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1日 星期三

DSCN2726.JPG
即使這樣我還是不信神。





一、責任


那天聽了阿迢和社團的一些恩恩怨怨,於是開始思考起我與社團的一些關係。
高中的時候我對社團是很投入的,校刊社對我來說,重要到我可以為了它、為了我身為一個副社長所堅持的社團路線,用各種方法和林怡君抗爭。儘管那時候我做了很多笨事、蠢事,對學妹來說可能也不是一個非常好的典範,但那段時光,我認為我的一切犧牲付出都值得。
然後對於大學的社團,我一開始就是南友會的一員,對臺南的驕傲與眷戀,還有南夜整整兩個月與金劇人們的相處,那像是在離家很遠很遠的地方有著另一個一模一樣的家鄉,這學期開始又有了很可愛的已經當了我五年學妹的聖功人們,好像又更溫馨了。那對我而言不是社團,是一個有歸屬的聚落。(雖然我這個組版版主超級不稱職的XD)
而系羽,一個也很歡樂很溫馨的大家庭,今年正式成為法學羽。仔細想想我一開始其實沒那麼喜歡打羽球,或說我根本不喜歡運動。但是因為初中時代某人很喜歡羽球很會打羽球,於是我開始去接觸。到高中這已經變成朋友們的一項傳統了吧,每天下課之後、晚自息之前就去克斌堂打球打一個小時,一邊亂打一邊扯淡,直到今日我都懷念那樣的日子。
我想我喜歡法羽是因為,很多時候它都給我那種感覺。雖然我是個練球會請假、醫體團從來不跟、球技「與新生無異」的大二社員,但我還是很喜歡它的溫馨感,因為那種溫馨感,我與我很差的球技仍然留在系羽。雖然有時我也覺得,會不會就是因為我這種沒什麼慾望的心態,才導致我的球技始終不求上進,可是有時又會覺得,為什麼在社團就一定要負擔變強或是奪冠的責任呢?因為我喜歡打球喜歡和大家一起待在場上、場邊的感覺,這樣不是也很好嗎?

二、脫線

這是個男性朋友們不太該看的故事。(雖然你們好像都已經知道了,以策安全我們還是白字處理。身份證第一個數字是1的就不要反白了XD)
話說從頭,正說到貧道目前為宿舍候補而寓居大一女舍,這處所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然則只有一項不美,你道怎地?原來因它地狹人稠,故而每房每人皆僅一桌一櫃一床,卻每隔幾房再闢一處,以為那沐浴方便、洗曬晾掛之所。如今且不提旁的,這一切故事,便都自那曬衣場上來。此時無事,且說來給各位解頤醒眼。
且說那曬衣處,竟也似這宿舍一般,地小衣多,又是個「半有遮蔽半露天」之所,正所謂:風強衣常落,雨大袴半濕。雖不中意,然也只得將就之罷矣。
那日敝人又前去收衣,只見一熟悉胸衣高掛架上,竟不是前日貧道晾掛所在。心內一盤算:想必又是那夜間風大、晾掛不牢,以致夾掉衣落,可喜某位仁人志士、女中豪傑重又將其掛上,可見人間處處溫情,古人誠不吾欺也哉!遂滿心感激,收衣回房。
過七日,貧道收整衣箱之時,赫見數衫因洗曬日久,領口鬆落,然為惜物愛物,遂將一胸衣改為綁帶式,以全此數衫舊衣之功。
越明日,大一女版出一榜文,求其遺失胸衣一件,還請速還云云。貧道見而笑之,以其所述胸衣形狀,大似己之所有,乃樂,以為眼光不錯,大有天涯知音之感。遂又見此胸衣,乃大驚!此前家母僅購此款胸衣二件,何以櫃中有三?乃恍然所失者即在此哉。貧道深愧盲目蠢昧,遂去信一封,略述此中情由,並期諒解云云,不待細說。
又一日,貧道伏案,振筆疾書,忽有室友拍肩,問何事,曰:「汝日昨所拾之胸衣乃余之所有也!」貧道一驚,果前其案上一信,箋方摺兮墨未乾,豈不是貧道親筆!至此乃明古諺云:「人生何處不相逢」,良有以也,此塵世之小,不可等閒觀之,不知無奇小事,未嘗不生出多少事來,至於其所遺胸衣,竟正為貧道改而為綁帶者,此是後話,暫按下不表。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三、取捨

人真的是欲望的動物,尤其生活圈就在繁華的公館夜市旁,胭脂盆地十丈軟紅,想要的東西不知不覺就很多、很多……
冬天的衣服。(已經買了)
圍巾。(買了)
淺色長褲。
大衣或風衣。
厚底長靴。
耳機。
襯衫。
貝雷帽或紳士帽。
筆記本。
繪圖板。
CD和DVD。
很多漫畫。
很多很多書。
耳骨夾。(阿秀你說要一起去打耳洞是認真的還開玩笑啊ˊˋ)
橘子。
木屐。
唐裝。

然後,認真地一項項列表之後就發現,其實有很多東西我其實是不那麼需要的。
於是我又可以繼續過得很好even though without them.

四、必修

也許對某些人而言是選修啦。

少年A以為他早已經辦好了停修手續,卻在教授時不時抱怨沒有學生來上課時赫然發現,其實他的手續一直沒有完成。少年A猶豫著要不要回去把課上完,卻又有點害怕翹了這麼多堂課,也許教授根本就想把他死當了。
少年B同時修了同一個教授的兩門課,兩堂他都很喜歡。但教授針對其中一門對他說:「同學我覺得你不適合修這門課,你要不要考慮停修?」少年B還是很想修完那門課,賭PASS的機率,但又怕教授會因為這樣就不讓他修另一門課了。
少年C修了一個莫測高深的教授的課,他一直不曉得自己的表現究竟如何、會不會被當掉。少年C有點希望教授直接挑明了說要不要讓他過,他覺得要停修的話是越早越好。
少年D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去加簽一個很熱門的教授的課,儘管那堂課很難簽到,而且已經有沒簽到課、還被教授討厭的同學殷鑒不遠了,但他還是挺猶豫的。可是少年D又怕自己的程度不夠、聽不懂那門課。不過,其實那個教授今年根本沒有要開課。
少女E正在修一個教授的課,每天都開開心心地上課寫作業交報告考試,但她有時會懷疑那個教授根本就怪怪的。(或者其實少女E自己也怪怪的?)
少女F曾經想簽一個教授的課,教授拒絕了。不久教授改變心意讓她簽到那堂課,期中考卻給她不及格。少女F本來想要放棄了,辦停修手續時,教授卻告訴她,他覺得她期末考很有希望PASS,於是少女F又繼續修下去,在期末考時被五十九分死當掉了。
少年G說:「啊幹我一堂必修必帶都沒選到!」但其實少年G根本也懶得修課。
少年J說:「搞什麼、我躺著也中槍!」一槍一槍又一槍。

俺娘說,考試考差了就去買你喜歡吃的東西吃吧!心情低落的時候,至少給自己一個快樂的理由。
少年B聽了之後,開始考慮要不要和少年A與少年C一起去吃蛋糕。

看得懂我在寫什麼、寫誰的人真的是很厲害。

五、課業

有時候覺得,讀書會存在的目的,除了讓你可以只讀一兩科,卻快速復習到其他科目的重點之外,其實更大的功能是:因為肩負著的那一兩科,對其他人是有責任的,所以比起自己一個人唸書的縱容自己,背著其他人的成績壓力會更兢兢業業,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行政法
雖然蔡綠上課泰半的時間都在怪力亂神講古道今,鳴槍則是很快速很紮實地上著課,我卻比較喜歡蔡綠,至少他的態度是很平易近人的。我得承認鳴槍上得比蔡綠好很多,但他的課總是會讓我気持ち不太好──搞什麼,明明就是徹頭徹尾的北部人,憑什麼對南部的事情說三道四啊!高捷沒有人要搭?啊咧你是有去過高雄喔!臺南縣市沒有合併升格很可惜?身為一個行政法老師卻不知道臺南已經通過升格案也是蠻可悲的啦!──因為他太愛不懂裝懂,弄得每堂課都很有戰南北的味道。

民法債編各論
學姊偷偷說老師臉上的痣像麥克風。五木上課是很有趣,很多觀念在他解釋之後我也覺得有清楚很多,但是課程進度真的是太慢了啦!開學五週才講到買賣契約中出賣人的瑕疵擔保責任,期末考前我們上得到贈與契約嗎……(哀傷)

德文
簡潔還是一個很棒的老師,我真的覺得很幸運是她敎我德文!不過上次小考的成績可以再更進步一點就是了:)

紅樓夢
歐麗娟很帥、非常帥,上過她的課真的會覺得那些所謂紅學大家的說法都是妖言惑眾,論述很清楚、舉證很有利、立場很明確、談吐很幽默、教室很多人的一個老師。
PS這堂課是法律系聚會XD

日文
藤井老師是個很有趣很有趣的老先生,每堂課都會放日本的歡樂影片幫大家提振精神(@56這種時段真的是又餓又睏又無力,尤其前面一堂課還是債各的時候……)
然後我要奮發向上洗雪上學期日文考很爛的恥辱!(握拳)

民法債編總論(二)
朱柏當年號稱「朱大刀」,一堂課九十幾個學生,學期末被他當掉的有七十幾個!但聽說這幾年隨著年紀變得溫和許多。不管是不是大刀,朱柏的外表就是個兩鬢如霜的老先生,上課時除了一本小六法從來不需要別的,鐘聲一打他就自在地找個地方坐下,攤開小六法滔滔不絕兩節課,所有法條理論案例判決都在他腦海裡,姿態自有無限瀟灑。

刑法總則(二)
我真的很喜歡車神,還有他的二階段理論(看完他的書就會覺得通說即邪說了)。每個禮拜五早上四堂刑總雖然很累人,可是聽他上課是件很棒的事,雖然他喜歡舉很靠北的例子XD而且老師是個性情中人,上禮拜憶母泛淚感動了好多人喔。

國際公法
林北。你媽媽比較好。是什麼三個小朋友當然四個小朋友比較好啊。我們臺南人喔。天氣這麼好我比你們還不想上課。所以要翹課就翹吧我不會拿你們怎麼樣的。伊一個怨全村全村怨伊一個。神聖羅馬帝國不神聖不羅馬不帝國這是當年的笑話。自由中國不自由不中國這是當代的笑話。阿共仔喔阿中仔喔。
老師和他背後的黑板真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最佳典範。
不過我喜歡:)

六、主線

那一晚的傅鐘。

本來出門是要買晚餐談正事的,但我好像忘了我們只要湊在一起就會不斷跑題。
於是──
‧〈論謝阿金沒有女朋友之可能原因〉。
‧農村少年愛上來村子裡拍電影的女明星,但女明星嫁給有錢小開,傷心的農村少年最後發現他的真愛其實是對門有著油光水滑大辮子與漆黑明亮雙眼的大姑娘。(真實故事)
‧哈利載著說說可以類推適用李慈載著柯柯。
‧當天債各課程複習。
‧打蚊子的最佳方法。
‧當天行政法課程複習。
‧是不是以後《詐欺獵人》應該改追日文版?
‧練拍手功的歐巴桑好像很喜歡傅鐘。
‧微憂青春日記。
‧為什麼我家會有金石堂卡?
‧你家。
‧我家。
‧我不會生氣一如你不會哭。
‧《本事》,一本從頭到尾都在騙人的書。
‧我要找五十個人幫我寫序。(本書作者為國寶級白目。)
‧你的高中好友都閃了。
‧我的高中好友都沒閃。
‧想帶學妹走一次假案路線。
‧竹林真的很陰。
‧學校晚上有點涼了。
‧我女兒好正好可愛。(打滾)可以不要嫁女兒嗎?
‧歐趴糖要送什麼?(學弟妹收到會哭的喔!)
‧小野妹子到唐國其實是因為天皇想拆散他和聖德太子,於是下了:「有辦法回來我才把我兒子嫁給你!」的命令。

回到主線好難。
而,主線本身,更難。
至於,離開主線,我很希望可以不要去想它。


 





1.



 







少年C其實也修了教授(我們且稱之為C教授)兩門課,至少他可以確定另一門的期末分數不會太差XD,因為C教授給的評價還滿不錯:)。



想修D教授(按照同樣規則)的課的學生,大部份都怪怪的。此外,那位教授還開了另一門課:變態心理學。D教授以其豐富的田野調查經驗,稱霸變態心理學術
界。



板主回覆:
少年B很希望他另一堂課可以嗨啪
的,不然他就真的只能停修了。



我覺得你暗示的超級明顯。

還有這種說法少年D會哭的吧XD

(啊不、應該是少年J先哭XD)







 黃小危


2009-10-21 23:31:30 留言 |







2.








看了之後還是一頭霧水,跟沒看有什麼差別?


板主回覆:
是天份問題!






 


2009-10-23 21:04:49 留言 |







3.








麻煩請把河蟹掉幾個關鍵字,畢竟這是個小圈子。

讓來的人知道是哪個學校或者哪個社團就好,同時都知道的話,是會引來好事之人的。








2009-10-28 08:24:47 留言 |







4.








學姊......妳不覺得你稍狠了些嗎?

我哪知道你是少女幾啊....

還說我沒天份〈嘀咕〉








2009-10-28 18:53:48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