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7日 星期六

《品花寶鑑》‧陳森

作者:陳森(陳少逸)
這是一本清代的BL小說,講書生和名伶(相公)之間的愛情故事。
其實還蠻好看的。
以下有捏、有18禁、有BL、有古文、有對聯,總之慎入慎入


大意是講一個叫梅子玉的世家公子和小旦杜琴言的戀愛故事,中間還穿插了由子玉的朋友南湘品評的《曲臺花選》中的八位名旦的故事,還有一些周遭人等的詩酒唱和、席間行令等等。

話說某次,子玉和五個朋友(史南湘、劉文澤、高品、顏仲清、王恂)到文澤家裡「虛白室」去做客。

虛白室是個很有品味的地方,於是南湘說了句:「今日我們可為軟紅塵中,一時雅集。」聞言高品附耳過去對仲清說了句悄悄話,仲清啞然失笑,大家於是逼問他高品到底說了什麼,原來這個下品品對的是「虛白室裏,三對鷄巴」(毆打!)

由此,高品這廝的貧嘴大家也就可想而知了,不過我倒是很喜歡他,這傢伙其實是個開朗的好孩子(違),他算是有才學卻不肯好好用的那種人,不信就看看這傢伙接下來還做了什麼事↓

六個人邊喝酒吃菜邊行了個酒令,玩法是令官心裏想句詩,把這句詩的每個字不按順序唸出來,讓大家去對,整句詩都對完了之後,把各人對的照順序寫出來,寫的最好的那個就是贏家。

第一場由文澤作令官,依序出的是:


























































































劉文澤


顏仲清


高品


梅子玉


史南湘


王恂




前舟


劍潭


卓然


庾香


竹君


庸庵


第一字














第二字














第三字














第四字














第五字














第六字














第七字
















寫出來就變成:
文澤→雙鳳雲中扶輦下
仲清→孤鴻天外寄書來
高品→八鷄露後靠舟前
子玉→九鸞天上聽琴來
南湘→三鴉水上送船歸
王恂→十鳥日裏馭車迴


結果是高品的最差,誰知高品又對著仲清耳邊說了一句話(高品還真喜歡仲清),仲清就跑到屋外狂笑去了。他說了什麼呢?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把我的對句,倒轉來念,你說好不好?」罷了......各位不妨試著唸唸?


(這小子夠欠揍吧XD)


再來再來~換子玉作令官


子玉→費影收腸、臺、鸞、舞→舞台收影費鸞腸(這傢伙還在想琴言XD)
文澤→翻么小舌、榭、鳥、歌→歌方小么含鳥舌
仲清→多仙散髮、島、鶴、瑤→瑤島散仙多鶴髮
高品→除伊放糞、寺、鳥、巴→巴寺放伊除鳥糞
南湘→驚聲放膽、館、鼠、射→射館放聲驚鼠膽
王恂→融香浣乳、屋、燕、華→華屋浣香融燕乳


各位看看高下品又寫了什麼東西......但這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看到文澤的那句「歌方小么含鳥舌」之後道是「歌館內有小么,是極連貫的,就是那小么兒太苦些!」


南湘問他為什麼,高品說了:「又是鳥,又是舌頭,分不清楚,哪裡含得了這些,想來對對的人,是含慣的。


(文澤:「狗屁!胡說!你的糞對,諒來也不見得高。」)


接著輪到南湘出令。


南湘→春、月、三、改、兔
文澤→夏、雲、半、堆、鳥
仲清→秋、空、一、盤、鷹
高品→正、陽、一、扶、龜
子玉→冬、雪、一、敲、驢
王恂→農、霜、一、豐、貂


我知道你們一定都在看高品的,其實南湘也是,所以他問高品說:「『正陽一伏龜』何解?」


高品笑問文澤:「貴處哪裡?」(你籍貫哪裡?)
(文澤是河南正陽人,可憐的文澤。)
(我錯了,高品你其實更喜歡文澤吧?)


接著仲清作令官。


仲清→絲髮白日如新→白髮如絲日日新
南湘→竹唇朱聲吹慢→朱唇吹竹聲聲慢
文澤→草麻黃朝起視→黃麻起草朝朝視
高品→笠毛朱天入長→朱毛入笠天天長
子玉→鏡顏華年對好→華顏對鏡年年好
王恂→剪衣烏時試拂→烏衣剪試時時拂


然後王恂。


王恂→香盡南人銷國美→香銷南國美人盡
仲清→賦難東士煉都學→賦鏈東都學士難
南湘→圖多西士畫名園→圖畫西園名士多
文澤→曲多東妓譜山名→曲譜東山名妓多
高品→斗長西聖駕方齊→斗駕西方齊聖長
子玉→情深西旦感崑名→情感西崑名旦深


最後的最後,輪到高品做令官,可想而知大家是一起刮他的了......


高品→重詔和、九喜氣鳳→鳳詔九重和喜氣
王恂→一齡慶、第長年龜
仲清→管毫定、一高標兔
南湘→品陽長、一精神龍
文澤→品姦動、一歡心鷄
子玉→卓言貫、超元精人


高品把大家的對句都寫出來,搖搖頭,全給抹了。


子玉:「我的『人言超卓貴元精』,這句。卻不見好,也沒有什麼不通?」
南湘:「他是因他號卓然,這卓貴元精,因他受不住的原故。」
仲清:「我的是『兔毫一管定高標』,必定因兔高二字,犯了他的諱。」
王恂:「我記得是『龜齡第一慶長年』。」
南湘:「好對!好對!第一定了,這又為什麼?」
文澤:「你不見他巍然首座麼?」
南湘:「我的對,更明明指著他了。」
眾問:「為什麼?」
南湘:「『龍陽一品長精神』。」
文澤:「我的更說穿了,是『雞姦一品動歡心』。這也奇怪,為什麼牽名道姓,都罵起他來。」(報仇的不要再裝無辜了)
南湘:「這也是天理昭彰,嘴頭刻薄的報應。」


真是太可愛了XDD好孩子不要學啊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