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遠望

今天去借書了。
基督山恩仇記I。左心房漩渦。人生試金石。對孩子說。
除了第一本,其他都是些我以前連碰都不想碰的書。

大概人的年紀增長,對一些事的堅持也會漸漸改變吧?
開始覺得王鼎鈞的書其實還不錯看的我,或許哪天會連陳之藩的書都找來看了。


一切其實是從我決定要拼本學年高中部的借書TOP1開始的。
因為今年可能是我最後一年有閒在聖功圖書館借書了,不好好利用怎麼行呢!所以考完試就卯起來借借借,上個禮拜明明社課加蟬羽月那麼忙,我還是看完了《天方夜譚 下》(我找不到上冊)、《我們三》還有《天浴》。


《天方夜譚》其實是一部很麻煩的書,中東地區的人都這麼愛說話嗎?總是喜歡說「你難道沒通說過某某的故事嗎?他......」然後開始講故事舉例,佐證自己的論點,於是乎故事裡又有故事,套啊套的沒個完吶!最高紀錄一個故事裡就包含了二十幾個小故事,我說你們不累呀?另外就是故事的結尾很喜歡用「於是他們就高高興興(或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反正就是這一類的字眼)地住在一起,直到白髮千古。」幾乎每個故事都要來上這麼一段,說實在話我不覺得這有比「從此王子和公主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高明到哪去。

雖然這麼說,其實《天方夜譚》的故事是很棒的,雖然我並不欣賞它的一些遣詞用字(這應該是譯者的責任)或是宗教觀,但是不可否認故事非常有創意。


《我們三》是楊絳寫的,寫她和錢鍾書、錢媛一家三口近六十年的生活。其實記的都是一些小事情,不過還蠻好看的,不會太瑣碎。尤其是第一部和第二部,感情的深沉力量很能激發共鳴。


《天浴》是電影劇本,所以等我看完了電影再來說心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