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Hero】


HERO.jpg


雨宮舞子。


 




 


我很刻意地不挑木村拓哉的圖片,因為我實在是太討厭他演的那個角色了,久利生公平根本就是我看完這部電視劇最大的障礙!


【HERO】的最後,說久利生公平是「英雄」,可是我再怎麼看,都只覺得他是一個自我中心的任性鬼罷了。先不論他對於「真相」那種執著是對是錯,作為一個社會人是不能像他那樣我行我素的。


可能我比較像雨宮,我會覺得責任在哪就要認真去做、自己的原則就應該遵守,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個性,應該要和久利生很合拍才對,可是不好意思,這傢伙真的不得我的緣,甚至一開始的雨宮也很討厭他。影片把他捧得那麼高,在我看來,很大的一部分接近謬譽。


首先,工作中就應該認真工作,這並不是說不能偶爾小歇一會兒,而是你絕對不能偷時間、偷薪水。所以我對於久利生在「上班時間」用運動器材練肌肉,感到相當地不滿。作為一個國家公務員,人民納稅、政府付薪水,他們期望的都不是這樣的情形。尤其在手上的案件堆積如山、進度又吃緊的時候,有時間在那裡「讓腰搖來搖去」,還不如把那些時間拿來查案來得實在。甚至可以這麼說:要是久利生公平的態度不要這麼散,他也用不著總是查案查到這麼晚──人事心理學的課堂上講到加班的問題,加班加到最晚的人並不見得就是工作最認真的人,能夠提早下班或許才更是做事有方法、有效率的象徵。


再者,人沒有辦法脫離社會生存,既然如此,怎麼與社會中的其他人相處就是門學問,在這一點上,久利生完全不及格。最明顯的就是服裝問題,檢事就該有檢事的樣子,穿成那個德行像什麼話!制服的存在自有其必要性,尤其作為公務人員,穿著正式服裝就是「執行公務中」的象徵、也是對這個工作的尊重、對這個社會的尊重。像久利生那種作法── 永遠穿運動服、檢事徽章隨隨便便放在口袋──對照其他檢事、事務官的穿著打扮,要說他有多看重這工作,我是絕對不相信的。


接著就是與同事的相處上,久利生公平這個人的自私顯露無疑:他為了手上的一個案子可以在外面奔波好幾天,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某方面來說是很值得欽佩啦,但很遺憾的,檢察廳的案子就是這麼多、檢事就是這麼少,當久利生全神貫注在一個案子上,其它的案子就勢必成為其他同事「多餘的」負擔。首先這當然是不公平的,其他人各自都還有自己的生活,憑什麼要因為久利生公平個人的不負責任,把所有人都一起拖下水?因為一個人的任性妄為,要其他忠於工作的人承擔後果,這是不合理的。


而說到對案子的執著,我認為這甚至也不能稱之為優點。畢竟,對於久利生關注的案子,當事人或許是得到了正義,但其它的案子呢?如果不是被派給(工作量已經很大的)其他同事,壓縮處理的時間與品質;就是被迫延長處理的時間──要知道,司法改革之所以訴求加快辦案、審案的速度,就是為了保障人民權益,久利生公平的作法,與此明顯背道而馳。更有甚者,久利生口口聲聲「每個案子都是平等的」,標榜著「不能因所謂的『案情輕重』而對手上的案件差別待遇」,然而實際上呢?他對於每個案子付出的關注明顯不同啊!明明就為了特定的幾個案件而嚴重忽視其他的案件、大幅侵害其他當事人的權益啊!這已經不是言行不一的問題了,這是偽善。一個偽善的人卻被奉為英雄,這是荒謬而令人難以接受的。


另一方面,處理案件的流程如何設計,有它的道理在。我非常讚同片中警察署長說的話:「你們檢事就這麼不信任警察嗎?!」搜查的工作,警察已經做過一次,檢事卻又把同樣的事情再來一次,這說好聽叫慎重,實際上卻是疊床架屋,既浪費時間又浪費國家資源的做法。針對有疑點的地方重新調查是一回事,整個調查過程完全重來則是另一回事,我認為久利生在這方面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而說到搞不清楚狀況,我也相當不滿他在調查時那種「跟著做就是了,不然你回去我也不在意」的態度,他的調查──比方突然跳到港邊的遊艇上吹海風之類──儘管有他的道理在,卻總是不願意向其他人(通常是雨宮)說明「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反而一派吊兒郎當,這樣要怎麼讓別人信任?又怎能怪別人看不起他?


好到此我把我對於久利生公平的怨氣發洩完畢,下面開始對這部電視劇其他部分的感想。


相較於我對於久利生公平的鄙夷,芝山貢就討人喜歡得多,把檢事徽章拿在手上,滔滔不絕教訓仗勢欺人的律師「你知道何謂秋霜烈日!?(注)」實在是太帥了!而且阿部寬的表情比木村拓哉豐富多了──木村的表情從頭到尾就那幾個,片頭曲那個斜抿著嘴瞪人的表情更活像是被人拿斧頭在臉上劈了一刀,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說有多做作就有多做作。──不管是嚴肅還是驚嚇都表現得很不錯,接到小孩電話那瞬間慈父化簡直無懈可擊,自以為帥氣,其實卻笨拙又被美鈴吃得死死的這點也很有趣。


中村美鈴我一開始其實不太喜歡她,雖然她是片中唯一的一個女檢事(不算特別篇的話),但開頭對雨宮酸溜溜的冷言冷語還是勾起了我不太好的回憶。不過越到後來就越是有趣,美鈴明明很喜歡芝山,卻又得不到完整的他,想要芝山多陪伴自己,卻又不想先示弱,這種倔強其實相當地可愛。不過話又說回來,審訊時被她那種極端S的女王氣勢震撼到的當事人們,想必絕對不會同意我這種說法的。


同樣是愛情、同樣是喜歡一個人卻又得不到一個人,江上達夫就讓我覺得惹人厭的多。明明美鈴和芝山是辦公室不倫戀,江上喜歡雨宮則是男未婚女未嫁,無可苛責,我卻更偏好前者。我不懂,為什麼江上要把喜歡一個人的心情表達得這麼扭曲?喜歡雨宮就大聲講啊!就算真的不敢講,什麼叫做「默默關心」,都這麼大個人了,不會不懂吧?我真的很厭惡江上面對雨宮時吞吞吐吐踟躕不前,在別人面前卻刻意製造誤會,讓其他人以為他和雨宮是一對的這種作法──如果大家都以為你們在一起,你們就能真的在一起,天底下就沒有去死團了。用這種方式得到病態的滿足感,我替有這種檢事的國家感到悲哀。


至於整部日劇應該要算是最重要的「案情本身」,真的會讓人很深刻地體會到何謂人心難測,沒有誰一開始說的話真正代表了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個男人外遇,和情婦、太太在家中談判,過程中妻子情緒激動地拿了菜刀出來想傷害彼此,男人想奪下菜刀,扭打的過程中妻子誤傷了自己。然而事後情婦的口供卻說是男人拿了菜刀,蓄意地傷害妻子,原因只是「我們已經不可能在一起了,既然這樣,我希望他至少能一輩子記住我,一輩子記住讓他進監獄的女人。」人真的是很複雜,太輕視這一點的人,難免得吃點苦頭。我想這才是這部連續劇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吧。


注:秋霜烈日,日本的檢事徽章圖案。


HERO關係圖.gif




2 則留言:

  1. 他那種不正經的服裝我就不提了= =,當事人光憑印象,根本沒辦法放心把案子交給這種人處理吧。

    偽善嗎?這一點我不同意。

    所謂偽善,是表面上振振有詞地說著一套大道理,自己卻根本沒有依循此道的想法。像朱老夫子打著存天理滅人欲的大纛,卻還是納兩個尼姑為妾(←他本人都承認了!),這叫偽善。

    而片中主角的情形,我只能說他方法太沒效率,又不信任警察,搞得自己工作超時不說,還連累同事,增加他們的工作量。但他有心將他經手的每個案子處理好,這是很明確的。侵害其他案件受害人(甚至是嫌疑犯本身,因為拘留時間被拉長了)的利益,是可預見其發生,不欲其發生,而無法阻止的(因為方法太笨,一個案件拖很久,可是又不願意草草結束)。這是imcompetent,而非偽善。

    之所以會對特定範圍的案子關注較多,純粹是因為那些案子「先來」啊(先進先出),並非他有心要忽略後面的案件。有心無心,在是否構成偽善上,就差很多喔。他需要改善的是工作能力,心態倒是沒什麼問題。

    至於江上,就不用對他太認真了,本來就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作為一個檢事,他只要有確實履行工作責任就夠了。扭曲的個性不過是為了讓他扮演丑角的戲劇元素罷了。

    阿部寬很棒+1。

    木村的貧乏表情在日本早就被批評到爆了。有趣的是,最喜歡的男演員和最討厭的男演員票選第一名都是他喔XD。




    回覆刪除
  2. 跟木村一點也沒關係
    我要說的是我最近買了My Daring My Hero然後上課就一直傻笑生活樂陶陶呵呵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