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我靈魂裡的火多過你所有的灰燼

我現在可以向疾駛的年歲宣佈:
逝去吧。儘管逝去吧!我已無東西可老去!
帶著你那些枯萎的花離去吧。
在我心裡有一朵花,無人能摘取。
你翅膀的拍打絲毫不能動搖我的杯。
我飲之以解渴,已然被我注滿;
我靈魂裡的火多過你所有的灰燼!
我心中的愛超過你帶來的遺忘!

──Victor Hugo



這幾天在書裡看到了這句話,一瞬間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說不上來為什麼,或許我只是單純覺得它美麗而已,美麗而悲哀、而殘忍。

書是討論雛妓議題的,配上這樣的一句話是不是有種心酸的契合?




一、放手

我考慮了很久,在昨天退了古箏社。

我知道社長、小老師和同學的人都很好;我知道他們會說再觀察一段日子、以後還是可以來……可是我也知道,我撐不過去的,恰恰是這一段日子。

古箏社和系羽,分別佔去了我課最滿的兩天的夜晚,六點廿下課,七點到九點上社課,這樣的日子我在上學期努力撐過了──或許其實沒有撐過,畢竟期末考前大約一個月,我為了法律營已經請了幾乎所有社課的假。──而這學期的南夜金劇,需要的或許是比法律營更多的時間,九點開始排戲,結束時往往是凌晨一點、兩點,三驗在即的現在更是一週排戲五天,另外做兩天道具,如果加上社團,我連要用什麼時間睡覺都快不知道了,遑論讀書?

不該是這個樣子的,為了活動而荒廢學業,這是不對的。我很清楚不能這麼做。而另一方面,我很不喜歡社團的「責任感」,我不喜歡因為請假而帶來的虧欠感與愧疚感,如果一個因為興趣而開始的社團,走到後來卻變得像是義務,我受不了。相對地,法律營是工作、南夜是工作。但弔詭的是,我的工作感覺像興趣像遊戲,本該是興趣的社團卻像是應酬像工作。這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嗎?明明應該要開開心心參加的活動,到後來卻變得像應酬。

所以我退社了,儘管因此感到抱歉。我也很氣自己為什麼不能再撐久一點、為什麼要半途而廢。但我還是得做出選擇,有些事永遠都比較重要,其它事就是不能替代那個位子。

這是種無奈,而我正在學著有時得放手。


二、莊某人說的很對

「社會對於女性的歧視,很多時候不是刻意地污名化,而是刻意地純潔化。」

看看老蔡說的話吧。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看不起念法律系和政治系的女性。什麼叫做「女孩子還是做點別的工作好了,政治這麼複雜,不適合啦!」「女生啊還是不要當法官啦!被告在庭上隨便威脅一兩句就判無罪了,一點用也沒有嘛!」「啊還有女檢察官也是啦,一被威脅就不起訴,那誰來伸張正義啊?」

李敖說女孩子太純潔太完美了,應該要被好好地珍惜,不要參與黑暗的政治,我不曉得這種說法是稱讚還是貶低?

過度保護也是種傷害呢,你說?


三、妳根本沒抓到問題的重點

已經這麼努力解釋了,為什麼妳就是不會懂?

問題根本就不在那裡,巴著那個點不斷說明有什麼用?


四、有時我們不得不去辜負某些人的

阿秀說這話用得太氾濫了,但正因為貼切所以才氾濫不是嗎?

所以也讓我用一次吧:

C'est La Vie.





1.









哈 就是因為純潔 所以才要更勇敢阿



板主回覆:
我一點也不認為女性純潔。

看過太多心機重的人了。

當然,男性也是。







nekomaru


2009-03-29 00:07:39 留言 |







2.








我不認為女性純潔

因為我也不是純潔的

如果男性被默許不純潔

那為什麼女性要被強迫純潔?


板主回覆:
單就以各種手段排除女性的參與政
治、社會事務乃至應有權利來說,我認為打著「我是為妳們好」這樣「善意」招牌的人,要比那些擺明了就是看不起女性的人更卑劣。

或許該問的是,為什麼人一定要是純潔的,即使我們的性格中明明就存在著難以計數的黑暗面?







v60i


2009-03-30 11:23:27 留言 |







3.








過度保護是一種愚化政策。

真正的純潔應該建立在自己的選擇之上,而非盲目服從。

又話說回來,世界上沒有人是真正純潔的,就像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公正與真正的自由。








2009-04-02 22:43:50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