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8日 星期五

我想我們並沒有你以為的那麼熟

真的是......有點生氣了。
有的時候會想說我是不是應該每次換新班級就先把自己不能忍受的事都預先公諸於世,就可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了這樣。不然每次都要為了相同的事情不悅,很煩。
是的我很自我中心、很自私。
沒有錯,這是我的缺點,但這位小姐,我之所以生氣,可以說都是你的錯。
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不告而取,謂之『偷』」?原則上我算是個很好說話的人,你想借什麼,只要知會過我,幾乎都不會借不到;但是自己拿走就不一樣了。
我的東西,哪些可以不經知會隨便拿、哪些人可以拿,我一向都會說的很清楚。不在那些範圍內的,先問過我,是禮貌。
而你,真的明白這一點嗎?
我和你的生活、興趣、看法、......其實交集很少,我們是同學,但應該算不上是「非常好」的朋友吧?就算是雁石、狼犬他們,要拿我的東西都還要先問一聲,你憑哪一點不告而取?憑哪一點,在我要你還給我之後,還死皮賴臉的硬是想拿走?
那時候沒有發作,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對錯。罵開了會撕破臉,悶不吭聲你卻更加得寸進尺。
要找到一個中庸的做法,還蠻難的。
所以說,你到底要我怎麼做呢?余小姐?

YL於歲次乙酉陽月十七亥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