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1日 星期六

《危險心靈》‧侯文詠

星期三看完之後,回家狠狠地哭了一場。
哭是不是代表難過的意思?
可是根本沒有人知道我為什麼難過。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侯文詠成名不是沒有原因的,憑這一本書他就可以名留青史。
只是一本小說而已,卻問出了那麼多我沉積在心中,理不清問不出的問題。
面對眼前的路,我被推著前進,沒有回頭,不能停。
可是這真的是我要的嗎?
我到底是爲了什麼、為了誰在做這些事?
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真的覺得好累,原來我的壓力是這麼的大。
每天這樣做出好孩子的模樣,其實我好累了。
我其實很想丟下所有課業,讓自己放逐一段時間。
我其實也很想對滔滔不絕虛情假意的社團老師,狠狠地一個耳刮子下去。
我其實更想離開。


明明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明明和身旁的一切都有著違和感,
這樣的我卻被帶到這個世界上來。


我沒有自殺的那種決絕與自我中心、也很怕痛。
可是有的時候我會很想從世界上消失一會。
不是死,只是希望暫時讓大家都不要注意到我。
只是需要冷靜的時間和空間。




 



1.








因為有共鳴

所以我來留言了

至於要留些什麼

我覺得並不是很重要



「我沒有自殺的那種決絕與自我中心、也很怕痛。

可是有的時候我會很想從世界上消失一會。

不是死,只是希望暫時讓大家都不要注意到我。

只是需要冷靜的時間和空間。」



就只是這樣而已


板主回覆:
有一些事,明明知道它該是重要的,
但越重要,就越做不到。

有人說每個人活著都是身不由己,仔細想想,真若是這樣,那我們多麼可悲?







 皇甫


2007-04-22 20:18:09 留言 |

2 則留言:

  1. 不清楚這算不算共鳴。
    但看完了書覺得還是有些話想跟您說。

    雖然我們很清楚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卻還是會被現實、被不得不去正視的責任跟壓力推在地上打,過世的老一輩曾經跟我說過「人生來是為了享受痛苦」。初聞時覺得不以為然,迄今也不是很能咀嚼箇中含意,只有了一些小體悟。

    器械需要冷卻,需要停止運轉的時間,更何況是更加精密的人,不同的是,人休息的空閒需要自給自足而非來自他人,而長短更因人而異。

    而在能夠思考、冷靜之後,衷心希望您能比現在更愜意。




    回覆刪除
  2. 阿,還有就是。
    雖然這篇已經算有點久了,您的看法可能已經有所改變,但我還是希望能把想說的話傳達出去,如造成困擾的話很抱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