長那個新聞簡直看不起臺灣人的智商。
到底為什麼對臺灣女人的評價會踐踏到臺灣男人的尊嚴?整天帶頭貶低臺灣女性的不就是現在最生氣的那些臺灣男人嗎?

2018.01.10

好好一隻柴犬糰子被我畫成這樣,也可以說是很可憐了。
基本上不論是「生前哪知身後事,浪得幾時是幾時」,抑或「一向年光有限身,不如惜取眼前人」,我覺得魔道故事中那種「向前看不要向後看」、「活在當下」的意味都很重,雖然這是個重生的故事、那些也是重生後才得到的教訓,但在這個故事劃下句點之後又再次重生,我會覺得是根本上地背叛了這一點。
人生沒有後悔藥、過去不能改變,沒有這樣嚴苛的前提就沒有這個故事了。


2018.01.11
還是篆書好寫,我用了金粉顏料!✨
〈淵中人得一雨中笠〉真的太好太好……看到那段簡直是渾身戰慄。

2018.01.12
我honeybee給的卡片馬賽克一下。


2018.01.13
開始刷同人曲之後簡直是發現新世界。
諸君,(雖然也並沒有寫得多好但)這才是我一般的(水彩筆)書法水準啊!


2018.01.14
身在無間,心在桃園。
說得倒容易。
有時不知道是燦爛的人歷盡折磨之後黑化比較讓人痛苦,抑或是他們歷盡折磨仍然不黑化更讓人難受。

2018.01.15
小時候逼著寫書法都不肯寫,現在沒人逼了自己拿筆硬是要寫。
人性本賤就是在說我(゚∀。)


2018.01.16
逢雪憐牡丹真的太洗腦了……但金星雪浪也真的太難畫了OTL
而且我本來還很高興巴川紙不暈不透,沒想到不小心沾到膠水……一秒破功。


2018.01.17
銀幣兩個字真的是用銀色顏料寫的。

就像是十年前第一次讀《AYAKASHI NIGHT》時那樣,想起了為什麼一直不會也沒辦法真正徹底地恨基督宗教。
「是我在無理地試驗神,我甘心成為神的僕人,無怨無悔,但如果因為你的事,祂便褫奪我的力量,那也許、我會對祂……不那麼忠心了吧?結果事實證明……我的神還是最棒的存在。」
「我果然……搶不贏。」
「不、你贏了,從一開始。」 

2018.01.18
花城大人的告白十連發,分不清是糖還是刀的我……
書法練習慢慢步上軌道,開始理解抄書何以使人飛昇修身養性。


2018.01.19
看到有人評論陳粒這首歌的歌詞中瀰漫著看透了渣男的明白,贊同之餘我倒覺得也不只如此。並不是那些所謂渣男愛對女性做一些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不合理要求,而是整個社會給女性的各種標準就已經不斷在自己打臉。


2018.01.20
含光兩個字都沒寫好但是已經不想管了。
巴川紙的好處:就算你邊寫邊哭也不會糊。
我覺得最好的那些悼亡作品往往都是非常日常的,我們不見得會記得所愛之人最後的樣貌或是某些轟轟烈烈的片段,卻會在最習慣的日常生活中看見有他與沒有他的差別,在最不經意間被劃開傷疤。
一琴一笛了無羨,當時只道是尋常。


2018.01.21
紅水黑大瓣。
天氣一變就想買衣服應該不能算我的錯吧。


2018.01.22
我覺得從魔道看到的是即令你驚才絕豔天下共傾,想好好完成一件事、做一個好好的人,仍然很難;到了天官則是,即使你的願望很渺小、要求很低,你就只是個普通的人也想當個普通的好人,仍然那麼難。
世事嚴酷,莫過於此。

2018.01.23
從十八歲到二十八歲,我已經習慣所有傷心都交給Tizzy Bac了。
我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有不能讓TB撫平的傷。我還沒有準備好。
但還是覺得還好看過那麼多次現場、還好那麼早就認識你。還好你們最終仍然從破碎中和解。我永遠喜歡Tizzy Bac。永遠不後悔喜歡Tizzy Bac。

予我以勇氣,予彼此以溫柔。
謝謝。再見。


某場好不容易排到最前排的演出,剛好站在哲毓面前,表演結束後沒有搶到前源的鼓棒,但鼓起勇氣跟哲毓要了歌單。
本來想等到有自己的房子我就要裱框掛牆上,最後還是把它貼在這裡。
這裡是最適合它的地方了。


哲毓之後是俄蘇拉勒瑰恩,我覺得自己已經無力到不知該說什麼…… 
奇怪的是,我以為我需要很久才能再聽TB,然而事實是過了一個晚上,我又再次能從TB的歌裡得到力量了。
It's a good day ending.
We live a perfect day. 

社會需要佛性青年。


2018.01.26
覺得成之簡單也敗之簡單的一本書。
十分才氣,五分設定,五分可惜。

至於大家都在轉的實習媳婦,該怎麼說,看過太多了,最後高達八成還是會結婚,因為多數的這種PO文不是要求一個當頭棒喝,而是要求一個人一點都不酸地贊同他說:你沒錯,他沒錯,你們是天作之合,結婚吧,祝你幸福。
可是要說他這樣蠢嗎?好像也很難,因為這就是一個不斷在被否定的靈魂,茫然地在人生海海中尋求一截施捨贊同的浮木,所以一旦偶然碰見,就算他心裡知道這木頭都已經爛到芯子了,還是會抱著豪賭的心態撲上去抱住。勸退的人?那都是站乾岸否定他的,都救不了他。


2018.01.27
實在是很受不了中國的漢服狂熱者那種大漢沙文主義。

2018.01.28
爬塔超絕無聊,FGO活動要打不完了。
玩哏有度,不管對那些開口閉口天天的人還是對水瀨的鳥劇情都說得通。


2018.01.29 
突然想起來TB的某次演出曾經和歌迷約定要一起變老的。
我還想過自己的葬禮想請TB唱Shall we dance(總比婚禮上唱婚禮歌手好吧)。
請再等我久一點,你卻遺憾地說抱歉。

感覺上把母愛當作是「對小孩的萌感」來理解會比較能同理母愛爆發或者完全沒有母愛,就是有些人對於熱門作品萌不起來,也有人會萌到洗河道開口閉口都是相關話題,跟他講別的講不到三句他也會跟你說「你知道嗎我愛豆……」。
但是大家往往可以接受別人不愛林志玲,不能接受別人不愛小孩甚至是diss小孩(遠


2018.01.30
真心不太懂為什麼好好一個開放單身女性合法進行人工受孕及試管嬰兒的連署噗,可以被一個跳針的天才搞到破千樓……
說來說去,時至如今我還是覺得,欸,讓男人可以生小孩,世界會更美好。呵呵。
但我還是好雷男男生子文。


2018.01.31
竟然保持了一個月……
是說我覺得我自己很容易喜歡上滿身爭議的作者啊,但我又很厭惡淌混水。

明明是普通人的讀者卻厭惡同樣是普通人的慕情和江澄,好嘲諷,這樣難道會顯得自己比較不普通或者比較高尚嗎。
看書不要二分法,魔道出場多的角色都沒有絕對的善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