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夜半無人

雖然是很討厭做自我剖析的
有太多東西不應該出現不應該被看見

最重要的,是完全不想面對



國文作業已經不是之前有沒有跟上進度的問題
這種抄寫工作的本身就是種錯誤
好像回到十一世紀
像中世紀的修士那樣日以繼夜抄錄著廢話一樣的文字
雖然很討厭但新約舊約的文字還比較美
子瞻你地下有靈會不會哭呢

變成機械化的動作然後一步步走向肌腱炎
腦海裡是空白的
簡直像笑話我竟然也會討厭國文課
我瘋狂地想念同時履行抗辯權與條件因果關係
腦細胞跟鯊魚一樣如果不動就會死掉的
所以我可不可以以此主張故意傷害與損害賠償
證人就傳喚三號出口旁的傅校長
(希望他最近處理行政大樓殘渣的事務還有空檔)

我想我會這麼討厭他是因為
一旦陷入枯燥煩人的工作地獄我就會開始低潮
每一個念頭都是負面的連打開音樂都隨機跳出傷心的歌
好像又回到很多年前寫小說的那個時候
身上手上到處是深紅淺紅,潑濺痕拖曳痕
看見手上拿著發亮的刀,眼中望出去滿是豔色
是我殺了它嗎我本來該傾心賞析的美麗的它
也許我才是刀吧,兇手站在講臺上

什麼時候天才會亮
這不是詩
此刻的我沒有那樣美麗的心情
在瘋狂的邊緣隨口喃喃自語
知道嗎
我想冒國文被當的風險說一次真心話





1.









我說啊,如果你還沒有抄完就別抄了,好好拼期末吧。



況且,被當的話,重修浪費的只是自己的時間,



要學到東西,還不如去找書看來得有用。


板主回覆:
這正是我現在在做的。



但還是很想抄完然後理直氣壯地嗆他。







阿秀


2009-06-11 10:53:07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