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說真的我有點後悔

跟家裡說了我的部落格,有很多東西你就是不會想讓親人知道。
過去的四年多這裡是我在家庭之外的自己,可以不用顧忌弟妹的教育問題,有不爽的事直接罵髒話、開心的事用所有誇張的方式形容、難過的事情也可以放縱自己一邊寫一邊盡情地大哭……

以前我打網誌寫日記的時候從來不需要考慮這樣寫那樣寫會怎麼樣,我不需要掩飾我喜歡看BL的事、不需要掩飾我對於花痴的同學有多厭惡、對心理變態的導師有多鄙視……像這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可以寫得肆無忌憚,反正家裡沒有人看,不用擔心會有誰看見平時小心隱藏不讓他們見的那一面。

那就好像是,在時時扮演一個好孩子好學生的舞臺上,有一個中場休息的地方。

上大學之後把網誌留給家人,本來是希望藉此作為一個溝通的管道,但有的時候卻覺得我好像同時也放棄了什麼東西。

我希望在你們眼中的我總是好好的、快樂的,有很多事情太私人、太不屬於家庭,那好像不應該讓你們知道的。

人在生活中本來就分別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在學校、友情舞臺上的演出內容並不總是適合在親情的舞臺上照樣演出,硬是要這麼做的話,只能強迫某一方去勉強改變尺度。

我想要喘息的空間,但我知道就算這麼說,你們也不會因此就不再造訪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