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自剖之一

我真的不曉得我會打出什麼東西,沒有要針對任何人,我說真的,但點進去之前還是請審慎考慮。

再說一次,我無法預測我會寫些什麼,而這些東西對於看到的人又有何影響。
我覺得這一切也許全部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的無理取鬧自尋煩惱,其實可以根本不用這麼困擾。是我自己要給自己訂這些規矩,還真的一項項去遵守,這豈非是一件非常無聊的行為?

從頭說起好了。

我認識的人們如果認真要一一分類的話──用MSN來解釋──第一類人是點頭之交、是眾多聯絡人裡面的一個名字,跟這種人對談我彬彬有禮、客氣生分,因為不熟,所以這種人出了什麼事原也輪不到我頭痛苦惱,所以我不想理會的時候可以毫無愧疚地結束對話;第二類人有一點熟又不會很熟,還不到朋友的程度,有的時候閒來無事互相敲了就聊個天,但在忙碌或沒這個心情的時候會直接告退;第三類人是不太熟的朋友,會聊天,頻率不很低,但不像第四種人一樣可以交心;然後還有一類人是永遠的特例,無論何時何地敲我我都歡迎。

然後我在困擾什麼?

我在困擾的是我這個人只要認定對方是朋友,就不會說他一句壞話、不會對他生氣、不會給他難看。一方面是因為我對於喜歡的人們容忍度非常高,可以縱容的我都希望縱容、能夠相信的我也盡量相信,因為朋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所以一點也不希望失去。另一方面我其實很該死地膽小,我不喜歡指出朋友們誰誰誰做的不對、什麼事情又讓我很不愉快、很看不過去,因為我知道我做這種事情時的犀利與不留情面,我會害怕那樣做所帶來的結果,所以我總是看,看到真的無法忍受了就離開。我不跟哪個朋友吵架,是朋友或不是朋友,非黑即白。

那問題在哪裡?

當是朋友,但其實沒這麼熟的人敲我,無視我掛著忙碌或離開仍然不斷地絮絮叨叨,我說不出「對不起,我在忙」、我不好意思直說我手上工作堆得比人高了不要再拿你宵夜吃什麼來打擾我;當這樣的人找我幫忙,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有些事情是要靠自己的,不要因為我這方面的經驗比較多就想要完全靠我──很該死的是,有些人儘管我把他們當作不那麼熟的朋友、甚至根本不當他們是朋友,但我不知道在他們心中我的定位在哪裡,我怕自己過份地把他人的推心置腹看輕,所以我很難拒絕別人的要求,儘管有時候我是如此深摯地希望對方的電腦當掉、希望對方什麼話都不要說,讓我清靜一下就好。

可能的話我不喜歡給認識的人難看,但同樣我也很不喜歡沉默到最後直接轉身離開,可是我又不曉得我要怎樣才能傳達出,我不斷不斷地「嗯嗯」「XD」有時代表的不是專心傾聽與興致盎然,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傳達出我的疲憊與無言以對,甚至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告訴某些人,眼前所談論的話題並不適宜、也不像他們自以為的那麼有趣愉快。

我覺得我在為了這些不怎麼熟的人得罪我更加重視的人們,因為每當別人來找我,講得開心了、夠了,我滿肚子鬱悶、火氣,還是只能找特定幾個人發洩,可是我為了什麼要總是跟他們發洩這種一點也不讓人愉快的情緒?我明明更應該珍惜和他們相處的時光、明明應該有更美好的事物可以和他們分享的,為什麼卻要把他們也跟著拉進來?這真的是夠了。

我不輕易認定誰是朋友,同樣也不隨便和誰決裂;喜歡什麼會很喜歡,討厭什麼也會很討厭,對於人際間的交往我一向更喜歡小孩子那種簡單明白卻強烈的關係,但有時這讓我覺得我是關心則亂,因為太戀舊太在意所以反而放不開,什麼都想要什麼都想留,結果是吃力又兩邊都不討好。

那我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也許我只是單純地想要找個吐苦水的空間。其實不特別針對誰,所以誰也不要太過介意、不要來問我說我是不是在講誰誰誰、是不是在講你,沒的事,胡思亂想對身體不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