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9日 星期五

【嫌われ松子の一生】


我不知道什麼是神,但是,如果真的有神的話......我想應該就像姑姑那個樣子──總是取悅別人、讓別人心情愉快,自己卻遍體鱗傷,完全跟不上潮流。這樣徹底腐敗的人,我卻願意把她看作是神。
──阿笙,【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我是先看過丸子先生的評論,才去租這部片的。
片子一開始其實讓我很想翻桌,因為劇情實在是很荒謬,顏色過度飽和看起來也很累,對話之間那種無俚頭的銜接方式更讓人啼笑皆非。
可是撐過一開始的背景之後,展開的是一個用一輩子的人生、窮盡所有心力去追求幸福的女人的故事。

松子其實很傻,她的每一段愛情都有問題,都伴隨著暴力、欺騙與背叛。
可是她還是癡傻地全心奉獻著,就算把自己貶到最低都要去愛她的每一個男人。

也好,就算被打也比孤單一個人來得好。

每一次被打就這麼告訴自己一次,照我說那是自欺欺人,可是對她不是。
至少那個男人是在意她的、是注意她的存在的,即使是透過毆打。
是的,只要不孤獨一個人就好了。看到這裡的時候我真的很想破口大罵松子的老爸。
明明就生了兩個女兒,可是他的表現就好像松子從來不存在一樣,總是只對久美好、總是讓松子孤單一個人。
做父親的心理,想著「松子你是姊姊,應該要更懂事的,你要體貼久美,因為她身體不好,生病很可憐。」
可是松子也不過是個孩子罷了,憑什麼一樣是孩子,久美只是整天病懨懨地躺在床上,就可以有一個完整的家,每個人,尤其是爸爸,都只關注她;松子拚命地討好爸爸,那個男人卻只會要她「別胡鬧」、「久美怎樣怎樣......」!
因為久美生病、松子健康,所以一切松子可以做的事都變成了她的原罪,因為「久美很可憐,她不能做這些事,松子妳就不能體貼一點嗎?」
久美成了松子心裡的陰影,和「幸福的家、幸福的生活」一起,陪著松子到死。

我覺得妳......根本就一點也不可憐!

松子對著久美大吼大叫這句話,對啊,雖然久美生病,可是她從生到死都很幸福,相比於終生不幸的松子,她根本一點也不可憐。
但是久美不知道。
我想她大概只是覺得,為什麼大家都對我好的時候,姊姊卻對我不理不睬的呢?久美一直想得到松子的關注,就像松子也一直想要得到父親的愛一樣。
但是只要久美還在,父親就只會看著她,松子就只是棄兒,就放不下對久美的怨氣。
其實爸爸是愛松子的,但是他一直沒有表現出來,一直就只是冷冷地、對她所做的一切回以理所當然。
一直要到松子離家,要到失去後,才知道擁有時的美好。
所以久美也只能懷著深深的遺憾。

姊姊,歡迎回家。

這是久美的遺言,希望離家出走的姊姊回來。但是松子知道時已經太晚了,而造就一切的父親更是多年前就已經腦溢血亡故。
其實這對那男人而言,是個最幸福的結局。
死了,就不會知道,他的態度,造就兩個女兒一生的不幸。

看著松子對愛的追求,我一直覺得她很傻很傻,只問付出不求回報,一任一任的男人全都離她而去,明明都已經遍體鱗傷了,為什麼還不收手呢?
為什麼,還是可以用那樣寬容的態度、平和而幸福地笑著?
我想我比較像阿惠吧?一再遭受背叛的人生、一路顛簸的人生,對我而言根本不是幸福。
因為松子明明是個好女人的,不懂得珍惜她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她付出。

妳快點離開他!這個男人會連你一起拖進地獄的!

阿惠這麼對松子大喊的時候,好想跟她一起喊啊!
明明過得這麼痛苦、明明被打被罵,哪裡算是幸福?
可是松子卻這麼跟阿惠說:

就算是地獄,我也會跟他一起去,這是我的幸福,妳沒有權力那麼說!

不管怎樣都在一起就是幸福,其實松子想要的,自始至終也不過一個可以攜手終生的人罷了,一個在她回家時,會回她一句「歡迎回來」的人。
因為孤單一個人的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

在這裡是地獄,出去了也是地獄,既然一樣是地獄,那麼兩個人總比一個人來得好!

所以她不顧一切地衝上前、去追尋她的幸福,即使明知那樣的幸福會伴隨著痛苦,她也能夠凜然、大無畏地去面對。
因為不是一個人。
阿龍說松子是神,神才能拋下他從前對她的背叛,繼續愛她這樣一個人。
但是已經太晚了。
松子走過了這麼一輩子,一路都對愛、對幸福執著如斯,經歷了一路的失望挫折,卻絲毫不改其志。
阿笙和阿龍都說這樣的她是神,但我想,相較於這樣一個讚美,她會更願意拿來換取幸福的、她終其一生沒有追求到的人生。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