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天天落枕的日子

近況是脖子有點難轉動!
(這句話是完全的菜腹黏風格XD)



 




你耳朵長牛蛙嗎!?

這是這次回臺南,妹妹教我的罵人話,是他自己發明來形容別人耳背或聽不懂人話的。
覺得很可愛所以我把他放在狀態上。
老鼠說:為什麼是長牛蛙?!牛蛙明明就又大又滑又噁心,長老鼠比較好!毛毛的、小小的!
小池說:我覺得不管長什麼都很痛!

難道沒有人覺得重點應該是用這種話罵人誰聽得懂嗎?


我又忘了拍家照!

今天吃了家聚,吃很久、吃到我娘打電話來問:「回宿舍了嗎?」
「還沒耶!小危還在講話。」
叫他閉嘴XD!」

然後在餐廳關門前離開,倉促間我又忘了家照,唉,明明昨天才和アユカ(學妹)信誓旦旦地說今天一定要拍到的,結果兩個人都帶了相機卻兩個人都忘記拍,這是什麼記性!

回來之後跟學長璁董報告情況,不免又炫耀了一下學弟妹。
孟璁學長 說:
妳再這樣說
我會令你們下週就把大家聚弄出來XD

學伴聽到沒有XD!


沒有看的電影

最近旁觀了兩段感情的結束,兩個女主角說的話都讓人感觸很深。

她說,其實只要一句話,兩人就會在一起。
但是一直沒有等到那句話。
然後我突然想到我的情人節賀文,其實我一直覺得青年是在懲罰那個店長。因為他一直一直的付出,其實店長都是知道的、其實店長對他也不是沒有好感的,卻一直都沒有認真地看待。青年的認真,店長卻用了幼稚的遊戲心態回應,因為一種賭氣般的心情,堅持著就是不看、不去試著了解,其實他知道青年的堅持是不尋常的,卻不肯用同樣嚴肅的態度去回應。
我想青年一定是看穿了這點才選擇離開,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只是為了好玩,所以更不能容忍自己的真心被當作遊戲吧。沒有幾個人可以承受這樣長久的等待與猜測,所以他選擇由自己任性地結束這個故事。當某天店長發現機會曾經這麼接近,而自己卻不曾把握時,才會感到深深的遺憾──雖然兩人終究沒有在一起、或許日後店長還會再愛上其他的誰,可是他永遠不會忘記,曾經有這樣一個特別的青年、這樣一次深刻的錯過。
那樣對青年來說,也可以算是永遠地得到了所愛的人吧。
德珍說:「得不到的最美;看不見的,屬於永恆。」(《問花》)
宿營的時候見到幾次的情侶賭氣吵架,阿雞說就是因為還珍惜對方、還想在一起,所以才會吵的。小危在一旁說所以你看單身多好。
好像應該說,因為終究錯過、終究沒有在一起,所以也沒有機會去吵架、沒有機會為了歧見而分手。這樣一來,對方在心裡的形象永遠都是最喜歡他的時候,那種完美的樣子,不會破滅,不老、不死,所以才歷久彌新。──難怪,對很多人來說,誰也比不上逝去的愛人、單戀的對象。
所以課題好像是:要選擇永遠的美麗,或是也許短暫的幸福?

我想她會說不是的。
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兩者都經歷過,都痛過了。
然後她說她第一次看懂了《千江有水千江月》,真的假的,我只覺得我想把她曾經的他挫骨揚灰,我們那樣關心那樣愛護的一個女孩子,不是給他這樣糟蹋的。
為什麼這個故事給我一種別人家孩子死不完的感覺,有的事情有試用期,我覺得感情絕對不在那裡面,那是特定之債不是種類之債,沒有了就是沒有了。──但我覺得跟她曾經的他說這些他也不會懂,唸理工的或許知道實驗,但不知道不是事事可以實驗,也更不能明白這樣無法整理歸類的想法吧。

而我還是要說,就讓自己放個假吧!痛過哭過妳們畢竟不是非選他不可的。
能沒心沒肺卻快樂地過日子也是一種幸福。


系辦根本莫名其妙

我不懂刑總債總不能換班究竟保護到了什麼利益?林鏘的行政法加簽制度更是亂七八糟,憑什麼要幾乎全大二去更動好不容易排定的課表、去退掉辛辛苦苦加簽到的通識、體育、外文?一句「可以下學期/明年再修」說得輕鬆無比,哇喔那學生因為行政人員朝令夕改所付出的時間成本和心理負擔要誰來補償?每學期都要等群情激憤才說「是制度有問題」,然而又說不出是誰當初下了這種錯誤的決策,承諾「下學期改進」而我們永遠在等待下一個下學期,然後呢?

還有我不懂,如果一定要和系上必修選修衝堂才能加簽,這麼重視系上的課系上的權益,為什麼他系的人可以比本系生優先選到課?


月餅月餅月餅

今年家裡的月餅全都是娘親手做的,小小一顆可是真的很好吃,相信有分到的大家都會認同的。
不過親眼見到製作月餅的過程,我覺得它熱量真的很高!


稿債要淹過我的身高了!

10000 HIT賀文。
CWT23(還是24?反正是今年十二月那場)社團「六顆蘋果」販售物。
阿溪要我投稿聖功校友會刊。

啊啊我很笨啦不要叫我寫這些ˊˋ(逃避現實中)





1.









每天都告訴自己,下班回到家要打電話給你

問你,那天後來有沒有去看醫生?感冒好點沒?宿舍還要不要再搬?

但是,一回到家就累到不行,什麼都忘光光.......慘





小丫姨


2009-09-30 09:25:38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