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4日 星期四

有這麼難分嗎?

是說我今天穿著上次台大法律營的營服在洗碗,笨寶寶走過來,開始研究起我背後的簽名們。
「這個姓皇甫的......複姓耶!」
「是。」我放了個碗進烘碗機。「注意看,還有姓易的。」
「真的耶!而且還有兩個。」
「是。」又一個碗。
笨寶寶端詳了下,很認真的問:姐妹嗎?」
「......我一定要告訴先勇學長.......他竟然被當成女的.......」
「......///0」赫然發現自己犯了錯,笨寶寶亡羊補牢:「那是兄弟囉?」
「亞琪會哭的.......」我默默地想,深深覺得這個笨寶寶真的是很笨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