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4日 星期二

關於婚姻

今天跟娘說了我以後想收養小孩的事,他好驚訝。問我說為什麼不要結婚自己生?
......是說、我已經跟你說我不結婚說了十幾年了,為什麼你還沒有被洗腦?
我問。
而娘親的回答是:『我還抱著最後的一點希望。』
......無言以對。事實上我認為在生下我的那一刻起你就該放下所有希望的。

不想結婚,是因為我(從有記憶以來)真的就打從心底討厭所謂的雄性生物(小六之後則是幾乎所有人類都討厭)。我光是想到自己跟一種有歧視心理、沒有用、惹人厭又不受教、幼稚、頑劣成性的生物生活在同一顆星球上就受不了,何況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對、我很清楚這種心理有很明顯的偏見,但若是身邊認識的人不斷印證這一點,想改變,很難。
再者,我的個性其實連在社會上生存都隨時可能被抓去蓋布袋(小學的時候常被這樣詛咒> <),走進婚姻有極大的可能性會重蹈親戚中某些人的覆轍。何必?如果知道自己根本就不適合去做,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還要自投羅網踏進去。
這樣說其實很簡略、不過真的要講清楚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所以,就先這樣。

YL於歲次乙酉菊月初二子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