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最浪漫的事

「我所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是不是太奢求了?」

──《最浪漫的事》‧莊莫
而你似乎是從國小時就懵懵懂懂地覺得,最浪漫的事是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後走的人,要承受重要的人離去的痛苦;先走的人,眼睜睜造成這樣的痛苦,不捨卻又無能為力。──所以大家一起走最好,不管究竟有沒有死後的世界、是怎樣的世界,你說至少是大家一起走。

於是你心中最浪漫的一件事,希望有一天一顆炸彈或是一場地震,諸如此類的,能在轉瞬之間把所有人一起帶走。你畢竟還是愛熱鬧怕寂寞的,儘管從小就經常一個人、儘管說的話常常沒有人聽得懂,你還是這麼期待,誰也不要丟下誰不是很好嗎?誰也不要被丟下不是很好嗎?你聽見心裡有個聲音這麼說。

然而你卻又覺得有一些事永遠都是比較重要的,你希望如果真的要做選擇,如果真的有誰要留下,讓你重要的人們留下吧!你知道那不是因為你特別勇敢,勇敢到敢於面對死亡;你知道那是因為你比誰都膽怯比誰都害怕,你不願意承受失去誰、又被誰拋下。你為你身邊所有人們(或者其實是為了你自己?)畫了一張夢想的藍圖,希望大家永遠都在一起、永遠都不要改變。你明白自己這樣的想法有多天真多自私,卻仍然這麼做了,並且希望大家能原諒你這次小小的任性。

說到大家,你說也許你這輩子最愛的花應該是櫻花。你多麼不喜歡看未來、多希望永遠活在當下,可愛的人永遠可愛美麗的人也永遠美麗。你說如果可以停住時間你會去做的,會想盡方法留下所有人的,你發現這是為什麼你如此鍾愛吸血鬼,如果犧牲白天就能換取永恆的相處,那是多麼划算的買賣。

你說預想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六十年後的大家是極端殘忍的,你不願意閉上眼睛去看未來,你說你怕看見曾經意興風發新高氣傲的她為了五斗米折腰、看見曾經形影不離的他們勞燕分飛、看見她的理想變成市儈、看見她的溫柔被家務掩埋、看見美麗可愛的她成為隨處可見的庸俗婦人、看見曾經莫逆的他形同陌路……你怕你堅持相信並辛苦守著的永恆會幻滅在一瞬間。

你更怕,當眼光放到未來的十年、二十年,你已經看不到曾對你如此重要的他或她,你怕的是或許誰根本不能陪你走到那麼遠、怕你終究要去面對的人事無常悲歡離合,所以你寧可拒絕面對。

所以你多愛櫻花,總是在最美麗的時刻結束一切,一朝開一朝謝,留在世人心中的總是永恆的美麗,像李夫人那樣。然而你明明知道你不可能做櫻花,身邊的人誰也不能。

於是你知道你為什麼要記下所有瑣瑣碎碎、吉光片羽,你知道你為何念舊、記憶為何好──因為你怕,所以才要留住眼前所珍惜的一切,你知道你無法讓時間停止,所以你替每個人記下他們的風華正盛、記下他們與你相處的一分一秒。你還知道你為何要拍照要攝影要寫冗長的日記,你知道你最終還是不夠信賴自己,你怕總有一天你還是會忘記,而你不原諒那樣的自己。於是你做了紀錄,有朝一日要提醒自己曾經那樣子鮮明地活過,曾經和那麼多精采的人一起走過。

你還要記得,你是這樣迫切地希望,能永遠永遠這樣,一起走過。

於是你寫下此刻低盪的心情,刻意想要疏離、刻意用旁觀者的口氣,然而最浪漫的事還是不斷在腦中迴盪著繚繞著,直到也許變成笑聲或眼淚宣洩為止。

你想,原來你還是如此任性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