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8日 星期二

風災的事我下一篇再說

這篇是這幾天瑣瑣碎碎的事。
我重看了一次《哈利波特七》,仍然很不爭氣地哭得亂七八糟,明明我其實並不這麼喜歡這一集的,但喜歡的角色死掉我還是很難過。對、說真的我才懶得管那個囂張自負的波特二世怎麼了,如果天狼星和雷木思兩個人平平安安、塞佛勒斯繼續他彆扭的偏執狂,我於願足矣。

可是為什麼每個我喜歡的角色都沒有好結果呢?


最近的日子被選秀、迎新、宿營……諸如此類的事佔滿,小朋友很可愛,我很開心。
但話說回來,我不喜歡行程這樣子被佔滿,一件事堆過一件事,很容易迷失。


見到了很久不見的人。










我在想,雖然總說男女不平等,但我們的社會是不是習於給女性──尤其是未婚的女性──一些「特權」?男性聚在一起討論怎麼把妹、怎麼甩掉所謂的恐龍妹,都會受到譴責;女孩子聚在一起訴說要怎麼吸引異性、怎麼甩掉不喜歡的人的糾纏卻好像天經地義。我一直覺得女孩子不管平時再怎麼好,一旦聚在一起就會變得刻薄殘忍。人多好像是種保護傘,可以沖淡隨著惡毒話語一起出口的罪惡感,因為大家都做了,所以自己這麼做並不特別,如果有罪那就是大家都有罪──但事實上別人犯錯並不能反證出自己就是正確的,負負不會得正。

我們習於縱容女孩子的任性與嬌氣、習於「保護」女孩應有的清純,因為那樣比較像女孩嗎?六年女校唸下來,我不懂為什麼女孩子喜歡炫耀異性對自己百依百順、慣於在異性面前裝模作樣……對,也許男女在異性面前或多或少都會假裝、也許每個人本來就都是戴著面具活著的,但至少就我所觀察到的,女性比起男性,偽裝的部份要多上很多。而那是為什麼?這樣的雙重標準,道理何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