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一個關於鞦韆的記憶

高中作文。
除了西湖被我消費很大的另一項東西。

童年怎可沒有鞦韆。孩提時代,不論哪家的孩子都愛盪鞦韆,那簡單的一起一落,就像有魔法似的,硬是把單槓、翹翹板、溜滑梯都給比了下去,成為大小孩子的最愛。──凡是有鞦韆的地方,總會看到一個孩子盪得不亦樂乎,旁邊還站了一群人,連聲地催著:「快一點!換人啦!」
 
我唸的幼稚園也有鞦韆,只是僧多粥少,總搶不到,每每為了盪那麼一下,和同學吵架乃至大打出手,哭得一臉鼻涕眼淚地回家。及至上了小學,僧是更多,粥卻更少了。萬幸教室就在遊戲區旁,就算沒搶到,排隊總也在頭幾個的。
 
那時盪鞦韆的花樣可多著,其中不乏驚險刺激、拿命去玩的,盪起來小孩都不小孩了!而各式玩法中最被禁止、同學卻最樂此不疲的,莫過於「比高」──往往兩三個人同時起盪,就比上課鐘聲響起前,誰能盪得最高──厲害點的,有時接近三百六十度,就是技術差點的,勤加練習也能畫個半圓!而今想想,這條命真是撿回來的!
 
只是後來有段時間,鞦韆卻變得乏人問津。我向來後知後覺,只奇怪怎麼排隊的人全沒了,自己樂得大盪特盪,渾然不覺其他小孩都拿驚懼交雜的眼神看我。直到有一天,一個死黨拉住正要往鞦韆跑去的我,低聲:「妳不要再去盪鞦韆了啦!」
「為什麼?」
「大家都在傳,說那個鞦韆鬧鬼,會自己動……妳還去盪,小心鬼來找妳……」
我一下恍然,怪不得沒人要盪鞦韆,原來是校園怪談在作祟!說不定還有人把我當成那個盪鞦韆的「東西」了呢!然而想想,盪了這麼久都沒事,我還是硬把死黨拉去盪鞦韆,而且是天天盪!久而久之,謠言也就漸漸煙消雲散了。倒是升上高年級後,有時遇上霸著鞦韆不肯走的小孩,我們會壞心眼地說這個故事,然後愉快地接手鞦韆。
 
轉眼之間,我離開小學也六年了,如今的我自然是再也盪不起鞦韆──腿太長了!但是每回經過公園,我還是愛和孩子們搶鞦韆,即使我只坐在上面,兩腳前後移動著緬懷,緬懷小時輕輕一踢就半天高,有呼呼的風聲和同儕的尖叫配音的,那些美好而又可愛的時光。
 
現在已經不再有那麼澄澈的快樂了,曾經只要排到盪鞦韆,可以天不怕地不怕連鬼都不怕的我們,曾幾何時開始有了各種欲望,脫離單純童年的現在,我們體會到的是人生正像盪鞦韆:起起落落,皆為常態。當年那種希望鞦韆永不落下的心情早已不再。看著鞦韆擺盪,我想,或許飛過的不只亂紅,也有我只能追憶的童年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