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其實我也明白

不過做到畢竟是另一回事。

其實我也明白風災不可預測不可避免
但沒水心情還是很差
我覺得我這幾天暴躁到很誇張、一戳就會爆炸那種的
一直聽我黑特的大家真是抱歉ˊˋ
其實我只是需要出門放風一下
可能的話自己騎車繞臺南市更好
我想我需要大量的空間和自由
想買《少年吸血鬼阿曼德》
但一刷都是瑕疵品,二刷找不到貨
也找不到阿笨的《民法概要》
好像每一次我想買的書都要找很久
比方至今仍苦苦追尋的《娼年》
就算事實如此社會觀感如此
那又不是我選的我決定的
一點也不想概括承受
費力地刷了遍是灰塵的樓梯
然後把木扶手打光
看起來很像高級樣品屋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弟弟死都不想敷面膜了
真的怪噁心的
晚睡真的不好
但基於某種理由我有時還是很晚睡
妳知道的、阿雞
離七夕賀文的截稿日只剩兩個禮拜
大家快去寫吧
但有些人的巧克力我可能會提早或延後送
因為那時我已經在臺北了
我發現學生很愛把我的名字寫錯!
是耘不是耕啦!(掀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