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千金之子

關於靜坐這件事。



大阿姨說:「你在這個社會上的一切地位都會改變──在學校的、在職場的、在朋友之中的……──唯有一個是永遠不變的,那就是你在家庭中的地位。所以,當你慷慨激昂去拋頭顱灑熱血的時候,要想想你身後、你身邊,那些為你擔心流淚的人。你不能不為他們著想。」

娘說:「我經歷過野百合學運,知道你們這些孩子在想什麼。但是,時代已經不同了,當年的臺灣,民主蓬勃發展、民進黨聲勢如日中天,警察不敢真的把學生怎麼樣;可是今天的臺灣,民主倒退,民進黨人人喊打,現在警察還沒有真的動手,可是萬一動手了呢?第一批死的絕對不是那些政客,是你們這些學生……你們現在死了,十年二十年之後,本來該由你們這一代主導、改造的社會,要交給誰?要讓誰來改變?……你要知道,法律雖然能夠保護你重視的人、能夠伸張正義,但那畢竟是在一個框架之下才得以實行;萬一有一天,連這個框架都不在了呢?你跟誰講法律?你還能保護誰?……你們沒有經歷過那個講句話都要提心吊膽的年代,可是我們是從那個時代下成長的,我告訴你,萬一有一天臺灣真的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你只能學習大陸人的生存方式,就是忍!」

民總陳老師說:「現在這都還不算激烈,你們沒看過五二○農民運動……那個時候,臺北車站旁邊整排電話亭都被砸毀、路邊停的車子直接點火就燒……可是我不贊成他們現在的示威暴動,因為時代不一樣了,一九八七年要靠這種方式才能解決問題,但是今天已經不是這樣了……我覺得那些政黨領導人不能說挑起暴動、衝突的人都不是他們帶來的、都是黑道、是對方臥底,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說法……」

舅公說:「我昨天經過的時候也跟著他們走了一段。離飯店還很遠的地方,樹下就堆滿了石頭,有人跟我們說:『汝若是對國民黨、阿陸仔袂爽,石頭在這,欲丟就丟!』那時候我才相信真的是有人在其中蓄意煽動的,不管他是哪個陣營,這種行為真的很不可取。」

國文蔡老師說:「臺獨分成兩種,政治上臺獨和文化上臺獨。我敢說臺灣大多數的人──除了真的深藍的像新黨之流──都支持政治上臺獨,包括馬英九,他也是。很多人反對臺獨,但是他們反對的其實是文化上臺獨、是像臺聯他們支持的那種臺獨,如果我們今天只講政治上臺獨、只講臺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我想臺灣絕大多數的人都會同意這說法,包括我。」

而我說:「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

我沒有去圍城、沒有去靜坐,除了期中考這現實至極的理由外,也因為很多其他的。

今天我唸的是一個被政府視為頭痛機關的學校、是其中被視為燙手山芋的系,我們的學長姐出了很多麻煩人物,其中許多人在政治、在權力的舞臺上起起伏伏,所以我無法漠不關心。我有我的政治立場,但不見得要表述,因為在大鳴大放之前,我認為我更該放在心上的是另外四個字。

莫忘初衷。

我們為了什麼唸法律?我為了想親眼看看憑什麼原因可以讓那個法官做出如此荒謬的判決、為了想親自保護我重視的人不受傷害,而我知道我們之中的許多人是為了伸張正義,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勢必得做出取捨。選擇伸張正義的人,你得決定要在此刻為了正義冒險獻身,抑或等有一天自己成為執法者、掌權者了,再做體制內改革。而我,既然我一開始做的決定是為了我重視的人,此刻就不能不想到他們。

沒有錯,我深深厭惡左岸、堅決反對臺灣(或者你喜歡稱之為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臺灣、中華民國自由地區……anyway,讓我們先別管名稱問題)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點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但這點並不代表我就支持民進黨或反對國民黨,二分法一直都太狹隘,很多時候它讓我們忘了什麼顏色都還分深淺、分濃淡,世界不是只有藍綠兩種色彩,然而我們的媒體、社會的刻板印象卻習於簡化,一如為了得到明確性結果而產生的公投議題。──然而這不是很可笑嗎?只因為一點言行和某個色彩沾上邊就得被歸類,那麼不在這類別裡的部份呢?我們該如何自處?

所以我不要分類,我想很多人也不要。而這場圍城一開始就註定了要被批為民進黨的活動,即使有許多人可能真的無黨無派,只為了貫徹自己心中的公平正義、為了自己信奉的正道才走上街頭。把所有衝突歸咎於「暴力小英」「民進黨的暴民」很可笑,「煽動的全都不是我們的人」「是國民黨和他們派來的黑道」同樣荒謬,首先我不相信一開始圍城是為了製造衝突,蔡英文如果這麼愚蠢他今天不會是民進黨主席;然而,我絕對相信那些要人「石頭在那,欲丟就丟」的人裡面,有民進黨的人,一如我相信裡面有國民黨、有黑道、有共產黨以及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我更相信一句話:「一群人聚在一起,智商會降到比五歲的小孩還不如。」而學生更是如此。當我們嘲笑左岸「憤青」的時候,是否曾想過我們自己可能也是被利用者、被操弄者?

我當然痛恨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反對陳雲林來臺、當然反對政府一味地卑躬屈膝忍讓退縮、當然反對警察執法過當(或者,像某個老師說的:「那不是執法過當,是違法違憲!」)……我反對很多現況,但我未必要選擇走上街頭。我佩服那些付諸行動、勇敢抗爭的老師與學長姐,因為有的時候我們不得不選擇懦弱。我娘正色問我:「如果今天我被通知,要是我不合作,我的女兒會有生命危險,你以為我還能怎麼辦?」烈士很偉大,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有資格、有本錢當烈士,這個世界上可能只有千分之一的人能成為偉人,還是有千分之久久久的小老百姓,還是要活下去、要過日子。

我相信、也期許自己有一天能對這個社會發揮影響力,能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但同時我對於很多人也負有責任。我們都上過《留侯論》,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這是我想說的。







既然都提起了這個話題,我想聊聊「中國」,以及我對它的定義。

在聊之前有些事要先說明:首先,我是一個從小在所謂古典中國文化薰陶之下成長的臺灣小孩,這定義只是我個人為了自己方便、為了解決我對於國家認同、故鄉認同的問題,所以理所當然的,你儘可以不認同,畢竟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我無權、也無理把它強制推到其他人身上。

如果你可以接受上述說法,那以下正文:

我很愛臺灣,但同樣也很愛中國文化,而這構成一個棘手的狀況是我很難去解釋「我愛臺灣也愛中國」這一個乍看之下似乎矛盾的命題。但其實不然,首先我們要先建立兩個觀念:一、中國文化一旦脫離大陸這塊土地就不再是原本的中國文化,而必然有其失真走調之處;二、一旦沒有了中國文化,中國也不再是中國,至少不再是兩千年來我們所謂的那個中國。

所以這邊就產生了一個結論:臺灣繼承了中國文化,但不再擁有對於大陸的統治權,領土(不管某些人如何宣稱)只及於臺澎金馬,所以臺灣不是中國,是臺灣(或者除了中國和中共之外,你喜歡的稱呼)。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實行共產制度、推行文化大革命之後,實質上已經不再繼承我們所認知的中國文化,所以左岸也不是中國,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峽兩岸都不是中國,那麼中國呢?對我而言,中國是國民政府撥遷來臺之前的那個國家,在西元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正式亡國的一個國家。

中國,對我而言是個文化上的意義,不是政治上的意義。這說法對於很多人來說,當然荒謬、當然有很多瑕疵可挑,但對我,這是生活在兩種文化之間,無可奈何的妥協。





1.
啊啊~

妳果然(?)沒去



我也期待有天能成為有影響力的人做體制內改革呢

那些事不是需要我們現在急著抗爭的



妳娘好酷ˇ

有奇妙的娘就會容易有奇妙的女兒呢XD




板主回覆:
不見得不是需要我們
現在急著抗爭的,而是你若真的要去抗爭,就必須做出取捨。



我娘一直都很酷,很多人都這麼說。

不過我想他聽到這話應該還是會蠻開心的XD





皇甫
2008-11-13 22:52:23 留言 |






2.
寫得真好:)



雖然其實我對學運一點也不清楚。後山始終是台灣的淨土,山脈阻擋了紛爭的聲音,如果沒有網路,我們簡直是與世隔絕。

學文的人不碰政治,中文系的人會這樣嚷嚷,大約是歷史上讀書人在政治面總沒什麼好下場,嚇壞了我們。

也或許是對於中華文化的矛盾與政治立場的尷尬,使我們從來不敢去想,關於歸屬感的問題。

血脈這種東西是斬不斷的,但是現實同樣是逃不開的,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拉扯、那麼多逃避。

如果文化和政治可以是二分法就太完美了。

「真正有腦子的人都去讀書了。」這是某個自詡有腦子的人說的,偏激的同時自有他的無奈。

我想太正直的人不適合從政,但是不是因為太多人都這樣想,所以從政的人都不正直了?

嘿呀,如果你有一天決定從政,記得通知我(雖然我覺得可能性不大),我會告訴我的小孩「有腦袋的人出來做事了喔」,哈哈。

莫望初衷、莫望初衷。

每次看你懷抱著的「正義」,我都會覺得這個島嶼孕育著希望。

這樣真好。


板主回覆:
即使沒有山,我覺得
我仍然與世隔絕。報紙全宿舍似乎只有一份,放在二樓,對五樓的我來說,為了看報紙爬這麼多樓梯是不符合經濟效益的。(但我在考慮要不要自己訂一份報紙)

如果說我寫得很好,我覺得你回得更好。

推「我想太正直的人不適合從政,但是不是因為太多人都這樣想,所以從政的人都不正直了?」你點出了這個社會的無奈。

但我想我還是不要碰政治吧,除非哪天LIMA想進去那個世界。

所謂我懷抱的正義,其實不過是一個庶民很單純的願望,希望舉家無事、所愛無災的那種願望,我所祈求的也只有這樣而已。






2008-11-16 18:14:48 留言 |









3.
我娘看完這篇時,他說他最喜歡你點出的那四個字

莫忘初衷

看完這篇時感觸還滿深的

我不只是被關在宿舍不知外面世界的住宿生而已

其實真的想知道的話,辦法多得是

問題在於我一點也不想知道

靜坐這回事也是我看到你網誌才知道的

我記得以前上公民課時我常常會感到生氣,對課本和現實上的落差感到生氣

尤其在年輕熱血方剛的正義感被大人一句"你就是要接受這樣的社會"潑冷水時

直到現在能冷靜看待的時候,我都還在懷疑是不是我也對這個社會感到絕望了?

不過看完你的說法時,我突然覺得心情好多了,真的

就像樓上先生(?XD)說得一樣

"每次看你懷抱著的「正義」,我都會覺得這個島嶼孕育著希望。"

我娘啊...已經把你當未來的希望了我說XD

(想認乾女兒就直接說XD...不要總是在我耳邊對YL的文章開小花(?)啊阿娘ˊ口ˋ)


板主回覆:
對、就是不想知道。

我的國文老師每每罵我「兩耳不聞天下事」,然而,聞了又如何?

少年人看什麼都有些不順眼,然而真的事事順心了,是否更該警醒檢討呢?

你說你絕望,我想有時我比你們都要更絕望。



喔不要把我當未來的希望,選個好人當立委要重要多了。

至於收我當乾女兒這事......如果是乾兒子我就考慮一下XD





雁石
2008-11-25 14:42:51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