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6日 星期三

【왕의남자】

孔吉、張生.JPG


看完片子,第一個感覺是畫面很漂亮,但是說的話很不漂亮。


孔吉和綠水就不用說了,風景如畫,演員的衣服也漂亮到不像是紙做的,但是、但是……戲子們表演的粗鄙笑話實在是讓人受到很大的衝擊啊……話雖如此,這樣的對話加上粗劣的生活環境,成功地塑造出當時的庶民社會,正好與後半場戲,皇宮中的雕樑畫棟作一個天壤之別的對比──當王公貴胄們錦衣玉食時,人民百姓為了餬口,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第二個感覺是悲哀。


這並不是個為了搞笑而拍的片子,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痛苦和故事。


殘暴的燕山君,一切的行為都指向被父親下令服毒自盡的母親,身為兒子卻連生養自己的人都留不住是多麼殘忍,何況兇手是理應最親密的那個人?對他來說,遵循「兇手」留下的前朝律法是最不可忍的,或許是這樣的想法讓他縱情醇酒美人粉墨聲色,但作為帝王,他的逃避就等於人民百官的痛苦(和麻煩?或許),於是他被規定得做一個「符合標準」的「好皇帝」──不能放鬆不能逃、不能難過不能痛──救下割腕的孔吉後,燕山君重又回到被冷落一段時日的寵妃身邊,枕在綠水胯間的他,那一幕是那樣淫穢,卻又那樣令人傷悲……無語俯視他的綠水,眼裡除了絕望,該也有心疼與溺愛吧?


綠水,原本是妓女的她一夕而為王的寵妃,對後宮來說,皇帝的寵愛就代表一切,但除此之外,她討厭別人提起她賣笑的過往,或許也是不想再回到過去慘澹的生活,因此也才更加地重視恩寵榮華吧?所以為了地位,她嫉妒孔吉,無論如何都要除掉他。綠水毫無疑問地是個反派,除了自己她恐怕不愛任何人,但正因她總以己身利益為考量,冷眼旁觀地看清週遭一切,她注定了要當個局外人,要過著寂寞、無奈的人生。


接著是長生,整個故事裡我最佩服的其實是他,不同於燕山君把孔吉當成傾吐心事、排遣寂寞的對象,長生真的愛孔吉很深,從頭到尾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孔吉,大至帶著被團長當成搖錢樹賣身的孔吉逃出戲班、為被誣陷的孔吉頂罪;小到替踢被子的孔吉蓋上棉被、隨時問孔吉「你開心嗎?」……長生一直都很溫柔,溫柔而強悍,面對生活的嚴苛,孔吉總是選擇隱忍接受,長生儘管因為這樣的行為一再地失望受傷,還是很堅持要為他擋下風雨,還是很堅持要瀟灑自在地面對人生,他還是很堅持,要教會孔吉這一點。所以長生的聲音不論表演還是平常說話,總是大聲宏亮,帶著遊刃有餘的瀟灑,他幾乎不在孔吉面前生氣,如果生氣就一定是為了孔吉的事……長生最關心的,就是孔吉「開心嗎?」──於是他一直走在前面,試著把所有的苦痛全都擔下。


而孔吉,整齣戲裡最關鍵的人物,他的痛苦來自於無止盡的掙扎,我想,對人生的際遇默默接受的他,難以抉擇的原因不是三心二意,而是思慮和擔心。如果不是擔心沒有收入、沒飯吃,他不會因為團長的命令就賣身;如果他從來沒有見過燕山君的寂寞、沒有聽過君王對逝去母親的思念,他不會在那男人的身邊停留;如果不是為了長生和其他戲子們的身家安全,他也不會接受區區一個從四品的官位……孔吉的生命裡有太多的如果,他愛長生,但同情和畏懼讓他放不開燕山君,所以孔吉越陷越深,越來越不開心,這樣的他就像一處漩渦,把周遭的人都捲進去……


戲裡,每個人都在追逐著自由與快樂,下至戲子們、上到綠水、甚至成為帝王的燕山君,無不希望藉著地位的提升,能得到多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然而,越是享受了榮華富貴,束縛己身的枷鎖也就越是沉重,妃嬪演員們是「王的小丑」,而王又何曾能掌握自己的人生?到頭來真正自由開心的,反而是孔吉和長生逃離劇團,在鄉間小丘上開玩笑扮瞎子的時候──兩人閉上眼睛胡亂摸索著尋找對方,當他們終於找到、並緊緊擁抱住彼此,那瞬間孔吉燦爛的笑顏和長生寵溺的表情,是最雋永的畫面。


那個瞬間有誰想得到,長生最終會真的被烙瞎眼?


 


最後的最後。


殿前架起了高高的繩索,長生被衙役們帶來,眼上的布條還染著血。


這應該是最後的表演了吧?他慢慢地、慢慢地摸索著爬上去。


燕山君和綠水就坐在殿上看著,孔吉默默佇立一旁。


「瞎了之後感覺果然不太一樣。」


走在繩上,長生抖開表演用的扇子,大聲:


「其實我早就瞎了!打從我第一次見到雜耍,眼裡就再也見不到別的東西;進京之後,又被利益迷了雙眼;現在進了宮……進了宮我還是看不清世事人情……」


依然是那麼宏亮、瀟灑的聲音。


孔吉哽咽著跑下台階、爬上繩的另一端──「好傢伙!」


然後,兩個人的對話。


「你知道如果有下輩子,我想要當什麼嗎?」長生。


「你下輩子想要當什麼?貴族嗎?」孔吉。


「不是!」


「那麼是皇帝嗎?」


「也不是!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是要做個戲子!」


「好傢伙!這輩子這麼辛苦,你還是想當個戲子嗎?」


「對!你呢?你想要當什麼?」


「當然還是戲子!」


笑開。


奔向繩索彼端的對方。


王也笑了,是感於他們的不受拘束,抑或瘋狂?


綠水坐著,內侍附耳傳來大臣們正聚眾包圍皇宮的消息,她擺擺手。


罷了,就這樣吧。


逼宮的大臣們潮水般湧進,而繩上躍起的兩人,耀眼一如過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