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 星期六

倒數46天

最近的新聞讓人感觸良多。

四川大地震、緬甸風災、世界糧食短缺......我們除了揣測指考的命題,更多的是震撼。



雖然老話說的好:「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萬個人只是統計數字。」但反過來說,一萬個人裡面,每個人都是單獨的悲劇。

我討厭左岸人,這個我不否認,就像我也不喜歡日本政府和緬甸政府一樣。

可是人民是無辜的、遭遇這場悲劇的人是無辜的──會說出「因為大陸921時阻撓國際對臺灣的支援,所以我們也管他們去死好了。」這種話的人,某方面來說已經不配當人了。或許我們都對左岸那個卑鄙無恥下流陰險惡劣不要臉下三濫的政府感到反感、都希望隨便哪國的飛彈打過來剛好打在全國人大頭上、剛好把溫家寶胡錦濤炸成九九八十一塊諸如此類等等等等.......但是、但是、

我們沒有必要拿成千上萬人陪葬。

事發至今,傳播媒體無時無刻不在報導地震的消息,雖然很狗血、很濫情、很為匪宣傳,可是看到那種畫面,我還是很難過、很不舒服,還是會心疼、會鼻酸。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只要還有一點正常感情的人,接收到這類災難的消息,就一定會產生這種心情。不只是因為那樣的畫面很悽慘、災民很令人同情──更因為我們有同理心。

今天我們很幸運,那樣的熱帶氣旋沒有掃過嘉南平原、那樣的地震沒有發生在白河或是新化斷層、那樣的飢饉大多數臺灣人還不需要面對。

我們很幸運,因為今天被挑上的不是我們。

──但是誰能保證永遠不會輪到我們?

氣旋掃過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的時候,緬甸人仍然像平常一樣正常作息,軍政府封鎖消息的結果,是等大家察覺異狀時,早已來不及;

現在在四川瓦礫堆下的許多學生,地震發生的那一刻也許也正像你我一樣,邊奮筆疾書,邊想著考完試要和死黨們上哪去玩,而那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想到朋友的名字;

911那天在雙子星大樓辦公的人,有誰想到一架飛機就這麼撞過來?

千島湖喋血、埃及樂蜀恐怖份子掃射遊客事件、大園空難、名古屋空難......有多少人快樂的出遊,卻再也沒有回來?

這年頭連坐在家裡都可能被天外飛來的屋頂削斷頭,又有誰能保證自己下一刻還在?

一樁樁的事件數下來,似乎是輕描淡寫的名詞,可是如果回頭去算事件後的那些名字和故事,我不相信有誰還笑得出來。

這是同理心,因為有一天我們可能也會面臨同樣的事,今天那個捨身救子的母親、為學生擋下落石的老師、爬到數上躲避洪水的孕婦、抓著逝去朋友的手痛哭的孩子......都有可能會是我、是你。因為這麼想、這麼代入,所以我們會難過、會伸出援手。

這麼做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功勳、也和什麼悲天憫人的胸懷無關,我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該這麼做、想這麼做,是因為如果我們遭遇到了,我們會希望別人這麼做。這是互相、是人性。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提供援助的我們救助了別人,但更可能,經由這些事得到救贖的,反而是我們自己。

以上。

這是近日在震災和風災新聞輪番洗禮下的一點雜感。



1.









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提供援助的我們救助了別人,但更可能,經由這些事得到救贖的,反而是我們自己。



這句好棒。





ryain


2008-06-10 02:06:03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