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7日 星期一

《トリニラィ・ブラッド》‧吉田直

「你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人類吃牛吃雞,人類的血有吸血鬼來吸……既然如此,在某處就會有某種生物,是藉著吸食吸血鬼的血維生……我是吸血鬼獵人──吸食吸血鬼血液的吸血鬼。」Ax派遣執行官亞伯‧奈特羅德如是說。


故事大意是:「Ax」作為教廷的秘密組織,負責除去殘暴殺害人類的吸血鬼。然而在這樣的大標題下,卻無處不充滿了掙扎與矛盾。「神槍手」托雷士是為了殺人而被製造的機械人偶,然而他在違命放走為自衛而殺人的小女巫等事情上卻有著與「人偶」這個詞不相稱的溫情;而相對於他,隸屬於薔薇十字騎士團,總是把溫柔詩句掛在嘴邊的「機械魔導士」坎柏菲,對於人命的輕蔑和不在乎形成了極大的諷刺。


像這樣強烈的對比隨處可見,而最為明顯的,莫過於主角亞伯了。稱號是「吸血鬼獵人」的他,殺的吸血鬼不在少數,雖說那些吸血鬼都是因為以殘忍手段濫殺人類才會被教廷通緝,但當自己必須除去的吸血鬼以不屑的口氣說出「像短生種這種低下的生物,哪比得上我們高貴優秀的長生種!殺幾個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之類的話時,亞伯的心裡想必也會有震撼和反思吧?吸血鬼殺短生種,除了生理上必須的覓食之外,還因為長期以來,「短生種是低等生物」的觀念早已深植在心中,成為信念一般的東西。而說到信念,「吸血鬼是殘忍生物,應該加以剷除」這樣的想法,不也是一種信念?基於這樣信念而消滅吸血鬼的派遣執行官們,難道就能夠保證自己一定是正確的嗎?抑或由始而終都只是在重蹈吸血鬼們的覆轍呢?


吸血鬼亞絲塔洛雪的出現,正隱隱帶著這樣的質疑,一反先前其他吸血鬼的暴戾形象,亞絲雖免不了長生種特有的高傲,卻也是個極度重視夥伴和榮譽的人。一開始只是為了替逝去夥伴報仇的她,起初也覺得人類愚蠢,然而在和亞伯的相處過程中,卻漸漸發現人類並不完全符合自己從前的認知,之後一場波及無數人類的戰鬥,更讓她醒悟無論長生種、短生種,喜怒哀樂的感情都是共通的。亞絲的成長,事實上也是引領著讀者,見到吸血鬼除了掠殺人類外的另一面──正如亞伯所說,吸血鬼和人類「並沒有不同。高興了就笑。在意的人死了就會哭。有時也會想報仇……完全一樣。」既然如此,誰又有資格去評斷對方的好壞,甚而消滅對方呢?


故事在這樣的衝擊之下進行著。主角亞伯擁有著可怕的力量,但或許正因為前述的原因,讓他逃避自己的能力,成為他人眼中「迷糊懦弱又嗜甜食如命的窮酸神父」。他的力量足以毀滅世界,平時卻寧願當個小小的巡視神父,除非必要,否則決不使出「吸血鬼獵人」那令人震懾的力量,而選擇不厭其煩地佈道和溫柔的關懷,以渺小卻難以忽視的方法愛著週遭的人們。而因為他的這份堅持,雖然教廷和吸血鬼國家「帝國」是處於對立的立場,底下的人民卻仍會有愛、有溫情。這是這個故事最感動我的地方,殺人者固然不對,「殺了殺人的人」就是正義嗎?或許我們該選擇的是放下彼此間的敵視,學著去了解對方、體會對方的優點,當我們能夠發自內心地去愛時,自己也才會是可愛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