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夢想總有一天會實現

DSCN1660.JPG 「一個人看這樣美的景象,好像有點可惜。……幹嘛?」
「沒有。只是覺得……我明明在你身邊,你竟然說『一個人』。」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第一次來這裡時也和你有一樣的感受。」
「老爸也是?」
「是啊。那是好事,不是嗎?表示你除了我,還有很多對你很重要的人。我想讓你看到這裡的美景,所以就算和別人在一起也覺得寂寞,但現在不一樣。寶,我身邊有你。光是這樣,對我就是很重要的地方。」

──藤縞皓&藤縞寶‧《困つた時には星に聞け!》‧あべ美幸


「攝影就好比是愛情的象徵,甚至可以說就是愛情。自己珍惜的東西和自己覺得美麗的東西,想把感動的瞬間永遠留在自己的心裡。因為人類是很沒記性的動物,為了想傳達給某個自己所愛的人,如果能把所愛的瞬間用有形的方式記錄下來,就能保留下來。設法擷取那一瞬間的影像好好保存。只要一張就可以了。」


──藤縞皓‧《困つた時には星に聞け!》‧あべ美幸我去過很多地方,從小到大我跟著爸媽幾乎看遍了臺灣的山山水水,家庭旅遊四個字,在我家是像把ECHO放在肩膀上太久,牠就會在你衣服上大便一樣自然的事。






(真對不起ˊˋ)

臺灣是如斯美麗,有很多地方,沒去過的人難以想像。

而說也奇怪的是,和家人出門,某些時候我會想:如果朋友們也在那就好了。比方上次去臺東,住的是是臺糖的蒙古包,一大片草原上十幾個圓頂成環狀排列,卻只有我們一家人。夜裡聽著帳幕外呼嘯的風聲,我想到的是,這裡如果班遊一定很棒、如果露營一定很棒──天蒼蒼野茫茫,畢竟是如此青春的一個地方。

然而有的時候,和朋友們相處時,又恨不得親人是在自己身邊的。剛上來臺北時,走在公館街頭,每家服裝店都在賣長上衣,我想著幾個月前和娘在臺南尋尋覓覓的景象,如果她看到了一定很棒吧?還有我們在臺南找不到的蛋糕吃到飽,團長在臺北找到了;笨寶寶嘴上心上唸了一個多月的馬卡龍,也是在這裡找到的(雖然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

就是這麼矛盾。為了新上架的漫畫熱血沸騰的時候,卻正和家人逛街、找到了弟弟一定會想看的小說,我人在臺北、政治學代監考的先生是個中年帥大叔,阿秀還在國企系與劊祭學一決生死、家裡新養了一隻金太陽,阿妄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西雅圖……希望誰在身邊,誰就在身邊,這樣好這樣幸福的事,其實可遇不可求。

而有很多時候,想讓你們也看看,我所看見的風景。

「走?」
「走!」

而我多想說「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1.



 







謝謝你今天的招待

我很開心

老師上得很棒

我沒有想睡覺



但我知道

你有偷偷瞇一下





下次再去吃蛋糕

好喜歡啊啊啊

謝謝


板主回覆:
對吧對吧珍嫂超棒的ˇ

我只是閉了一下眼睛、沒有睡著好嗎(真的)

蛋糕好吃吧?我好喜歡怡客。

有空要多來玩喔ˇ








匿名


2008-12-15 22:40:58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