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

在芝加哥的日子‧第二天

很快地我們來到第二天,前一天晚上我本來想說要先洗個澡再睡覺的,但是又很懶得去洗,剛好住在九人房(喔女隊輔是一間六人房兩間雙人房,我跟阿粽一間雙人房,其他人跟早操姐姐瑞筠一間六人房)的冠羽跑來這裡借浴室洗澡,我於是拜託冠羽:「那你洗完再叫我起來洗吧。」然後倒頭就睡。
然後呢?然後我當然就沒起來了嘛ˊˋ直接睡到早上營本部的人來撞門叫我們起床──所以小隊員們,你們看隊輔對你們多好,我們morning call的方式溫和多了不是嗎XD──驚醒之後直接從床上彈起來衝進浴室洗了可能是我生平最不花時間的一個澡……唉一邊調水溫一邊看表很痛苦耶!五分鐘洗完澡之後是電話morning call時間,那個五○七的不曉得哪一個男生竟然直接掛我電話!(傻眼)

然後是送早餐時間,早餐很好吃,略。

接著就是第一天的早操,感覺隊輔大家和三驗的時候比起來有點沒精神,場地有點小、耳麥有點狀況外、後面的孩子們有點看不到聽不到……不過美麗又可愛的早操姐姐彌補了這一切,當天晚上對六小隊員意見調查的時候↓
家旻:「早操姐姐很可愛。」
余:「早操姐姐有兩個喔,你說哪一個?」
家旻:「穿短褲的那一個。」
余(努力回想):「欸她們誰穿短褲啊?長髮的還是短髮的?」
家旻:「不知道。我只記得她穿短褲。 」(瞬答)
旁邊不曉得是晉嘉還是令筑:「啊你是只看腰部以下喔!」
余:「……短褲啊。」
後來證實了短褲的早操姐姐是瑞筠,這天晚上的檢討會,十個小隊無異議通過了「瑞筠學姐是大正妹」此一議案。

(我後來去翻大家的法律營心得,某小隊男隊員還寫下了:「可是等我考上卓越大學法律系,瑞筠學姐都大三了,她那麼正,一定早就名花有主了,那我怎麼追她啊……」這樣令人莞爾的話,唉你看小孩子多可愛XD)

好閒話休提,接著我們走路到司法院,出來迎接和簡介的還是兩年前的那個學長,真是既熟悉又懷念啊!這邊要跟小隊員說聲抱歉,一般說來到司法院參訪是會送小六法的,視情況還會有宣導小冊和VCD、磁鐵、明信片等小周邊,我當年參訪的時候,東西多到司法院還另外送了一個紙袋給大家裝東西。那這次為什麼沒有了呢,這實在是件既無奈又意外的事,晚上檢討會時,學術長稚涵學姐對此說明:「其實我一開始預約參訪的時候有提到小六法的事,那時候司法院跟我保證說會有;結果後來好像是因為參訪的團體比預期的多,司法院又沒有節制地一直送,所以到我們的時候,所有小六法的存貨都沒有了。」(SIGH)

事情就是這樣,雖然六小的小朋友好像都沒發現沒送小六法這件事,但別隊的小隊員請別再苛責工作人員和營手冊欺騙你們感情了好嗎?這也不是我們能控制的啊!(哭)

司法院的參訪基本上是法律營的最大賣點,來介紹的替代役男先生那個「你知道律師的法袍為什麼是黑底白邊嗎?因為他們都把黑的講成白的嘛!」的笑話還是沒變XD不過真正的典故其實是律師要黑白分明啦!(家母:「咦!不是因為他們黑白通吃嗎?!」)小隊員們穿法袍拍照拍得很高興;工作人員就不敢穿了,畢竟傳說中要是考上法律系,在還沒通過國考前穿了法袍,那你就別想考上!

(這邊另外附送一則有關法袍的軼聞給大家:據說律師袍要是洗了,律師在辦的案子就會不順,所以律師們寧可穿著白邊都已經發黃的法袍,或是直接買新衣,無論如何也不肯洗法袍的。)

後來旁聽開庭的時候大家就分散到不同的法庭去了,六小分到的是審理金錢糾紛的刑庭,被告被詰問的時候講到哭了。我後來還聽了另一庭販毒的,這一庭可以明顯地看到法律人與一般人在用語上的不同,被告一直說:「檢察官講的話根本沒有根據!那是不對的!」法官則一直反問:「所以你認為檢方的起訴無理由嗎?」我想小隊員在和我們講話的時候應該也有點類似這樣。

這次主要是旁聽刑庭的案子比較多,不像我當年是聽民庭的開庭。

然後是午餐時間,我們很努力地威脅利誘小朋友要開始想小隊劇的劇情,不過成效似乎不太好ˊˋ

下午臺權會的演講是比較互動性質的,問了有關人權普世價值,以及隊員自身覺得人權受侵犯的例子。我個人是覺得有很多思考討論的空間,但我不曉得小隊員們是不是也這樣想,不過莉臻、俋孜、晉嘉和令筑都提了不少我覺得很有意思的問題,嘉容和怡嘉對彰女校長狗仔行徑的批判則讓我不爭氣地笑了。(喔我還沒看過哪個朋友對自己校長沒意見的XD如果有誰很愛自己的校長請務必讓我知道!)

然而另一方面,在引導小隊員問問題、被小隊員問問題以及回答小隊員的問題……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想到當年的自己、當年的第七小隊,那個時候看學長姐,真的像神一樣,說有多厲害就有多厲害。於是更想給學弟妹們一些什麼,我不奢求自己在小孩子的眼中像當年的學長姊那樣了不起,只要能讓他們覺得其實學長姐還不錯,我就很開心了。

接著的【梅崗城故事】影片導覽,我偷溜回宿舍拿東西,影片播到中斷才回來,所以大家一直在說什麼「bird」的,我完全聽不懂ˊˋ

好、在一天的流水帳之後終於來到了我最期待的任務遊戲,哲維的Cindy姐姐真是太美麗,我好愛那句「成為芝加哥最閃亮的一顆星‧星☆」XD(學得不亦樂乎呢!)

不過在任務遊戲的一開始我就認知到了讓黃小危押前的錯誤,因為他一直用跑的!可惡貧道四體不勤會講不會幹,除了羽球還勉勉強強,其他運動我可是敢很自豪地說我什麼都不會耶!(錯了吧)每次跑關都是隊輔遠遠落在最後這樣能看嗎能看嗎!(翻桌)而且我還被學妹說:「學姐,要跑步才青春啊!」真是情何以堪,我是老人不行嗎?(大哭)

我們玩到了四關,第五關玩到一半因為時間問題強制收關真感傷,我超想玩後面五關的啊!不過前四關實在讓我體會到小隊員們的強大,幾乎每關都輕輕鬆鬆就過了,你們這樣關主很難做人耶!但是當加分題要隊輔表演的時候竟然沒有人幫我們說話也太ㄘㄟˋ心XD

要特別提一下的是第二關雙連,這關的任務就是吃飯,營本部給每隊一千二的額度,但雙連的東西實在很便宜,小隊員吃完麵還剩下快七百元,於是在接下來的兩天我和黃小危只好一直買零食請大家吃,好不容易才把那筆錢用完。(吁)然後吃飯只給半小時實在不夠,關主哈利同情之餘給了我們加分題:三十秒內在雙連捷運站爵士廣場找到販賣機並買到關主指定的飲料。而結果……
哈利(面無表情看表):「你們慢了。」
六小(超激動七嘴八舌):「因為你少給我們五塊錢!」「對啊好不容易才湊到補上的!」「中間錢還掉下去!」
哈利(面無表情):「我少給五塊?對不起,那算你們過。」(不慌不忙拿出五塊錢並貼上十二張點數貼紙)
喔我真是太欣賞哈利那個泰山崩於前而不動於色的表情和說話調調了XD

收關回到教師會館附近進行法律小姐的甄選,我對見義勇為挺身而出的宛臻著實感激萬分,因為六小的其他人實在是太過於內羞害向了啊!別隊都是男生上場,唯獨六小是女生,我想這也算是個特色,嗯。

晚上的宵夜出了點問題,在檢討會時和任務遊戲沒玩完一樣列為一個討論重點,略。

晚上重新復習假案跑關路線複習到睡著好幾次ˊˋ,略。

第二天就這樣過去了,已經寫到兩千七百多個字很夠意思了吧?所以那些只寫第一天的人快快補上啊!(吶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