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0日 星期六

關於同性戀的幾個問題

這學期修了一門通識,作業包括每週到課程網的討論區去發表一篇文章,所以之後大概每個禮拜都會有一篇這種故做正經的文章吧。
我得承認,其實我PO到網誌上來,主要是因為天空網誌有文章的自動暫存功能ˊˋ(昨晚在課程網辛辛苦苦打了一篇,竟然因為「登入時間過久」這種原因整篇沒了!)





先天還是後天?

同組的同學好像有很多人支持後天形成說,但其實我一直都比較傾向性向是先天形成的,只是有可能受到後天環境的影響。討論課時我提過一個說法:假設性向是由先天形成,控制性向的基因分成偏異性戀與偏同性戀兩種,偏同性戀的是隱性,然後整個遺傳方式是像膚色那種的多基因遺傳,當偏異性戀的基因多於偏同性戀的基因時,子代會是異性戀,反之會是同性戀,而若兩種基因差不多則會是雙性戀。這是基本的情況,但就像有些性狀的顯現需要外在環境因子(註)的激發,而有些環境因素也會造成基因突變一樣,有可能一個人的基因型是異性戀,但因為外在環境因子的關係,行為上呈現出來是同性戀,或是相反的情況。
但以上的內容畢竟只是一種揣測,身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文組人,我對於生物學的了解只有高中二年級的程度,以上的揣度不用說也有很多漏洞可以挑,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請大家不用介意,就毫不客氣地挑毛病吧!
註:這裡的「環境因子/素」指的是身體會曝露在其中的電磁波、輻射、化學物質……等事物,與後文提到後天說時的「環境的影響」不同,後者所指的是生長環境、人生境遇等因素。因為我詞彙貧乏,特此說明。

後天說與社會觀感等問題

我無法接受後天說的另一個重要理由,同時也是主要的理由,是因為我認為後天說不但無法說服我,還容易對同/雙性戀族群造成偏頗甚至負面形象。由同學舉的例子「失婚婦女由於女同性戀者的關懷安慰而和她在一起」、「身處於異性多同性少的環境,因此行為變得像異性」、「長期處在缺乏異性的環境造成選擇對象的轉變」、「曾經被男性強暴過才變成同性戀」……關於這些例子,我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反問──曾被異性傷害過的人之所以轉向同性,是真的改變性向,抑或因為當時給予他/她安慰的人是同性,甚至他/她其實本來就是同性戀呢?(和異性結婚並不代表沒有同/雙性戀傾向)又若因為四週多半是異性而被「同化」,那麼同/異性戀者作為少數,長期處在多數的異性戀者中,為何沒有被同化?長期處在缺乏異性的環境中,造成選擇對象的轉變,這是同性戀性向,還是只有同性戀行為(所謂的「假性同性戀」)?也許有些人是因為過去某些創傷造成同/雙性戀的傾向,但也有很多同/雙性戀者的成長過程和你我一樣普通,他們的性取向又要如何解釋?……
在另一方面,我認為「性向是可以經由後天環境造就的」這種說法,首先其實很容易造成社會大眾認為「因為性向是後天形成的,所以同/雙性戀是可以經由『矯正』改變成異性戀的」,以致於原本就是少數的同/雙性戀者,他們對於愛情的選擇、對性的自主……這些權利都更加地不被尊重。「性取向是無法經由後天的『治療』改變的」這種論點,使得許多同/雙性戀者及其親友必須去面對他們性取向不同於常人所帶來的衝突與困擾,而非以「去看醫生,讓他把你變回『正常人』」來逃避或是反對。這個論點一旦遭到挑戰,是否會造成性取向少數等同於「疾病患者」以致可以「經由治療回歸正常」,像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公羊一樣,或甚至使得同/雙性戀團體長期以來爭取權利的運動受到挑戰、好不容易得到的待遇與對話因此受到損害呢?
再者,後天說的某些「可能成因」,往往會使得同/雙性戀者的親友──尤其是父母──受到傷害。在閱讀相關書籍的過程中,我看見很多同志的父母提到,在知道孩子的性取向之後會不由得開始檢討「我們做了什麼,才『害』孩子變成同性戀?」像是「是不是我這個媽媽太嚴格,兒子才對女孩沒興趣?」「爸爸是不是曾經對女兒做了什麼,才讓她排斥男性?」「我們是不是不該讓她/他去讀女校/男校?」「是不是孩子對父母有不滿,為了抗議才變同/雙性戀?」……諸如此類的問題讓我覺得,知道自己/孩子的性取向異於常人,對當事人而言已經是很大的壓力來源,如果完全後天說會造成這樣的問題甚至是二度傷害,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咬定「性取向無法經由後天改變」要來得好一點。

成因真的這麼重要?

同/雙/異性戀的問題,除了成因究竟是先天或後天、是否能經由任何方式改變之外,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要認識到,這不僅只是一場辯論比賽、一個實驗,而是確切實在地關係到許多活生生的「人」。相較於用研究者的眼光看待他們,討論究竟為什麼會造成他們與大多數人的不同,我們是不是更應該思考: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對待各種性取向的人?而他們又想要怎樣的對待?各種各樣的性/性別/性取向之間,應該如何找出一種或多種方式相處?我相信這是遠比先天說後天說先後天混合說還要來得更加重要的。

附錄:神話的說法?


在很久以前,人類並不像現在這樣只有男女兩性,而是還有一種兼具男女兩性的「男女性」,這是因為那時候的人類擁有兩顆頭、兩張臉、兩具軀幹、四手四足……就像是把兩個現在的人背對著背貼在一起那樣。因為這種特殊的身體構造,所以他們的力氣非常大,甚至還曾經試圖反抗天神。為此天神們感到很困擾,思索著要找出一個解決的辦法來。在經過了很長很長時間的討論之後,祂們終於做出了決議,那就是把人類從中間縱剖開來,讓他們剩下一顆頭、一具軀幹、兩手、兩足……同時又把他們的頭轉過來面對自己被切的那一面,好時時反省。而切口則縫合起來,成為我們今天的肚子,縫合處的傷疤就成了肚臍。人類被分成兩半之後,無不思念著自己從前的另一半,於是他們開始尋找對方,以使彼此重新變得完整,這就是最早的愛情和婚姻。
(節錄整理自《西洋神話全集》,星光出版社。)

參考資料

→網路:
PTT GAY板(甲板)
→專論:
《親愛的爸媽,我是同志》,臺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心靈工坊
《校園現場‧性別觀察》,蘇芊玲、蕭昭君,女書文化
《同性戀二書》(《我的兒子是同性戀》&《韓森的愛滋歲月》),Robb Forman Dew,新自然主義
《中國人的同性戀》,莊慧秋 等,張老師文化
《皮繩愉虐邦》,皮繩愉虐邦,性林》
→電影:
【自由大道】
【費城】
【斷背山】
【藍色大門】
【盛夏光年】

【鳥籠】
→小說:
《孽子》,白先勇,允晨文化
《逆女》,杜修蘭,皇冠
《在我墳上起舞》,艾登‧錢伯斯,小知堂
《藍色大門》,易智言&楊雅喆,新雨
《寂寞的十七歲》,白先勇,允晨文化
《臺北人》,白先勇,爾雅
《童女之舞》,曹麗娟,大田
《盛夏光年》,陳正道&王紀堯,春天
《斷背山:懷俄明州故事集》,安妮‧普露,時報出版
《鳥籠》,羅伯‧羅迪,國際村文庫

《人類不宜飛行》,成英姝,聯合文學

寫完深深覺得自己看的書還不夠多,很怕有闕漏或是謬誤的部份,再加上這話題真的很敏感,如果對內容有什麼建議,或是我行文有所冒犯,都煩請不吝提出。
非常感謝大家看到這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