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日 星期一

在芝加哥的日子‧第一天

佳句簿放在臺北,不介意的話請讓我之後再補這個部份的佳句。

是哪間學校辦的法律營且讓我們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我向來不愛在網誌裡提自己唸哪所大學,一方面不想要被人預先貼標籤;一方面也是怕自己的言行舉止配不上那塊招牌。

回到正題,從一月廿一到一月廿四,共四天三夜的法律營總算是圓滿結束了,感謝飛天小女警的努
……對不起,我是說感謝大家的配合XD
大概在營期前的一個半月,我對於小隊名牌有了個瘋狂的想法:想要把名牌做成一本小書,這樣小隊員就可以在裡面記筆記還有彼此的聯絡資料,隊輔也可以把營隊要注意的資料都輕鬆帶在身上,多好啊!跟搭檔黃小危一提,當下拍板。而就在討論與製作的過程中,對於名牌的設計變得越來越細也越來越誇張,結果就是期末考後瘋狂趕工,熬夜兩天到了營期第一天早上還是沒做完的狀況──這還是在我們已經把原本的企劃簡約了的情況下,因為材料不夠時間也不夠──好在土風舞晚會前十三張名牌總算是全部完成,小隊員們得以拿著精緻萬分萬分精緻的名牌對每個舞伴炫耀,真是鬆了好大一口氣(吁)

話說這中間還因為趁著小朋友聽演講時躲到後面做名牌,做到一半睡著而被莉雅(很溫柔地)叫醒囧,而且莉雅還問我要不要睡一下,她可以叫我起來!莉雅你真是我的女神啊!(吶喊)不過即使有莉雅叫我,我還是睡過了預定的時間ˊˋ結果是我們連到律師事務所都還坐在地上割卡典西德真是夠了XD不過辛苦歸辛苦,看到六小的小隊員們囂張萬分地拿著名牌四處炫耀,我真的覺得余願足矣~(拭淚)

然後就要來提本次法律營最大的騙局,話說從頭,大概在期末考前不久的某次MSN對話中,我和黃小危決定把名字互換,發現真相的小隊員有獎!於是說到做到,我們從營前打電話通知小隊員注意事項開始,就非常徹底地報上搭檔的名字,營前一天開始更是徹底地改叫對方自己的名字,也提醒四周的人不要叫錯……

……然而!百密一疏,仍然時不時有人凸槌,尤其我自己更是不斷地被育錚婊:「YL~你看你又回頭了!不是叫你不要回頭的嗎!」然後一旁同樣也回頭的黃小危正色訓示:「你不能回頭啦!應該要我回頭才對啊!不然戲怎麼演下去!?」好在小隊員除了嘉容有一度問我:「為什麼有一個學姊剛剛叫你YL啊?」被我敷衍過去外,其他人──即使營手冊上的隊輔名單通通都是男前女後──完全沒有發現,仍然很配合地喊著「YL學長」與「小危學姊」,這真是讓我們得到了不少樂趣(比方我指著黃小危說:「唉呀呀YL這個人就是剛毅木訥寡言笑、害羞內向不花心」或是慫恿小隊員大喊「小危學姐好正!」之類,稱讚自己還能順便婊搭檔,真可謂一兼二顧是摸蜆仔兼洗褲啊!)

回到行程,在臺北車站北二門相見歡之後,我們來到了陽光燦爛的法社學院進行開幕式,我想院長出來說話的時候應該很多人驚覺:「喔原來我們是有院長的耶!」(所謂高級官員就是這樣可有可無的人種),但我覺得敝院院長至少有個地方勝過其他人,就是他的致詞非常簡短,很識相,至於晚上檢討會時,據說有小隊員表示「法學院院長致詞太短」,唉學姐我百思不解啊。

營歌敎唱的部份,總召子碩學長的歌喉已經有太多人誇獎讚嘆過,何妨就讓我略過,只是一邊聽歌一邊擔心有小隊員做「學姐營歌我不太熟耶,你可不可以唱一次給我聽?」之類的要求,真是相當不妙,好在六小的小朋友們個個天資聰穎(吁)

午餐算是大家在法律營的第一餐,一邊吃一邊抓緊了時間帶大家玩團康,雖然法22實在是一間很吵的教室──我們在此不排除是大家太聒噪的可能性──節奏遊戲的反應還不錯,黑色默契則效果一流,看到令筑和晉嘉不敢置信兼不服氣的表情我真是成就感十足XD不過當話題轉到小隊名與小隊呼……唉我不是第一次參加營隊也不是第一次帶營隊,所以憑良心說,你們的反應已經算很熱烈了,至少還肯理我(目遠)。無論如何,最後隊名隊呼都有出來真是太好了。

張文貞教授的演講前面已經提過,我溜到後頭做名牌去,偏偏又很想聽演講,於是難為了黃小危一邊打盹一邊幫我錄音。而就我聽到的零碎片段,張教授的憲法課大約很像陳昭如教授的法學緒論,只是張教授喜歡提出問題,然後用幾句話簡單反駁掉學生的回答,態度比較傾向咄咄逼人;而陳教授雖然也喜歡跟學生做問答互動,但他的態度會是比較開放的,接受每個學生的答案,讓這些答案自己去表現出衝突與矛盾點。以我個人來說是比較喜歡陳教授,尤其張教授用以反駁的某些論點我並不是那麼認同,以及當小隊員想要說明自己的想法卻不斷被他打斷的時候──喔好吧,我承認是因為他的那種態度讓我想到立委質詢ˊˋ

接著大家前往常在律師事務所,在我還是小隊員的那個時代,去的是理慈法律事務所,雖然目的地不同,但設備之高檔招待之周到卻相去不遠,所以在小隊員們的嘴巴一張張變成○形時,我還算是處變不驚。話說回來,作為隊輔,我最傷心的莫過於常在招待的點心我不能隨便吃啊!總不能小隊員沒吃到,都是隊輔在吃吧XD

晚餐的火鍋大會啊……明倫我對不起你,學姐真的不太會煮火鍋,但我會煮別的東西真的……至於都是丸子這件事,我們已經跟你們分析過生輔組孟璁學長的難處了,這點真的麻煩大家多包涵。(鞠躬)喔還有,我絕對不是因為知道自己煮得不怎麼樣才都不動筷子的,本來是想說讓你們吃飽一點,沒想到煮出來那麼難以下嚥ˊˋ至於一旁蓉蓉和魁魁拜託我們看一下的七小,其實你們根本就能自力更生嘛XD這邊也同時向路過被我抓來幫忙顧小孩的哈利致上我最誠摯的謝意。(鞠躬)

火鍋大會的位子有點擠,不過氣氛很嗨,二小嘉予、四小育錚、五小品宏等隊輔接連跑到對街買飲料請小隊員吃,我有感受到六小孩子們欽羨的目光,但一來生輔組有準備大罐家庭號的飲料了,二來六小沒有別隊強大的隨輔群,三來買了又怕你們喝不完,所以我們還是狠心讓你們羨慕下去了。

土風舞晚會嘛~是傳統,即使第一支舞已經從2007法律營跳到法學組迎新宿營再跳到現在而且聽說令筑的心理營也是跳這首(黃小危補充說雄中雄女蝦咪碗糕的也是跳這首),但它畢竟是傳統,而且大家不覺得跳完舞跟彼此的距離就拉近了嗎XD營火舞的時候一整排隊輔在最外圈自己跳自己嗨,我好愛嘉文的「怎麼還有那麼多次」XD土耳其之吻也好棒,六小的兩位隊隨真正強大!我以前從來沒想到宛芝會跳這種舞,小昭更是可愛的沒話說,相信你有收到我們小隊的諂媚了!

(說到這裡我就要感嘆,唉六小的小朋友你們不覺得有宛芝學姐和小昭學姐當隊隨超幸福的嗎?)

跳完舞的大家跳上車來到了這四天三夜的下榻地點:臺北教師會館,同時這也是本次營隊大家唯一一次還算準時,接下來兩個晚上彷彿被詛咒般,行程延後到了一種噩夢的境界。宵夜是罐頭甜湯加咖啡餅乾,希望大家都還滿意(不滿意我也不能怎樣)。然後我和黃小危三個晚上都忘了要提醒小隊員記得打電話回家,如果第六小隊的家長們在這四天三夜有種小孩消失了的感覺的話,我在此向你們道歉。

這幾天我都跟八小的阿粽同一間雙人房,感覺這間房間其實是男孩子的房間,阿粽你說是吧XD


有對話為證↓
黃小危(嬌羞萬分萬分嬌羞):「唉呀人家進來都不好意思了~」
我與阿粽:「○_。!」

檢討會大家像幾百年沒吃過東西一樣地猛吃真要不得,女舞人不斷地被婊「還吃啊!」在此建議明年法律營換男舞人露上半身,要餓大家一起餓,這才符合憲法第七條的精神嘛你說是吧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