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1日 星期一

兩面

先來說一下,阿烈烈的生日賀文我已經寫好了,想看的這裡去→青樓
最近腦子裡多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會盡量多寫一些文,把之前的債清一清的!(原來你還記得啊)


下面是抱怨,不想看的人可以不用點了。
話說從校刊送到學校,不算周末也已經第四天了,我們還是沒發完。
先說各班的部份,初一恭的小王八蛋趁著我們不在偷偷搬走了校刊,欠揍。
是說他們要是搬對也就算了,偏偏搬走了高二溫的,讓不知情的我們雞飛狗跳了兩天,還把所有校刊從頭數了一次。
然後現在還有一班初一的,廣播了N次就是死皮賴臉的不肯來領,是怎樣?再不來乾脆送別人好了,死小孩。


其實這些都不是我生氣的理由,聖功有太多的死小孩了,我知道,發生這種事完全在意料之內。


但是、但是......
為什麼我會陷入幹部彼此間的衝突呢?
各處室和老師的校刊一本都還沒有發,我不知道社長為什麼不肯今天趕快發一發,完事、了帳。
明明我們上千本書堆在小小的會客室,大家都很不方便,早點清一清不是很好嗎?而且各處室的老師都已經等很久了。
更別說我們星期三要抽考,你堅持要明天發,明天誰有那個閒工夫陪你耗?沒錯、校刊社幹部應該先公後私,為了發校刊我們是可以暫時犧牲功課,但、是!今天既然大家有空,為什麼不先做?為什麼一定要讓它拖到會影響我們的功課?
為什麼我們這麼說,還要被你唸?
為什麼我要分別聽兩方對另外一方抱怨,還只能苦笑、只能陪笑臉?
既然生對方的氣,就找當事人說清楚啊!建議不是我提的、決策不是我下的,對我生氣有什麼用?我又改變不了什麼。
今天你心情差、儘管找我吐苦水,沒有關係,可是如果你要生氣、可不可以先想一下,對象到底是誰?


真是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