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展眼斜暉

「明天的煩惱明天再說吧。又有誰會知道銀河的盡頭在哪裡呢?一如我們不知道命運的走向、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一樣。就順其自然吧,在到達彼岸之前且讓我們隨波逐流吧。因為我們這樣子就已經十分幸福了。」

──小偷‧《繼父》‧宮べ美幸



娘說,就算有時開心的事跟朋友說完就懶得打了,還是要寫。

阿秀說,打網誌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你過得很好。

我想人有時候會有快樂的義務,可是為什麼我所愛的人們近日都心事重重。

I just wanna tell you that whatever happens, I am here.




一、私の妹、あなたの妻

「王小秀我跟你說,我明天要去實踐找團長。你要不要跟?」
「欸我考慮一下……」
「……當我沒問,我明天跟團長兩人世界好了。」
「唔!可惡!我要去啦!」

「團長你的手指頭怎麼包成這樣?」
「就上禮拜被刀子割到啊。我還尖叫一聲從工寮衝出來洗手喔。」
「……聽起來怪痛的。」
「可是像今天這麼冷,這隻手指頭最溫暖耶。其他的手指頭都很羨慕他喔。『哇你好溫暖!』『好羨慕你喔~』『包成這樣都吹不到冷風真好!』」
「為什麼要幫手指頭配音!?」

「你看這是工寮。」
「好精采。真想有一間這樣的工作室。」
「平常大家忙起來就會睡那邊的行軍床,可是現在這裡太亂了沒人想睡。」
「……這樣啊。」

「這個是我的作品喔!你看這邊細細的部份很軟吧!」
「真的耶好軟喔好軟喔!……欸、斷了?」
「沒關係啦,因為太細了,我之前也弄斷過好幾次。」
「對不起ˊˋ」

「欸這個人叫人乾耶~」
「他超奇怪的!我被他嚇過好多次!上次我晚上進來工寮拿東西沒開燈,他睡在門口的行軍床那邊,突然翻身嚇死我了!」
「……」
「還有一次那個行軍床上堆滿了雜物,只剩一小半地方放棉被。那天我跟我朋友在工寮聊天聊到一半,棉被突然動起來!我朋友說:『欸人乾不會睡在那裡吧?』靠!真的!」
「……」

「你看工寮的樓梯這邊!這是我的血喔!」
「真的假的!」
「真的!那天我割到手就是從這邊衝下來洗手的!」
「……好好保重。」

「喔這邊是游泳池,不過現在沒有水。」
「嗯。」
「還有你看旁邊的流動浴室!廿四小時有熱水,所以有些人就乾脆跑到這邊洗澡。」
「……哇喔。」

「這個老師是女王喔!我們班幾乎所有男的都在她班上!」
「什麼跟什麼啊!」
「而且她還會指名要哪個學生唷,第一天上課她竟然跟某同學說:『○○○!你怎麼在這裡?我的XXX呢?快去吧我的XXX換過來!』」
「……其他老師都不說話的嗎?!」
「總之、所有有姿色的男生都在她班上了,她說她喜歡年輕小夥子。」
「也、也太任性了吧!」

「王小秀你到底想對團長做什麼!他可是我的妹子耶!」
「俺の妻!」
「……啊你去死好了ˋˊ」


二、如果妳希望妳是安全的

那我也希望妳安全。

事情是越單純越幸福、越簡單越快樂。但往往事與願違。

希望妳永遠是那個會穿著吊嘎和迷彩短褲,一頭挑染的金色頭髮,邊抓癢邊跟我說陳信宏帥得太過分了的可愛老頭。

給我親愛的年。


三、我也希望早睡

但真的好難。

娘開玩笑說什麼金劇什麼期中考管他去死好了,肝比較重要。我相信他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知道我就是做不到。

有很多事,你會希望你曾經敎過我,只是若你真的敎過我,今天的我會是你所不樂見的樣子、我所不樂見的樣子。關於責任關於信念關於態度關於人生關於感情,有些事情永遠就是比較重要。而你如果敎了我那些事,我會是鄉愿、是小人。

你怎麼可能做得到。

我又怎麼可能做得到。


四、我願意成為人群中扁薄自己成為一片影子的人

或至少看起來是如此。

那樣可能比較好吧。


五、你按了很多多餘的快門




但笑果很好。

皇甫你好棒ˇ


六、怎樣才能更賤?

金劇的瓶頸。

要怎樣才能讓臺下的觀眾看見我的演出,會恨得牙癢癢直到明年南夜?

思考。


七、好想好好

不斷不斷聽著這首歌,聽著李度,總是想起童年。

曾經的回憶、曾經擁有的地方、曾經度過的時光。

我總是無可救藥地緬懷那些已經回不去的日子、失去已久的東西、杳如黃鶴的人們,好像這麼做就能相信那些事還沒有真的過去,還能改變某些事情,即使我也知道那只是哄騙自己。

雖然我是這樣地想要回去。

知道嗎?那次模擬考的作文是「最難忘的角落」,我寫了屏東的那個家,我曾住過的那個家。對它我只剩下片段的記憶,卻每一幕都是如此清晰。

我記得那個有落地窗和長布簾的大客廳。記得那一大缸金魚、爺爺談公事時滿室的菸味、辦公桌上的鐵鎚計算機與層層疊疊的文件。

記得那個有著薰衣草色磁磚的大廚房,與奶奶阿妗阿嬸忙碌的身影。

記得那張撞球桌,我總是想盡了方法要爬上去,而你們總是要我下來。

記得那道螺旋形的樓梯,上去是阿伯和小叔叔的房間。

記得我們住的那間和室,屋內的配置、床的氣味、棉被的顏色。

記得花園裡姑姑種的玫瑰、想坐要用搶的鞦韆、通往豬舍的小門、阿伯養的大狗。

我記得太多太多,那或許不是件好事。

想再看一次那個地方,再體會一次曾經擁有的一切。

因為我都記得。

某一個午後你們在午睡。我一個人在房間,聽著錄音機傳出的旋律。

抬眼,陽光燦爛。 


八、我還是沒有說


這是怎樣的事。

我考慮措辭。





1.









屏東的那個家

嗯走過還會想看一下

但看不到的

看到也不是你記憶的景象了

因為

裡面早已破壞改變

也許比較像團長的工寮

我沒有汙衊他們工寮的意思

至少他們工寮比較有人氣



樹長的比房子高比房子好

陰涼也荒涼吧





是說為什麼他們要住工寮呢





依此類推

將來你會記得宿舍的味道

學校的味道

然後你的個人檔案會被批上



戀舊



沒事何必記憶那麼好

鼻子那麼好

像笨寶說的

整個人浸在濃濃的玉米濃湯中

你沒看錯

就是玉米濃湯

有創意吧



會希望你成為.......的人

是因為你不會是.......的人

但可以晡糟啜醨一點

那樣日子好過一點

人情好處一點

兩老少操心一點







板主回覆:
我的戀舊無可救藥。



感情是越陳越香的。







TRUCE


2009-03-22 21:47:34 留言 |







2.








哈我好像有在總圖前看到你們耶

那時騎車經過想說這好像聖心制服喔呵呵


板主回覆:
那怎麼沒順便來打招呼咧XD






v60i


2009-03-23 10:37:22 留言 |







3.








「俺の妻!」

>>咦咦那狐皮呢狐皮呢!!!(驚





你按了很多多餘的快門

>>這真是太GJ了要知道有紀念價值的照片往往都是按了多餘的快門而產生的(是嗎



喔對了一直忘了問你金劇在哪演阿非卓越的能不能去看ˊˋ

還有你MSN不是忙碌就是閒置要不離開 我真的不敢隨便敲阿囧

好想念大家的笑容 和活大的素食(喂



板主回覆:
對呀這樣取小呸的立場呢XD

其實GJ的照片還有很多,只是我沒貼。



南友之夜 四月七日 六點開始 引爆活大XD

快來看快來看!







伊比鴨鴨


2009-03-23 20:13:24 留言 |







4.








謝謝XD

歡迎再找我當攝影師www

(搞笑片限定!!!(喂)


板主回覆:
喂XD






皇甫


2009-03-25 20:10:49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