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莫名地

我笑了。



余:「有人說女人出生的時候肚子上纏的不是臍帶。」
阿雞:「那是什麼?」
余:「電話線。」
阿雞:「夠了XD」

余:「啊可惡倍倍忘了還DV了!是用我的學生證借的耶!這樣搭公車回家很麻煩ˊˋ」
小危:「我的借你?」
余:「謝謝!」
小危:「……不過裡面現在是負十五元,你要自己儲值。」
余:「該死的XD」

瑞筠:「你們因為是第一次學女舞,所以學敎的人的風格動作這是很正常的。」
余:「啊可是秉慧都說『想像你自己是瑞筠就跳得好!』這樣耶。」
瑞筠:「就算她那樣說,你們看起來還是像一大群秉慧。」
阿金:「……那畫面聽起來很噁心。」

四歲的表妹謂余:「你不可以叫她(她媽媽)小阿姨啦!你要叫她『媽媽』!」
余:「她是我媽媽的妹妹,我本來就要叫她小阿姨!」
十五分鐘後。
表妹謂其母:「欸、小阿姨!」

余:「娘你有看到我網誌上阿雞的照片嗎?我女兒很可愛吧!」
娘:「頭髮為什麼是金色的!」

小危:「大家揪團去看午夜場的【孤兒怨】啦!」
余:「喔好啊,可是這樣我沒公車回家了,晚上要住哪?」
阿秀:「你可以住我宿舍啊!」
余:「聽起來蠻吸引人的。」
阿雞:「怎麼可以住男朋友的房間!」

因為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笑得很開心,笑到幾乎要流淚。
我彆扭歸彆扭、不坦白歸不坦白、不愛說實話歸不愛說實話,有的時候還是很直率的嘛。





1.









诶你表妹四歲了!!!(驚)


板主回覆:
是的!






伊比鴨鴨


2009-10-29 19:05:31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