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沒有看的電影

這是今年七夕的應景賀文,順便來玩個遊戲。

我只放故事的前半,參加遊戲的人寫出你心中的結局,留言告訴我。(請注意「不是」故事接龍喔!)

然後因為有人來抗議說他不會寫文章只會畫圖,所以開放畫圖補完也可以,圖片網址一樣留言在本文。

然後有參加的,七夕當天我都請你吃巧克力XD

本遊戲到今年七夕(國曆八月廿六)我把結局放上來為止。

 

 

男人打開公事包,不意外又看到一片DVD躺在夾層裡,他想了又想,天曉得那人是什麼時候把片子放進去的。
不過,還是不看,就像青年之前放在他公事包裡的每部電影一樣。


男人在城市的鬧區裡開DVD出租店,片子齊全,生意尚可。
青年第一次來店裡,拿起一片剛出的DVD問他:這片好看嗎?
不知道。男人說。我不看電影。
開DVD出租店卻不看電影?青年愣了會:那你怎麼知道這片該不該進?
不知道,所以全部都進。男人理所當然。


似乎覺得很有趣,青年從此每個禮拜都來,一來就要在店裡泡上好幾個小時,然後租兩部片。
總是兩部片,但青年只會帶其中一片回家看;另一片趁著男人不注意時,放進他的公事包。
每次來店裡,青年的第一句話總是:那部片好看嗎?
等男人拿出片子搖搖頭,青年會馬上不服氣地龜進DVD架間的走廊,開始挑選當天的兩部片。


有的時候,青年找累了,會回到櫃臺附近和男人聊天。
我告訴你,這部片真的很好看!
怎麼說?
首先當然是演員啦,這片的女主角啊……喔還有佈景!你知道嗎那真是太棒了!還有還有、……
總之,看了你就知道了。青年總是這樣結論。
當晚男人打開公事包時,通常就會看見那部片安安穩穩地出現在夾層裡。


男人發現青年好像是研究電影的,因為他常租沒什麼其他人租的片子。
偶爾,青年找不到他要的電影,男人會記下片名,找片商調片,等片子到了,再打給青年。
其實我每個禮拜都來,你可以不用打電話啊。青年有一次說。
這樣你比較不用等。男人搖搖頭:而且來電答鈴很好聽。
啊?青年又愣了一下。


下次打去,男人發現鈴聲變了,不再是流行音樂。
是電影的配樂,青年說,專為你改的,說不定會因此讓你想看電影。
從此每次打去,音樂都不一樣,只是公事包裡的電影,仍然原封不動。


有一天,男人發現鈴聲總和青年那幾天大力推薦的片子有關,但青年看的片量大,於是換的也快。
有一天,男人發現他聽了同一個鈴聲好久好久,於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我改變方針了。青年笑了:先引起你的好奇心,或許比較能說服你看電影──就從這部片開始!
男人看著青年遞過來的DVD盒,發現那不是店裡的片子,盒上還留有撕去標價的痕跡。
 
 
仍然沒看,男人把那片子放在架上歸類,然後聽了一天又一天同樣的來電答鈴。
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rêve c'est de 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chante c'est pour toi……同樣的女中音總是這樣唱著,男人不懂法文,但這不影響他喜歡這首歌。
青年每次來都看見那部片放在架上,連盒蓋都沒開過,但這不影響他遊說男人看這電影,也不影響男人仍然不看電影。
 
 
有一天,男人發現自己不看電影的原因,已經從單純的沒想到要看變成了幼稚的賭氣。
有一天,男人發現青年已好一段日子沒出現,電話總是轉接語音信箱。
有一天,男人不再打那支號碼。
有一天,一個女孩拿起青年最後推薦的那部片來到櫃檯。
 
 
男人有點訝異,那部片非常冷門,放在架上這麼久,除了他偶爾拿起來清灰塵外,幾乎從不移動。
按慣例打開盒子,讓客人確認光碟沒有刮損,男人此時看見DVD上用麥克筆寫著簡短的一行字。
「Je t'aime.」,即使不懂法文也看過聽過的一句話:我愛你。
 

男人在驚訝的情緒與女孩的慫恿下把DVD放進電腦,快轉到青年用來做來電鈴聲的那首歌,看著翻譯的字幕,五味雜陳。
再次撥出那個號碼,意外地竟撥通了,話筒那端響起熟悉的來電答鈴。
 
 
你終於看見了嗎?知道原委後,青年沉默半晌,幽幽地開口:可是,有的東西,當下不把握,就會來不及的。
低頭掛上電話,男人聽見女孩喃喃唸著翻譯的歌詞:你永不知道愛會有多高,我想我會永遠愛你;而我卻遲疑著要離開你……
 
 
男人成為出名地愛看電影的DVD出租店長,因為看電影的次數頻繁與影評的精闢而享譽全城,而同樣出名的,還有他為了看電影首映,不惜公休的怪癖。
何苦這麼趕?電影又不會跑掉。
而男人總是若有所思:可是,有的東西,當下不把握,就會來不及的。

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不管有情人還是沒情人。(應該沒有的居多啦。)
這是比較悲傷的結局,喜劇版我用留言的貼在下面。

故事中青年最後推薦的電影是François Ozon導演,二○○二年出品的【八美圖8 Femmes】,電影很好看,歌也很好聽,來電答鈴是片中長女唱的【Toi mon amour, mon ami(我的摯友,我的愛)】,你水管很好找所以不附影片了。
這是歌詞→

17 則留言:

  1. 那些放進公事包的電影,或許是無心;亦或許是有意,被男人一片一片的放在房裡的桌上。
    應該放回架上的阿.......男人心想。
    每當男人決定整理那些片子時,指尖碰觸到DVD膠盒的那一剎那,卻總是想起那青年的臉
    ,以及他說的話......。
    有著深刻意義的電影,不管是內容還是音樂,都會深深令人著迷。青年在某次的見面,曾經這麼說著。
    到底有什麼好體會的呢?男人看著那越堆越高的片子,總是在心裡發著這樣的牢騷,但每每他這樣想起時,嘴角卻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那個微笑,連男人自己,都沒有發覺。



    對著看過的每一部片做筆記,是青年不知何時漸漸養成的習慣。這樣對電影的喜愛,也成了他學習的動力。
    青年看著自己做的研究,想著自己寫下的一句話:體會各種不同的人生。
    出租各種人生卻不體會人生嗎......
    青年想起了一張日漸熟悉的臉以及一段只有公式化內容的低沉嗓音
    如果他就是一場電影,那他的配樂,又該是什麼呢?
    青年笑了。


    青年如往常那般規律的到出租店報到。
    而男人也慢慢把打電話給青年這件事,當成了一種「習慣」
    昨天的那首來電答鈴,很不錯。
    我記得那首是在我借過的DVD裡,但是片名...我有點忘了。就像在吊那男人胃口似的,青年這麼說。
    這樣阿。
    好電影的音樂果然也很迷人,對吧?青年笑得很開心。
    那句話雖然是個問句,口氣卻是肯定句。



    漸漸的,男人發現,來電答鈴的音樂風格也變了
    專為你改的,說不定會因此讓你想看電影。男人想起了那句話。
    是嗎?專為我改的?男人揚起微笑。
    放入公事包的DVD卻依然堆著。
    但除了放入公事包的DVD,男人也把青年租過的DVD留了起來。
    於是膠盒增加的數量,從男人的桌上,氾濫到男人的床邊。



    青年滿意的看著自己的研究報告,卻又想起一個依然無解的問號。
    那個人......懂得體會人生了嗎?
    會是什麼樣的配樂呢?
    青年想著:真是個值得好好思考研究的問題呢!
    青年所做的那厚厚一疊的報告,關於配樂、關於「人」的部分,悄悄地增加了。



    你是研究電影的吧?
    是阿!
    男人證實了心中的猜測。
    你想看電影了嗎?青年笑著問。
    或許吧......男人答。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公事包裡總是會無緣無故多出一片店裡的DVD。男人突然說著。
    我不看電影,所以也沒什麼研究,但是那些越堆越多了。
    你......陪我看吧,也可以幫我找好聽的配樂。男人鎮定的說著,卻是有點猶豫的口氣。
    青年卻只是微笑著。





    好阿!青年笑著說。


    想著:我知道他的配樂了......

    回覆刪除
  2. 啊啊~好像很好玩呢,我也想畫~
    你是從amato amaro中得到的靈感嗎?(笑)

    對了,你說要給我的恐怖小說什麼時候要給我啊??

    回覆刪除
  3. 下次打去,男人發現鈴聲變了,不再是流行音樂。
    是電影的配樂,青年說,專為你改的,說不定會因此讓你想看電影。
    從此每次打去,音樂都不一樣,只是公事包裡的電影,仍然原封不動。......
    男人回頭叫幫忙的阿嫂把片子上架就可以下班了,很快的收拾店裡,然後關上店門。
    拿著少了一片DVD的公事包上了擁擠的捷運,快速的擠進博愛座,閉上眼,等於隔離了流動的他人。
    這也算服務業,總要讚美客人的,即使是來電答鈴!
    很想說:別玩了,你煩不煩?我不是熱愛電影才開店的!
    捷運廣播著「台大醫院」到了。有些吵雜,稍稍打開眼皮,原來旁邊的阿桑堅持要讓位給拿著藥袋上車的老爺爺......再度能安靜地閉上眼皮
    還是別說吧!那年輕人付兩片的錢卻只看一片,沒看的那片還可再租給別人,不無小補啦!




    回覆刪除
  4. 寫的好請鼓掌,不好請包涵。


    望著今天被置入公事包的片子,男人默默的思考著:「是不是該看看呢?」並不是青年關於電影的說詞打動了他,畢竟他本來就對電影沒有什麼興趣。但他倒有些好奇起是什麼魅力讓一個人對這玩意兒如此著迷了。反正,他下班後也沒什麼休閒娛樂,說清閒倒也清閒的很。

    和說明書折騰了一下午,男人總算是裝設好了錄放影機。隨手抄起巷口買來的杯裝綠茶,男人將片子放入錄放影機中......

    ......那是一部簡單的藝術電影,劇情明快、清新,沒有誇張的橋段。男人默默的看完,默默的把片子收好,然後默默的上床睡覺。

    那個青年仍然會將片子放進他的公事包中,他便有一撘沒一搭的看。好看,男人便在青年再度來訪時點點頭;不好看,就搖搖頭。青年總會在絮絮聒聒的為他進行影評,他也就靜靜的聽。

    ......這樣,也算是朋友吧。──男人想。

    回覆刪除
  5. 青年的來電答鈴,每個禮拜都更換一次,男人為了想聽青年的來電答鈴,打電話
    給青年的頻率也越來越高,這算不算是一種制約呢?男人默默的想,但是雖這樣
    想,手指卻依然按下了青年的電話號碼,每一次他們都先聊著電影,漸漸的他們
    開始聊起身邊的瑣事,男人不知道自己無趣的生活竟然可以因為青年增添了想
    都沒想過的色彩,他以為自己會一輩子安於這種規律的一切,不看電影卻開了
    出租店的男人開始了解越來越多電影,為了能和青年講久一點的電話,每次沒有
    話題的時候男人便會細數腦袋中的電影提出一部還沒聊過的電影,他們講電話的
    時間從三十秒,三分鐘,到了現在凌晨三點都講不完,男人心中想著,這樣子該
    怎麼辦?他自己也不確定這種感覺是甚麼,只知道一天沒聽到青年的來電答鈴,
    一天沒看到青年來租影片心裡就好像沒了踏實感 .....
    (不我沒靈感了!!!!!)

    回覆刪除
  6. 這個禮拜的片子,依然是原封不動。

    --吶,為什麼,你這麼討厭看電影?
    青年似乎有點兒洩氣。
    --不是討厭,只是不看。
    有差別嗎?男人發現青年的眼神似乎這麼說著
    --那麼,為什麼不看?
    --電影這種東西,真人真事也好純屬虛構也好,都只是將經過想像力扭曲的東西偽裝成事實,然後販賣出去罷了。
    --......真尖銳。
    青年笑了。
    --但你還是得承認配樂很好聽吧。
    --因為你到現在還是,片子一到了就打給我。
    男人挑起眉毛,像是想說什麼,但猶豫之後卻轉了個話題:
    --你是研究電影的?
    --不算是。但是很喜歡,也會去找相關的資料看。
    青年環顧了一下這間店,看了看櫃檯後的時鐘,今天的談話似乎會持續得比較久。
    而且,難得男人主動想知道關於他的事。
    --因為工作的關係搬到這裡來時,找到這間店真的很高興。
    --因為這裡什麼片子都有吧。男人聳聳肩。
    青年眨眨眼。
    --而且老闆很有個性,我喜歡。
    男人一時不知該怎麼接話,只是看著青年帶著笑意的雙眼。
    --雖然你說你不看電影,
    青年似乎早就料到男人的反應,不去回應他的困窘而繼續說話。
    --但如果是跟我去看呢?我認為自己還滿有挑片子的眼光和直覺的。
    男人搖了搖頭,先前的尷尬表情已經不見蹤影。
    --我不看電影。
    --那好吧。
    青年苦笑著。拿著今天所要租借的片子,向男人揮揮手。
    --以後,我會兩片都自己帶走的。
    青年走向店門,自動門唰地打開了。

    --喂。
    男人出聲叫住青年。他站在門中央,回頭。
    --雖然你的來電答鈴很好聽,
    男人頓了頓。
    --但是我真正想聽的,是你的聲音。
    青年愣了愣,隨即笑了。像是感到不可思議。
    --那麼還是不要去看電影了,多陪你聊聊天吧。
    青年轉過身,走回店內,遲遲無法關上的自動門總算不必重複著開闔的動作。
    --畢竟,在電影院裡一直說話,是會被討厭的。
    --如果你不要老是聊電影的事,這個提議倒是還可以接受。
    男人叉著雙臂,擺出勉強的表情。
    但,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





    YL快告訴我這是年下攻的故事對吧!!!!XDDDDDD

    回覆刪除
  7. 不同的來電鈴聲提醒著男人時間流逝,是時候行動了…

    最後一次聽著青年興高采烈地推薦片子,
    專注的眼裡閃過一抹不捨,
    然而工作畢竟還是工作…

    一瞬間,所有熱情執著被吸收壓縮
    「喀」
    隨著青年身影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名DVD停留在櫃檯上
    依著熟練的動作,小心翼翼將DVD收入盒內,
    貼上分類標籤的手卻略帶遲疑─
    青年的臉依稀停留在腦海裡
    友情?愛情?
    無論如何是種純粹而美妙的情感,吸引著空虛飢餓的魔鬼…

    巧妙的推開暗格,
    黑暗斗室中堆放著許多相似的完成品
    輕輕放上架子,同時收起最後一絲不捨
    迷戀的手指輕撫過滿櫃收藏,牽起嘴角滿足的弧線…

    「歡迎光臨 ~」
    自動門機械性滑開,掀開下一場狩獵的序幕
    期待起下一個上門的獵物…

    心癢難耐呵…

    回覆刪除
  8. 8樓大大的作品,讓我想起某個和人偶有關的小說XD
    大家都好有才華阿~~~~~

    回覆刪除
  9. 我對影片和不曖昧的癿好沒靈感ˊ口ˋ...
    人家我要看古意盎然的東西啦 (扭扭扭~)

    回覆刪除
  10. 回到空無一人的家中,男人走進早已無人使用,卻清潔得一塵不染的書房。

    環視,排滿一面牆的電影相關書籍和整櫃的經典電影收藏。

    他拿出公事包中的DVD,微笑:「他喜歡的電影類型,和你很像。」

    放在,書桌上,妻子的黑白照片旁。

    眼中,閃爍著光。

    回覆刪除
  11. 樓上(11樓)寫的真好!

    回覆刪除
  12. 當自己坐上寬敞的沙發上時,男人才有那麼點回過神來。
    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這是一個明朗寬闊的空間,除了大到讓他有點訝異的寬螢幕和立體環繞音響,其他的擺設顯得簡單。
    要不是那個臉上掩不住興奮的青年在錄影機前邊唱歌邊準備放片,他可能會認為生活在這裡的人應該很寂寞。
    「你帶我來這裡是做什麼?」男人不解。
    這個問題很必要,也許之前是被對方期待的眼神騙走了,但現在他總該了解一下現狀吧。
    「聽音樂啊!你好像很喜歡音樂的樣子,這樣的環境可以聽得很滿足喔!」青年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可是我看見你手上拿著的是電影片......!
    按下了播放鍵,青年起身繞到沙發後去關燈,嘴角帶著愉悅。
    不過男人沒看見那個笑容,覺得有些彆扭的他不安的想站起來,可是當燈熄掉時他的視線也莫名奇妙黑掉了。
    青年用黑色的布條遮住了男人的眼睛,然後把男人按回座位。
    正想問「原來你有特殊癖好?」的男人卻被音響傳出來的聲音給止住了問話。
    是最近聽到的那個來電鈴聲。
    環繞音響給人的震撼果然不能小覷......
    隨著音樂的高潮迭起,男人心臟似乎也像音響般被音符撞擊著,胸口不由得有些緊。
    當音樂進入尾聲,青年的聲音突然輕輕的響在男人耳邊......
    「............────。」
    是那首鈴聲裡唯一一句歌詞。
    吃了一驚,男人迅速的扒開布條,驚訝的望向笑得燦爛的青年。
    「你......」
    「如果你想問『為什麼』,我就贏了喔。」收下或許太過開朗的笑容,青年和緩的這麼說。
    男人頓了頓,嘆了口氣:「為什麼?」
    結果這麼一問居然不算是順了青年的意的樣子,青年又無奈又想笑。
    「音樂很美,」青年指向撥映完畢的螢幕。「不過音樂存在的理由也很美麗。」
    聽他這麼一說,男人臉上的不解逐漸化為淺淺的笑。
    搭上手的遙控器,有些溫暖。
    「再看一次吧。」這次不用布條了。
    於是,兩個人一起按下了Replay。

    明明只是打結局結果不小心打太多了orz
    其實我只是想畫男人吃驚的想知道青年說那句「台詞」的理由的樣子(被捅)
    有想過要不要打那句台詞打出來,可是...怎麼說,希望呈現「只有看過電影才會知道為什麼要在音樂尾聲加那句台詞」的感覺吧。
    很期待結局。XD

    啊不過寫完好挫折,這一個禮拜之內我老是想把布條的橋段改掉,可是心裡只要一喜歡上這個梗其他情節就想不出來了(哭)
    一想到自己才是有特殊癖好(?)的那一個就覺得好糟糕=口=|||

    回覆刪除
  13. 然後我想推8樓!(喂!)
    人家也想寫應景(不是這樣說的吧?!)的鬼故事!!!(被捅)

    回覆刪除
  14. 「這次的音樂……覺得怎麼樣?」偶爾,青年會這樣問。
    「嗯……」男人會先沉吟一下,然後認真的說出音樂給他的感覺。
    青年通常只是微笑聽著,偶爾發出贊同或反對。
    但有一天,他卻這樣問了:「那你不想知道,他背後是什麼樣的故事?」
    看著男人的眼神,閃爍著,濃黑的瞳孔中,有一絲難以描述的意味。
    男人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後歛下雙目。
    「我知道啊。」他雲淡風輕的道。
    「咦?」青年疑惑望著他。
    「音樂響起的時候,在我心裡,就有一段只屬於我的故事。」他輕輕禫著櫃台上不存在的灰塵,抬眼,他第一次如此直接的望進青年眼底,「我寧可自己想像音樂背後的故事,而非由電影來告訴我。」
    青年怔了半晌,雙眉一蹙:「這……只是理由。」
    即使沒有音樂這層關係,他還是不看電影。
    也還是……不願正視某些呼之欲出的東西。
    「是理由。」男人點頭道,「但道理一樣,電影是這樣,有些事也是這樣。」他對青年難得的露出笑容,「我喜歡猜測與想像。」
    居然被他反將了一軍……。青年心有不甘的想著。
    「不能跨越嗎,想像與現實?」他不甘心的追問。
    「想像比較有美感。」男人輕彈他的額頭,「你不覺得嗎?」
    「不想把想像變成現實嗎?」他還是不肯放棄。
    「變成了又怎麼樣?」男人淡淡笑著,「變成了,就有失去的一天。」
    青年垂下肩,抿抿唇,慢慢轉身走出出租店。
    「所以,我們兩個這樣比較好……」聲音,從身後飄至。
    「呃?」他情不自禁的回過身。
    「因為我不想失去……」男人低喃著,然後抬起頭,唇角微揚,「七夕情人節快樂。」
    青年一呆,然後,他緩緩露出笑容。
    他知道呢。知道他為什麼要今天問他這個問題。
    這樣……就好了。



    學姊,我討厭BL,可是同性戀我可以接受。主要是不要刻意。
    唉唉,我好想獵殺腐女啊。
    我不會寫這種東西啦〈炸〉!!!!

    回覆刪除
  15. 畫面停格,凝結在呼吸吐出的那一秒,鮮豔的數位影像被記憶假造成永遠,連帶一起,還有你說不出口的曾經。
    你將整個人陷進沙發中,閉上眼的同時,感覺到一隻手摸上你的肩頸,修長的、帶著繭的指頭輕輕滑動。
    叼著煙的男人靠著沙發坐在地板上,右手擱在你頸邊。
    「怎麼不看了?」他問。
    「就不想看了。」你說。
    男人笑了笑,從唇邊漫出一口白煙,乾燥的菸草氣息毫不客氣地入侵鼻腔,你微微皺眉,不太喜歡卻又莫名安心,你想,或許是因為你從前交往過的男人都沒有抽煙的習慣。
    你安靜地躺了一陣子,又突然、彷彿耐不住沈默似的主動開口:「我把DVD寄給他了。」
    「喔?」
    「…他退回來了。」
    「嗯…。」
    「完全沒有看過的樣子,連塑膠套都沒拆。」
    你感覺到覆蓋在動脈上的壓力變重了一點。
    「失望嗎?」他問。
    「也還好。」你說。
    對方伸長手,將星火碾熄在桌上的菸灰缸裡,轉過身將另一隻手也搭上你,形成擁抱的姿勢。
    你靠著他,想起你生命中曾有的茫然,或許,是為了這一刻。
    「其實我…、很惡劣的在期待,或許他看到了以後,會覺得後悔也不一定。」
    所以擅自更動了結局,將那一年夏天的離別抽離、用甜蜜包裝抱歉的話語,曾經的過往,在白紙黑字的印刷間似真似假,荒唐地由兩個陌生的模樣出演。
    「可是又在想,幸好,他沒有看……,幸好,他從來沒有看過、我給的任何一部電影。」
    你說著,坐起身來用力擁抱住男人,耳邊聽到溫柔的笑聲,他說著「果然還是我比較優秀吧。」的玩笑話。
    你突然就發現忍不住眼淚。
    大概你這麼多年來,等待的就是這一刻,為了能有一個人,陪你完全釋懷,讓你的曾經變成電影,讓那些沒有看的電影變成曾經。
    遺憾,是為了對應幸福。

    「一起把它看完吧」他說。
    「為什麼?」你問。

    「片尾曲是我寫的啊。」
    「直接快轉到後面啦。」
    「這樣就沒有整體感了!」
    「…看男朋友的初戀故事,你是不會吃一下醋喔!」
    「吃醋有個屁用,大編劇,寫都寫了,而且你那個根本只是沒有成功的暗戀好嗎。」
    「………。」
    「跟中年有家室的出租店老闆比起來,當然是帥氣的吉他手獲勝啊、幹你打我幹嘛!」
    「你去死啦!!!」


    可喜可賀的落幕。
    趕在最後一刻交上,不過抱歉被我變成鬧劇了…,而且原男主角完全被鬼隱。
    好啦我承認吉他手是我的私心XD
    嗯、拜託你不要看完就心情不好啊哈哈。
    情人節快樂!

    回覆刪除
  16. 有一天,男人發現鈴聲總和青年那幾天大力推薦的片子有關,但青年看的片量大,於是換的也快。
    有一天,男人發現他聽了同一個鈴聲好久好久,於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我改變方針了。青年笑了:先引起你的好奇心,或許比較能說服你看電影──就從這部片開始!
    男人看著青年遞過來的DVD盒,發現那不是店裡的片子,盒上還留有撕去標價的痕跡。


    仍然沒看,男人把那片子放在架上歸類,然後聽了一天又一天同樣的來電答鈴。
    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rêve c'est de 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chante c'est pour toi……同樣的女中音總是這樣唱著,男人不懂法文,但這不影響他喜歡這首歌。
    青年每次來都看見那部片放在架上,連盒蓋都沒開過,但這不影響他遊說男人看這電影,也不影響男人仍然不看電影。


    有一天,男人發現自己不看電影的原因,已經從單純的沒想到要看變成了幼稚的賭氣。
    有一天,男人發現青年已好一段日子沒出現,電話總是轉接語音信箱。
    有一天,男人不再打那支號碼。
    有一天,一個女孩拿起青年最後推薦的那部片來到櫃檯。


    男人有點訝異,那部片非常冷門,放在架上這麼久,除了他偶爾拿起來清灰塵外,幾乎從不移動。
    按慣例打開盒子,讓客人確認光碟沒有刮損,男人此時看見DVD上用麥克筆寫著簡短的一行字。
    「Je t'aime.」,即使不懂法文也看過聽過的一句話:我愛你。


    我朋友是拍電影的,幾個月前因為片場意外住院,昏迷了好久才脫險。女孩看著那行字,有點埋怨:他交代我一定要來這裡租這部片子,卻連店址都不說清楚……
    男人沒有回答,他把DVD放進電腦,快轉到青年用來做來電鈴聲的那首歌,看著翻譯的字幕,五味雜陳。
    反覆說了這麼久的一段話,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被聽見。


    男人拿起電話,撥出那個熟悉的號碼,聽見熟悉的女中音在唱著: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rêve c'est de toi. Mon amour, mon ami, quand je chante c'est pour toi……
    直到熟悉的聲音在耳際響起。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