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兩岸曉煙

「我開始了解這是吸血鬼天性的一部分:我可以在龐度萊的家裡坐上幾小時,思索著我弟弟凡人的生命,看到它是那麼短暫、那麼被黑暗的不可測所包圍,了解我悲悼他的過世及像發狂動物一樣對其他凡人發作,其實都是如何徒然及無意義地浪費情感。所有那些混亂情緒都像霧中狂亂的舞者,而現在,現在以這種奇異的吸血鬼性格,我感到一種深重的悲哀。不過我沒有一直陷溺在其中,不要讓我給你這種印象,因為陷溺對我而言將是最可怕的浪費。相反地我環顧身邊所有認識的凡人們,了解而且看到所有生命都是如此珍貴,我譴責讓生命如流沙般從指縫流失的罪惡及激情。」

──路易斯‧《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Ann Rice

「我看到她如此甜美、伸手可及地在我眼前,一個發亮珍貴的生命,很快就會衰老、很快就會死亡、很快就會失去那些時光,而不可捉摸的時光錯誤地……錯誤地向我們承諾了不朽。好像那是我們生俱來的權利一樣。我們直到人生的一半才領會到其真意,此時我們向前看到的歲月和我們身後的一樣多,才了解每一寸光陰都應該要好好品嚐。」

──路易斯‧《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Ann Rice





晝出耘田夜績麻 村莊兒女忽當家 童孫未解躬耕織 也傍桑蔭學種瓜

因為某些事所以我開始想,我小的時候做了什麼呢?

小的時候,我在聽李度、張清芳、江蕙,還有楊佩佩。那些時至今日我都還依然聽的聲音們。我也唱歌,和堂妹們把「找一個無人熟識、遠遠的所在」唱成「找一個無人熟識、一粒滷蛋」。

小的時候,我每個月去理髮院剪男生頭,順便跟老闆借他家豐富的中國經典小說藏書,直到有一次因為他把「男生頭」剪成「超短的男生頭」,憤而不再光顧為止。(但他的書還放在我家。)

小的時候,我天天跑學校圖書館,看完的書是一套一套算的,但我閱讀挑食的習慣好像也就在那時養成的,除了民俗學、歷史、青少年小說和推理以外只看腦筋急轉彎和笑話集。此習至今未改。

小的時候,瞞著爸媽偷偷養蠶寶寶,上課日摘學校桑葉餵牠,假日託同學帶回家照顧。可是後來和那個同學吵架了,只好把蠶放在學校。仔細想想我會怕蠕動的蟲,好像就是從禮拜一來學校上課時,看見牠的死狀開始的。

小的時候,仗著人多勢眾,跟著女同學們開班上一個害羞內向的男生玩笑,拉扯間不知誰把男孩子的眼鏡摔破。此事後來不了了之,但我一直很好奇家裡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

小的時候,因為怕打預防針,健康檢查時磨磨蹭蹭硬是拖到了全年級最後一個,針挨上來那刻竟毫不猶豫轉身就跑,讓包含校長在內的一群大人繞著禮堂追了個沒完。那以後校護不只我、連我的弟妹都記住了;只是我也不再怕打針了。

小的時候,大伯養了四五隻大型犬,是餵生肉的,誰走過籠子牠們就要人立起來亂叫,當時不到牠們一半高的我,經過那裡總是很想哭,不過去豬舍更想哭。

小的時候,班上每個男生都看七龍珠、每個女生都看美少女戰士,母親大人硬是下了嚴令:兩樣都不准看。於是只好每天六點起床看唯一能看的湯姆貓與傑利鼠。

小的時候,被逼著去學書法,規定一天六張,總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寫。後來交換條件:寫完六張才能看一集環珠格格,仍然心不甘情不願。我至今記得一回滿腹委屈邊寫邊哭,爹反常地安慰卻也沒有減少對價。至於弟弟把舊稿充新篇矇混過關這事,當時真是太聰明了。

小的時候,因為呼吸道太差氣喘有點糟而去看了中醫,每次都捏著鼻子皺著臉才喝下那碗烏漆嘛烏的藥湯;弟弟也許太聰明了點,把藥包藏起來謊稱是吃過了,而至於他被逮到後痛罰一陣卻仍然把藥包藏在同一個地方這事,我就真不知他是太聰明了點,還是太笨了點?

小的時候,我和手語班的朋友們到高雄不知哪間學校去手語盃兒童組的表演,人生中難得打扮得那麼像個女孩子,後來甚至還帶了面獎牌回來。只是後來有一天我發現那些比賽的獎牌原來都是隨便地堆在學校儲藏室裡,有種莫名地失落。

小的時候,被媽媽帶著去參加不知什麼活動,她的學生促狹問道:「老師,為什麼妳女兒總是那個髮型?」娘親不慌不忙冷笑以對:「因為她媽媽不會綁別的。」兩道冰一般的視線掃過去。

小的時候,和其他老師的小孩一起,在娘學校的陰沉地下室上幼幼班,老師明顯是雜牌的,人很好,每天下午用大玻璃杯熱牛奶給小孩子喝。只是後來有一天那個杯子熱到一半爆炸了,於是幼幼班也就收了。

我想即使是母親,她大概也不知道,我還記得這麼多。

小孩很幸福,因為他們的純真、因為他們的無知無感。


薄薄酒 勝茶湯 粗粗布 勝無裳 醜妻惡妾勝空房 五更待漏靴滿霜 不如三伏日高脫足北窗涼 珠襦玉匣萬人相送歸北邙 不如懸鶉百結獨坐負朝陽 生前富貴 死後文章 百年瞬息萬事忙 夷齊盜跖俱亡羊 不如眼前一醉 是非憂樂都兩忘

應該說是最初的夢想、最簡單的願望。

還記得嗎?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放學,我們一起坐在蒙泉池的臺階邊,笑著、鬧著,一瞬間好像都忘了要回家。我們說當我們各自成家立業、各有各的一片天,我們還要一起開家咖啡館、一起開家工作室。

那時的我們好像都覺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在一起、一切都不會變。

只是有的時候,我覺得時間會改變一切。

明明只是學校不一樣、班級不一樣,然後三年過去、然後我們都發現,自己變了、彼此都變了。

心高氣傲卻又敏感的貴臣,交了男朋友,好久沒聽見COSPLAY的消息。
戴著無鏡片眼鏡上臺彈吉他的阿年,還是喧鬧地陪伴著、想著要轉系追尋自己的夢想。
天真卻又深沉的貝斯手團長,對紅龜粿的愛無窮無盡,只是煩惱好像越來越多越內歛。
瘋顛的智者阿糧,曾經調合著每個人,覺得漸行漸遠,見了面卻還是那樣一拍即合。
冷靜犀利的木凌,上課永遠在偷看小說漫畫,現在好像又多了電影和會計學。
總是借我漫畫的老好人阿烈,有多久沒聽見你的消息了呢?有多久沒和你說過話?
堅守心中道理、嚴格卻也溫柔的阿苑,你還記得那年為期兩個月的吵架嗎?
筆下好像有魔法的狐皮,你最後還是唸了師大,還是沒有走出去嗎?

然後我發現我一直以來所期待的,不過也就是那樣一個下午,所有人聚在一起,隨意地一個話題聊過一個話題,好像我們還是當年十五歲剛放學的女孩子、好像中間不曾有分離、不曾有隔閡。

那樣子我就可以相信,我們的關係仍然一如既往地單純、仍然什麼都沒有改變。


九洲生氣恃風雷 萬馬齊闇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 不拘一格降人才

大法盃拿了冠軍,雖然我這B隊的說實話沒出到什麼力,還是很開心。

隊長很強很拼,為了冠軍夢好努力;
自瑋學長綁手打都贏;
佩佩學姊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雖然她說我是愛睡覺的學妹ˊˋ;
小羅學長被說是穿了五分褲就不會打球的男人很好笑,但是男雙還是很強;
振群學長打球很帥很罩,我賭他追女朋友都是把人家帶到場邊才追到手的;
儀婷學姊人很好很漂亮,但是好像常常被當成大一;
輕功學姊拿了我的小七點數發了我幾十張好人卡還想讓我們這一家絕後;
佩珊學姊總是很有趣、而且她都婊能建學長婊很大婊不用錢;
能建學長永遠都在笑、而且他都被佩珊學姊婊很大婊不用錢;
盈如學姐好漂亮,聽說是黃金女雙;
姵萱學姊長得很嚴肅,卻因為「這樣輸也輸得比較歡樂一點」這理由去打對政大棄點的女單;
羿甫學姊剪了短髮我一開始有點認不出來,打球好嚴肅好認真喔;
偉真學姊很怕鬼,威脅自瑋學長要是講鬼故事她隔天就不上場好可愛;
小洛學長打內線電話卻對著話筒的背面講話真是太經典了;
承翰學長簡直是神行太保,跳殺好帥;
宅堯學長打球莫名歡樂,變魔術很厲害,不過到底幾歲了呢;
昱良學長加油的時候相當貧嘴,不過也多虧這樣,就算失分了還是很想笑;
宣聿學姊常常狀況外可是人真的很好,會平和地嗆輕功學姊也很厲害;
亞蘋學姊打球的態度真的好棒,管帳的態度也是喔;
瑋真聽說什麼牌都打不好很有趣,一直跟學長鬥嘴也是、到處都要拍照也是;
韻茿笑起來超親切的,其實挺健談的嚇了我一跳;
還有霍華學長到底是哪位,我直到比賽結束仍然是只聞其名不知其人。

打完大法盃,有點體會到什麼是法羽人的感情了,也有點明白為什麼學長姐都說寒暑訓一定要去(雖然很抱歉我今年暑訓還是不能去ˊˋ),因為整個賽程中患難榮辱與共的感覺,真的很棒!

發文不附圖,此風不可長:(此乃盈如學姊拍的照片是也,我沒帶相機。)







糟糕、圖有點小。

明年還要衛冕!


不會風流莫妄談 單單情字費人參 若將情字能參透 喚作風流也不慚

聽說是【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一段話。

連續看了【貧民百萬富翁】、《The Twentieth Wife》、《バクマン》和《The Pact》之後,我的感想簡單來說就是這樣。

最近看了很多純愛作品呢,雖然各自要探討的題材不一樣,但好像每個作者都嚮往一生一人並且相知相惜、生死互許的那種老派愛情喔?讓我突然覺得自己以前看到的都太過現實也太曲折了。(或許可以說都怪紫曜日筆下的人物性格太扭曲了XD)

不過簡單也很好吧。當然我說的不是翻譯的腦袋,《The Pact》的譯者把「blind date」翻成「盲目約會」讓我突然覺得腦中好像有某根神經「啪!」地一聲斷掉了。


日日深杯酒滿 朝朝小圃花開 自歌自舞自開懷 且喜無拘無礙

世事一場春夢 紅塵多少奇才 不須計較與安排 領取而今現在

《七俠五義》閉卷詞,說得真是太對也沒有了,可為本篇網誌總結。

我會活得好好的、開開心心的,請不要擔心我。




1.








那張照片是在臺南孔廟啦

當時本來我是司儀

因為神氣家族也要表演

當場謙讓給他們的司儀

而且

她唸的時候還曾說

現在我們歡迎台南市長某某某蒞ㄑㄧˋ臨

當場讓我既傻眼又竊喜

至少這個字我不會唸錯





妳記憶力好無庸置疑

有時忘性好也是一份上天的禮物

真的

難怪老年容易癡呆





板主回覆:
我知道是在孔廟啊,可是在高雄某大
學的那張照片拍得太恥了我沒臉貼上來嘛。

不過不過、神氣家族是什麼東西啊?







 
芸娘


2009-05-28 19:26:54 留言 |






2.








突然想到

妳聲韻訓蒙沒背完

兩岸曉煙楊柳綠的

下一句呢


板主回覆:
一東

雲對雨 雪對風 晚照對晴空 來鴻對去雁 宿鳥對鳴蟲 三尺劍 六鈞弓 嶺北對江東 人間清暑殿 天上廣寒宮 兩岸曉煙楊柳綠 一元春雨杏花紅 兩鬢風霜
 徒次早行之客 一蓑煙雨 西邊晚釣之翁



二冬以後的都忘了,真糟糕ˊˋ



突然想到,娘你為什麼總是把我的「耘」打錯?







芸娘


2009-05-28 19:30:46 留言 |






3.








小時後的YL真可愛啊XD



我還記得喔,

應該說永遠不會忘,

我們那遠大的咖啡店夢想:)



小黑小白在我的聖功時期佔了很大的位置,

更應該說,

擁有W/B(orB/W)的我們這一大群人實在太幸福了,

而我不可能遺忘!



也許貴臣心高氣傲,但是她是值得被呵護的,很高興她有了伴.

吉他命阿年,總想著要轉系追尋自己的夢想,但這一直是我喜歡她的原因,夢想,本該拼命追逐.

團長的煩惱好像越來越多越內歛,但我想這就是長大吧,我們再怎麼不願都逃不過這隻魔手啊.

瘋顛的阿糧,不管多久沒見彼此間卻還是有源源不斷的話題,默契也不減,我一直對此感到神奇.

也借我漫畫的老好人阿烈,端午聚餐有見到妳,但你走的太急,我們根本沒來得及說上話啊.

堅守心中道理、嚴格卻也溫柔的阿苑,我永遠記得她對朋友著想的方式.

筆下好像有魔法的狐皮,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些苦澀,但很高興在正經同盟看到妳的活躍,查理~



那我呢?

妳說我:冷靜犀利的木凌,上課永遠在偷看小說漫畫,現在好像又多了電影和會計學。



我想冷靜犀利大概還沒變吧,

但是,

我已經不是木凌更不是小池太太或池桑了,

雖然我希望我永遠都是,

但是這種事是需要默契的,

顯然大學朋友和我之間在這點仍顯不足,

木凌和小池太太(池桑)遺落在過去的聖功朋友之間,

多多這樣叫我吧,

我不希望遺忘自己的名,

因那名是幸福的象徵.



現在小說漫畫少了,

少了共同分享的朋友它們也不再這麼吸引我了,

只有在放假時招來宅一起享受吧.



更可悲的是,

我仍然沒有乖乖上課,

都拿來算會計了,

但是,

我並沒有因此擁有會計.

在大一的這一年裡,

我常常在懷疑自己的選擇,

到現在也是,

究竟我想擁有什麼?

也許我該就自己真正的能力選擇文學院?

我一直深深相信就讀文學院自己會過的更好......

然後我轉過頭來還是得繼續算會計.



阿年也是我心目中的神,

因為她擁有我夢寐以求的特質:充滿自信地追求自己的夢想.

我沒有這種勇氣.



知道我為什麼會去看"回到17歲"嗎?

因為我總想著回到我的高中時光,

回到那還有大家天天陪伴的時光,

我現在還找不到像我們這些人這麼有默契的朋友......

所以偶而寂寞.



從來都不想長大,

好像自小就知道長大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現在的更如此覺得.



我第一次留言長的像寫網誌啊......


板主回覆:
長大後的YL仍然很可愛的,是你不
懂得欣賞。(指)



喔你留了這麼多我好難回,或許我其實只是想說我看了好感動好鼻酸,我只是希望我們大家能都不要變、可以永遠停留在十五歲懵懂無知不知天高地厚的夏天。



可是還是變了呢,你們是,我也是。



暑假請留一天給我吧親愛的店小二、親愛的木凌。



我是永遠(順位第四)的紅牌。







小池太太兼木凌


2009-06-03 02:19:06 留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