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負責負責

「告訴汝,誰好性子都是裝的,都是假的!汝以為哪個好欺侮了?忍汝不是怕汝,這點汝要弄清楚!」

──錦水‧《桂花巷》‧蕭麗紅

「笨官累死兵,狗官害慘老百姓。」

──吳子雲‧《有個女孩叫Feeling》‧藤井樹
大概是心情的寫照。

我需要宣洩、需要抒發。

不要期待我的措辭,一如一個月前我也不該期待隱忍就能換來改進。不想看可以不看,想看再反白。

真的,忍誰不是怕誰,只是留著情份在。

──但就是有人會給臉不要臉。

如果沒辦法負責任,你們一開始就不該當負責人,我已經厭倦了一句又一句的「對不起」與「抱歉」,那無濟於事。

晚上排戲你可以到下午才PO版,大家都在上課誰看得到?早上排戲你凌晨PO版,大家都在睡覺誰看得到?

沒錯,工作人員有看板的義務,但那不等於「二十四小時看板的義務」。

計畫事情籌備事情不是這樣子的,凡事拖到最後一刻才通知、甚至不通知,你要怎麼說服我們你重視你所攬下的事情?

一個禮拜前就把劇本給你,你可以等到今天下午就要新劇本,才在凌晨三點多留離線訊息說哪裡哪裡要改,誰趕得出來?我不是沒有課要上、我不像你空堂多又不介意翹課;

你自己寫了新劇本,學姐要你們通知我一聲,你們怎麼答應學姊的?滿口允諾卻對我一聲不吭,如果不是學長PO版提到,我根本不曉得這件事。我不介意換劇本,新的劇本確實比較好,我也很喜歡,但不代表你們可以這樣毫不尊重;

排戲從來沒有一次全員到齊,你們知不知道督促大家準時、不隨便請假也是負責人的責任?作為負責人你該找一個大多數人都可以出席的時間,而你做了什麼?選一個每個人都一定有課的時間,要大家一起翹課!

講好了下午要排戲你們可以連改三次時間,最後一通電話說取消就取消,那我們想盡辦法為你排開時間到底為了什麼?

加驗延期完全不通知,該PO版不PO版、該打手機不打手機,或許讓我們白跑一趟對你來說很有趣?

做這些決策,你把盡全力配合的我們當什麼?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還是因為我們配合度高,所以怎麼犧牲都可以?

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把法律營排第一位、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規劃,但你們是負責人,負責人不能這樣當,而你們從頭到尾沒有搞清楚這一點。光是一臉嚴肅地點頭說OK我知道我會處理是沒有用的,責難難成大事,道歉也是。

負責人負責人,汝負何責?汝是何人?

我想,大家的覺悟都還不夠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