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0日 星期五

蔡國強泡美術館


蔡國強泡美術館.jpg


比起蔡國強很有名很有名的爆破作品,我更喜歡他像「撞牆」之類的作品。


蔡國強泡美術館02.jpg


後面一個母親對她的小男孩說,這些狼就像是人類一樣,盲目地往牆上撞,卻還以為那是對的、還不斷地重複這樣的過程。


說明寫著──那面最重要的玻璃牆彷彿暗示著:看不見的牆最可怕。


蔡國強泡美術館06.jpg


「海峽」。


左岸是中國,右岸是臺灣。


陸地是空的、國家是空的、政治的所有運籌帷幄都是空的,唯有這段海峽,千真萬確,阻絕。


蔡國強泡美術館04.jpg


臺北收租院。


整個場景像時間突然凝結在一瞬間,收租人與貧民的表情還停著,參觀的遊客走在龜裂的人型之間,整個場景像是龐貝的遺跡,只是更現實、或許也更殘酷。


蔡國強泡美術館07.jpg


射虎。


是會確確實實地感覺到痛的那種。


蔡國強泡美術館03.gif


迴光─來自磐城的禮物。


白色的是瓷器碎片、瓷觀音碎片。


蔡國強泡美術館05.jpg


黑牡丹。


看到的瞬間不知為何就是很喜歡的作品。


 


我想是因為爆破畫多半太抽象、煙火的場面又太壯觀了。


真的會覺得震撼的反而是那些很靜、很大聲很大聲的安靜的作品。


那種震撼不只在看見的第一眼,是連之後再想起來,都會有很深很重很壓抑的悲傷和疼痛。會想攔下狼群、想撫摸海峽、想摸摸虎群,拔下牠們身上深深的箭矢、想用遍地的白色瓷片在身上畫出紅色的血痕、想奪走收租人手上的鞭子。


還是偏好於那樣的衝動,也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