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7日 星期三

我無法明白你們

正如你們也不會明白我。

倒數56天。
對不起老媽,雖然我知道你和老爸覺得澎湖很危險、雖然我知道你們希望我們改成去墾丁、雖然我知道你們真的很擔心......

我還是想去澎湖。

你跟我說:「我們這些家長啊,好不容易把小孩養到快要上大學了,害怕失去他們是很自然的事。」

老媽,我聽了真的很想哭。

我猜我想去澎湖這件事,給你的壓力很大、我猜明知這樣還是想去的我很不孝。

我們都知道。

所以我們很努力地為你們修改計畫、很努力地做保險和配套......

因為我們真的很想去。

你們看到危險;我看到的,是大家談起這件事時,眉飛色舞的表情、是大家唸書唸累了,互相拿這件事激勵彼此的樣子、是當有人不得不退出,其他人的失落和可惜。

從幼稚園到現在,再五十六天我的求學生涯就要劃下一個暫時的休止符,然後從新再出發。

我想要的,是一段真正屬於「我們」的時間,在大家各奔西東之前。

我想知道什麼是沒有課業的壓力、沒有外在負擔的年少輕狂,就算只有短短的三天兩夜也好。

我需要一段空白、需要遠離熟悉的週遭。

我想要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我到了你們的年紀,能有一件事可以津津樂道。


因為我門還沒到那個年紀、還不是你們。

因為你們不再是這個年紀、不再是我們。

所以我無法完全了解你們,就像你們也不懂我。

儘管我們都自以為了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