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9日 星期二

旅程

高中作文。



總覺得我消費西湖也是消費得有點大。



從小就跟著父母背唐詩、宋詞、古文,很難想像,我竟然到了一十四歲才首次踏上左岸的陸地,那塊李白、蘇軾、紀曉嵐等等舊時相識們也踏過的陸地。而更難想像的是,此次或許也是最後一次,空前絕後的一次。

 

首日在十里洋場的上海過夜,隔日便前往蘇杭──傳說中的魚米之鄉。母親和我細數著這人間天堂的點點滴滴,留下了誰的傳奇又絆住了誰的腳步,兩人臉上都是夢一般的嚮往,猶記母親出發前說的話:「我從小就覺得,我一定和江南有什麼淵源,或許前世是蘇州人吧?」那麼我就是蘇州人的女兒了。這句話,把我們帶到了江南。

 

江南古城,置身其中便自然會緬懷從前。縱使天氣晴朗,無從期待對面而來的美青年斷橋借傘,湖心亭上也不見鵝毛白雪;蘇隄上卻依然可見楊柳夾道,見證東坡與王氏的一場愛戀。我們走遍了或許是前世的足跡,泛舟西湖,邊剝著新採的蓮子;聽寒山晚鐘、看南京路上的法國梧桐……被百年、千年前的故事圍繞,只教人不知今夕何夕。

 

然而,似乎有哪裡不對。儘管拙政園的荷葉一樣翠綠清透、周莊是一樣的白牆黑瓦,違和感卻始終強烈,強烈到我不得不清醒地意識到:此刻已非昔年。

 

那是白堤堤岸上的慘綠小燈泡、是西湖上金碧輝煌的俗氣畫船、是周莊新建的西式大樓飯店、是雷峰塔前成群喧嚷的遊人,與他們留下的遍地垃圾。那一刻我回到現世,眼中殘留著蘇軾、白居易、白蛇……他們的身影還依稀,而今卻已轉為陣陣歷史的悲鳴。於是我回身,拉著母親的手去尋找,尋找我們夢中的前世,卻發現曾經的歷史已被商機佔領,沉沒在金錢主義的浪濤中。

 

莫去江南、莫望神州。時間改變人心,而人心改變一切。江南之行打破了我對那萬里江山的最後一絲憧憬,人事已非,我不忍再看。世人總太輕忽過去,只顧著盲目向前,歷史的教訓被我們拋在腦後。來年,當我們想起曾經的一切,可會有一絲追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