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5日 星期五

SO TIRED

其實最近發生了很多事。
做出一本刊物,其實根本就不像很多人想的那麼簡單。
從一年前我舉手說要留社開始,輾轉又是一本校刊要出刊。
我不敢說經過這一年的時間我成長了多少,可是這一年的時間,真的學到了很多很多的事。
比方說工作倫理、比方說禮貌和耐心、比方說其他很多很多。


六月六號出刊日,我真的要好好感謝兩位老師。
是的,我對她們有時候(或者,某些情況下是很多時候)有著比山高比海深的不滿,但是不可否認,她們也教了我很多事、幫了我很多忙、糾正了我很多錯誤,在此感謝她們的這些付出。
至於抱怨,請允許我省去這個部份,雖然我其實有很多的話想說、有很多的苦水要吐,但既然指導老師和副社之間的緣分已經沒剩多久了,我想還是留一點口德。


最後,最感謝的人,還是真的很棒的、超崇拜的社長LIMA、深藏不露淡泊名利的文書阿莫、擇善固執卻也很可愛的公關M子、還有很體貼又任勞任怨的總務雁石。
一年來我們一起請公假校稿、一起聊天、一起抱怨老師、一起排版、一起努力,是你們陪著我撐過了這一年。讓我這個其實不算太稱職的副社,勉勉強強有驚無險。
THANKS A LO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