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說得好像我可以選擇似的

小朋友好可愛,不管系上還是南友會的直屬都是,還有我女兒也是。
深切地體認到我就是會無可救藥地縱容某些人,然而雖然知道了還是沒有絲毫改進的意思。

然後你也知道,其實我想說的並不只是這些的。
如果每件事都可以用愛來合理化,這簡直就是迪士尼的動畫世界。
所以說你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我知道你們是關心我,所以我不介意你們兩個每小時輪番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再發燒有沒有再咳嗽什麼時候要再去看醫生……即使那樣很煩、真的很煩,有的時候我只是想好好睡個覺,彌補昨夜因為高燒提心吊膽失眠的疲勞,但就連這樣一點願望都可以被每個小時響起的鈴聲破壞掉──要怎樣才能讓你們理解我是十九歲不是九歲,有很多事我可以一個人料理好而不需要時時仰賴你們──我不喜歡這種監視似的查勤,一點也不喜歡。
爹說他以為我們不會吵架的,錯了,我們就是會吵,因為你總是理所當然地忽略我的想法,你真的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嗎?或許你其實是知道的,只是你太習慣告訴自己說那些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你是為我好的,所以你的所作所為都是理所當然而且正當的。做母親的有這種特權,因為不管怎樣我還是會原諒你,不管我再怎麼失望都一樣會原諒你,對、沒錯,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孩子不是父母的附屬品?我不該、也永遠不會以你們的意見為意見,我聽你們的話不是因為那些話是對的是真理,是因為我理解你們,有時甚至憐憫你們。
對,我知道這種情況下我不應該去看戲,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別人,可是你一定要用如此輕佻的口吻要我放棄嗎?你知不知道我期待這場戲多久?我在乎的不是一千多塊的票錢,是可以和很多好朋友一起去看一場好戲──你憑什麼可以說,要不然叫屏風在門口演給你看啊!我看你還沒進去就會被趕出來了吧!為什麼所有我重視的東西你都可以用這種漫不經心隨意帶過!生病已經很難過了不能去已經很難過了我不需要你再來火上加油!你又憑什麼可以說:怪你啊!誰叫你自己要生病!說的好像我可以自己選擇一樣、好像生病是我自己選的一樣!
然後你又憑什麼可以用那種隨便提起的口吻說:唉呀那你的朋友們有關心嗎?怎麼個關心法?又憑什麼可以那樣理所當然地說:叫那個誰誰誰給你送飯啊、叫誰誰誰幫你做什麼做什麼啊!不然朋友怎麼當的!?
我不懂,你所謂的「朋友」是這樣可以隨便利用的嗎?如果一個人在你生病的時候沒有關心沒有幫你忙就不算朋友嗎?是你太功利、還是太不了解我?我不在乎有沒有那些關心,發燒想睡的時候還要費神得體地應付那些電話和訊息很麻煩也很累,再說──如果你十九年來沒有注意到的話,我現在告訴你──我永遠寧可別人欠我人情而非我欠別人人情,因為我不在乎別人有沒有還我人情,可是會很在意自己有沒有報答對方。如果我自己可以處理好,那為什麼要麻煩別人?為什麼要因為我一個人去打亂大家已經安排好的行程與計畫?而如果你這麼在意我會傳染給戲院裡陌生的他人,為什麼換成是我的朋友你就無所謂!?
不要想試探誰,他們是我的朋友只因為我認為他們是,就這樣,而他們自己怎麼想的不重要,也不會影響到我,更與你無關。你說所謂正義,要看對方是不是真的需要他而定,我現在告訴你,愛也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