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9日 星期四

沉默

該補的我早晚會補,又或者,有些東西不寫,你們也懂。



生活好像少了什麼,好像不該只有這樣,好像應該再多點什麼,我說不上來。

手上有很多事等待著完成,只是少了衝勁。

我對某些不斷迴圈的事趕到厭煩、對學著表現得像個正常大學女生的自己感到噁心、有的時候也不想看到自己任性或是發脾氣的臉。

很疲憊的感覺。

我站在崖邊,知道自己隨時可以跳下去、知道自己時常想要跳下去、知道自己永遠不會真的跳下去。

少了一份義無反顧的勇氣,那或許就是我們的悲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