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1日 星期二

好樣的台灣媒體

這是昨天的補記。



我要說我真的受夠了,素質低落這個詞根本就是為你們發明的。



我可以理解你們到大橋國中去採訪的那種心情,畢竟女國中生被警察誤殺這種事是非~常好的新聞題材,它夠少見,而且也夠聳動,當然啦值得拿來作深入報導的更多。



作為一個媒體人,採訪是應該。



但是你們知道我弟從學校回來說的是什麼嗎?他告訴我的是,媒體──是的,就是你們──把他們班教室堵得水洩不通,甚至學生要你們離開了,還不走。弄得老師不能、也不敢進去。就這一點來說,我想學生是可以告你們的,畢竟是你們干擾他們上課。



然而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我想問的是,作為一個媒體人、一個受過正規教育的台灣記者,當你對著受害女生的同學問出:『她有沒有男朋友?』的那一刻,你、在、想、什、麼?你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在做這則新聞!?你,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嗎!?



由以上,回到第三段。你們,看出我的不屑了嗎?



我們的媒體培訓出了什麼錯?記者會對著受害人家屬問『你難不難過?』(廢話啊)、會改行當導演,『指導』加害者下跪磕頭謝罪(那你當初幹嘛不唸戲劇系)、會把女星未婚懷孕的新聞當成頭條(賈靜雯她女兒叫啥干我屁事啊)、報導新聞沒有事先求證(舔耳風波、腳尾飯事件還記得嗎?)、對專業的知識不求甚解(跟化學有關的報導幾乎從來沒有對過)、甚至連最最基本的國字注音都會唸錯(你們的國文老師想必很難過吧)......這樣的你們,有什麼資格報導新聞!?



或許我錯了,我根本沒必要發這樣一篇文章來罵我們的媒體。畢竟同樣的話天天都有人在罵,卻永遠不會有人去改。



台灣的主播和記者,只要長得夠帥夠甜美,足夠吸引男人、師奶,外加擅長和人傳緋聞就夠格了。



Aren't you?



YL於歲次丙戌元月廿四子時



回應:

哎,這也不必那麼生氣不是?
想想看現在新聞界大老是從什麼"愚民教育"出來的.........
你也不能要求他們弄清楚啥叫是非不是?
(最近對某XX黨越來越怒.............(然後很愉快的發現學校有一
半老師對他們統一觀念很不以為然~))
這時去看紫曜罵對岸的人就是一個爽字~
(阿你重點是啥?)

Arashi.F 於 March 12, 2006 05:21 PM 回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