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1日 星期二

當全世界都沉默

我決定放棄我用四個字當日記標題的傳統,這是個無聊的堅持XD


暑假因為沒有報上野孩子的快樂夏天,我到娘任教的國中應徵當攜手計畫的教師,負責教國二和國三的地理,昨天早上職前訓,發現小學時和我一起學手語的橘子也在那裡教英文,結束後更遇到了那時教手語的淑妃阿姨,三人一聊之下,提到今天早上在佛光山南臺別院有個由瘖啞人講成長經歷、帶小朋友活動,讓他們知道惜福的活動,三言兩語敲定了由我和橘子擔任主講人智怡的助手。


今天一早,敲門聲讓我從與姬旦的胡言亂語中醒來,一看手錶,六點十分,調在六點的鬧鐘不知何時又被我按掉了,好在天底下有爹娘這種生物的存在,使我沒有睡過頭。打理完畢,七點十分我站在巷子口的85度C,等待淑妃阿姨接我和橘子的車。


曲曲折折到了南臺別院,第一步當然是認識今天的主講人智怡,她今天還帶了朋友俊龍來,兩個人都是瘖啞人,智怡會讀唇語,也能用手語溝通,俊龍則只會讀唇語。DSCN3192.JPG


左邊是主講人智怡,右邊是今天的攝影師俊龍。


DSCN3193.JPG

這張是智怡和剛考完指考的準大學生橘子。


其實說來慚愧,雖然我學過五年手語,也上臺表演過很多次,但今天是我第一次接觸瘖啞人。而這該怎麼形容呢?之前不管聽淑妃阿姨說再多她為警局、法院或檢察官擔任專業翻譯的故事,震撼還是不即親身接觸一次來得深刻。

智怡是個愛笑愛說話,非常活潑的甜姐兒,一點也不像她成長經歷裡面所形容的,那個自卑內向的小女孩,俊龍相形之下比較靦腆寡言,但會默默地吐智怡槽,用只有他們兩人能明白的方式。

其實一開始和他們兩人交談,我有點障礙(後來橘子說,其實她們第一次見面時也是),因為瘖啞人的語言學習過程和一般人不同,由於必須經由口型、文字甚至圖像來學習說話,對他們來說像「好胖」、「好怕」、「好棒」之類的詞彙,「看」起來其實是沒有什麼不同的,更不要說同一個音的四聲變化。所以他們的發音其實相當不標準,要非常專注地聆聽才能明白(但能聆聽真的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

同樣也是因為嘴型的辨識問題,和智怡跟俊龍說話,速度必須要放慢,嘴型也要夠清楚,他們才有辦法辨識我們說的話,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說話的速度即使對正常人而言都嫌太快,橘子也是,於是和智怡跟俊龍溝通變成了我們艱鉅的挑戰,好在熟能生巧,半小時後已經基本上溝通無礙。

「妳叫什麼名字?」智怡問我,而在我回答的同時,淑妃阿姨一邊唸一邊用手打出「林」「雲」兩個字(手語的字彙不多,像姓名這種很多冷僻字眼的,通常會用同音字代替)。

「第三個字呢?」智怡問。

「趕著報戶口,來不及想第三個字!」淑妃阿姨說。

於是智怡借了電腦,重新修改她的PowerPoint,橘子是橘子姊姊、她自己很容易臉紅所以是蘋果姊姊……


「那你呢?」蘋果姊姊與橘子姊姊同時一臉期待地轉向我。

「我、我……」我一想到要用水果當名字頭就痛!「淑妃阿姨、給我一個水果的名字!」

榴槤。」淑妃阿姨頭也不回地說,旁邊一顆蘋果一顆橘子前仰後合。

「拜託不要,我還是叫……叫……」我拼命地在腦海中回想前一天晚上吃了什麼水果:「叫芒果姊姊好了。」感謝老爹,昨天沒有吃火龍果或百香果或奇異果,更沒有吃榴槤。

喔忘了說,俊龍是龍龍哥哥。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八點半了,我們走進教室,馬上有種大事不妙的預感──為什麼沒有人跟我們說,今天要帶的是這麼小的小朋友!我們的活動完全預設給小學高年級到國一,可是眼前的這些小孩怎麼看都沒有超過四年級啊!喂、那邊那個小妹妹,妳幾歲?上幼稚園了嗎?

果然,第一個活動「比手畫腳」就讓我們感覺很挫敗,原本目的是希望小朋友們可以藉此體會到口不能言的不便,但他們一心一意只在乎分數、分數、分數,偶爾挑剔一下題目太難他不會比,然後本來就很緊張的智怡更緊張了。最後情況到了有點恐怖的程度,恐怖到值星官出來管秩序我的媽呀……

DSCN3160.JPG

「其實你們做的已經很好了。」事後,一個小隊輔很善良地安慰我們,不過真的怎麼聽也就只是安慰而已。

短暫的下課時間之後是智怡的成長經驗分享。事前我們就很擔心小朋友會聽不懂,再加上智怡一緊張會忍不住越講越快,於是橘子和俊龍到教室最後面去,用手勢暗示智怡「慢一點」和「再一次」(我擔任麥克風架和草稿架),這裡的情況倒是還好,除了智怡有時候會因為專心看著小朋友而忘了要注意橘子的手語(俊龍乾脆跑到前面來拍她說:「慢一點啦XD」)之外,大致上場面還在控制之內,而且由演講後小朋友的問題看來,他們還是有聽進一些東西的。

最後是手語教學,雖然最後又開始有點失控,不過好在活動最後是有驚無險地結束了。



DSCN3175.JPG

DSCN3166.JPG

補兩張活動的照片,感謝天資聰穎的攝影師俊龍ˊˇˋ

活動結束後因為淑妃阿姨還有會要開,於是先載我和橘子到東豐路上的聲暉協會去,我們兩個馬上批哩趴啦地用常人跟不上的速度開起檢討會,順便幫橘子想她八月中佛學營的大地遊戲關卡。檢討的結果就不寫了,總歸一句,沒有經驗就沒有進步。

今天學到的事情是,不要用你自己的想法去揣測其他人的想法,耳聰目明的人和瘖啞人的想法不會一樣,大學生和小學生的思考邏輯也不是同一個系統的。雖然我覺得我至少短期內還不見得能做到這一點,不過可以作為一個努力的目標。

還有,我真的該回頭去複習手語了,今天跟智怡聊天才發現六年沒練退步得有多嚴重。

DSCN3188.JPG


再放一張智怡的照片,她真的很可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