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最遙遠的距離.jpg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 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距離 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如果說【海角七號】是由七封送不出的信開始,那麼【最遙遠的距離】就是由一連串送錯人的錄音帶開始的。不同的是,【海角七號】一直都沒有放棄希望;【最遙遠的距離】卻由始至終帶著深深的絕望。


錄音師小湯與交往五年的女友雅筑分手,整個生活完全失序,每天渾渾噩噩地過著,一天又一天,好像活著又好像其實什麼也沒有。
上班族小雲與已婚上司的婚外情帶來煩躁與抑鬱,他同時具備著的殘酷與溫柔、冷漠與熱情,讓她獨處時茫然失措又藉酒消愁,然而見了面卻又放不下、分不開。


心理醫師阿才與妻子感情不睦,雖然分居卻還沒離婚的妻子交了新男友,而他的日子則在召妓與撘訕漂亮女孩之間空虛地度過。
三段絕望的感情、三個沒有出口的生命。


從小湯前往臺東錄製「福爾摩沙之音」,一卷卷寄回臺北給雅筑,同時阿才離開工作踏上尋找嫁到臺東的舊情人的路開始,那樣深刻的絕望開始為它自己尋找一個出口。


環島 224.jpg


對小湯來說,一卷卷地錄下臺灣最美的聲音,是為了完成他與雅筑曾經的約定「要一起走遍臺灣,錄下最美的聲音!」是為了提醒雅筑,他們曾經有過多麼美好的一段時光、是為了挽回她的心。但我覺得,這麼做與其說是為了失去的愛人,還不如說是為了小湯自己──他一邊尋找每個地方「最有特色的聲音」,一邊錄著音一邊對麥克風說出想對雅筑說的話。那其實更像是在回憶過去的五年,一起去過哪裡、想要一起去哪裡,他是在整理自己紊亂的思緒與感情,在遠離塵囂的地方,一點一點回到常軌。


他想要藉由挽回雅筑、藉由她的改變心意來拯救自己,然而最終,除了自己沒有人可以做得到這點。阿才在旅館房裡聽完他悲傷的回憶後對他說:「現在你是雅筑,我是你。」在擬身為她的過程中他才發現雅筑對自己的關心與擔心,才終於看見重新振作的力量。
小湯是把自己深深珍惜、難以忘懷的愛情與隨之而來的悲傷,化成聲音收藏進錄音帶裡。


但是小湯的錄音帶卻沒有送到雅筑手上,她早已搬離那間公寓,新的房客小雲陷在無解的三角關係裡。我覺得小雲對於愛上這樣一個男人的自己其實是又氣又無奈的,她想要他的關心和愛,卻又因為自己的身分而不敢要求太多、為了維持這段關係委曲求全,以至於即使剛剛做完愛,剛剛還有那樣親密關係的男人接起電話,甜言蜜語哄著妻子,她只能聽著、聽著,放任自己的身體無力地沿著牆面滑下、放任自己借酒澆愁……


DSCN2448.JPG


故事的前半,小雲的眼經常是無神地渙散地,像是找不到目標那樣。直到她收到小湯寄來的錄音帶,開始無時無刻地聽、無時無刻地期待下一卷錄音帶的到來,那時她才有了可以專注期待的東西。因為一念之間的決定,前往臺東追尋錄音人的路程,她更是專心一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並且認真地追尋。


然而我卻覺得,小雲的臺東之行,與其說是為了尋找錄音的人;還不如說是給自己一個理由逃避漫無目的又茫然無出口的人生,就像她總是藉由戴上耳機、藉由福爾摩沙之音來逃避單調而令人煩厭的現實生活一樣。一開始她或許藉著追尋錄音帶中的聲音足跡得到了放鬆與休息;但日子一久,首先不說錢的現實壓力馬上浮現,一個人的旅程也讓小雲被迫去檢視自己的內心:到底自己的愛情、自己不顧一切的這趟出走,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就像身在魚市場時那樣,耳中聽著福爾摩沙之音的嘈雜聲響,一睜開眼卻是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那樣地虛幻、那樣地寂寞?


DSCN2629.JPG


走了那麼遠、那麼久,她卻發現自己還是想見到那個已婚男人,就像其它的許許多多時候一樣。


而他仍然不在,仍然不屬於她,也像其它的許許多多時刻一樣。


阿才是個很古怪的精神科醫師,他似乎無論到哪裡、做什麼都不忘本業,他嫖妓時玩了一手戲劇治療、旅行在外又玩了一次。他的洞悉人性、他的精準,有時候簡直接近殘忍,由診間裡對女病患的心理分析、對她因丈夫外遇而生的情緒描寫可見一斑。然而或許正是這樣赤裸裸不留餘地的一針見血,他讓人痛到極點,卻也因而有最深的領悟。也許,真的非大破無以大立。


但是阿才幫這麼多人走出來,也許並不是他的本意,也許他只是因為自己也陷在複雜而病態的婚姻關係裡,藉著挖掘他人的傷痛來傷害自己、來提醒自己的不幸福。但他卻又放縱自己搭訕女孩、援助交際,用短暫的快樂來滿足自己,卻又像是做給妻子看的。明明就是精神科醫師,他卻幫不了自己。


我覺得阿才某種意識裡是想要博得妻子的關心的,無論是深夜去按她住所門鈴,或是刻意地放縱自己。甚至一句話不說就跑到臺東去尋找舊情人,一方面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讓她重新關切自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與妻子長期的感情不睦、彼此忽視,讓他想要尋找一個或許可以救自己離開困境的人。但是,想藉著外界的力量尋找出路,就像舊情人消失的地址一樣是不存在的、像他最終穿著潛水衣卻只是在濱海公路上坐著划水的動作前進一樣是沒有意義的。


阿才總是在幫助別人、在救別人,卻一直救不了自己。──也許,他其實也並不想得救吧。


DSCN2765.JPG


我覺得,「聲音」以這部電影而言是個很棒的題材,看著小雲戴上耳機,背景的配樂馬上就轉換過來,明明影像是夜晚的城市窗口、是繁忙的辦公室,耳中卻聽到海浪拍打岩岸、風吹過防風林的聲音、火車「清鏘清鏘」走過鐵軌的聲音、部落的老人與孩子與世無爭的說笑聲……由那樣的違和與反差,當小雲閉上眼傾聽時,是怎樣的感覺,我好像也能感受得到了。


另一處令人感受深刻的,是小湯走遍臺東,由海邊到森林、由城鎮到稻田,一處處地尋找動人的聲音,只為了深愛的女人。為了想讓她也聽見,他是那樣地用心。而小雲來到臺東,追尋錄音帶中的聲音時,她也看見了擁有那些聲音的美麗風景,然而想要分享的人、希望他理解的人卻不在身邊、永遠不會明白她的思念。──有的時候我們不也是這樣嗎?看見了美麗的風景、聽見動人的聲音、一本書中的一段話、電影中一個感動人心的橋段……有太多太多的時候我們想要分享,身在人群中卻無一人可理解;而能懂的人、希望他也看到聽到感受得到的人卻不在身邊。


那是多麼寂寞的一件事。


所以人才要拍照、才要錄音錄影做筆記,因為寂寞,是那麼樣地可怕、那麼樣地,令人絕望。


從開始的二十分鐘後就壓抑得令人落淚;而結束之後,我想,最遙遠的距離是阿才與夢夢翻雲覆雨,卻其實是陌生人;是小湯向麥克風說著給臺北的雅筑的綿綿情話宛若枕畔細語;是小雲邊借酒澆愁邊聽著一窗之隔的男人對妻子聲聲說著「我愛你」;是阿才深夜要求在妻子住所過夜被拒,擡頭看見她與她新的男人拉上窗簾的身影;是小湯終於明白雅筑的心,卻同時明白兩人再也不會在一起;是小雲在辦公室裡看見男人,明明有如此親密的關係在此刻卻是如此陌生……是最後的最後、最南端的海濱,小雲終於追上小湯,同時站在岸邊看海,因為福爾摩沙之音而走到一起的兩人卻互不知情。是距離如此接近的他們各自思索著自己茫茫的未來,而觀眾終於領悟到他們事實上是無關的兩個人。


是在人生的長長旅程上,今、会いたい、でも君がいません。




片尾曲:【最最遙遠的路】,胡德夫







因為最近有去臺東玩,所以心得就不放劇照,改放我自己拍的照片了。


1 則留言:

  1. 我也好喜歡這部
    看你寫的我又想哭了
    結尾的畫面我倒覺得滿有希望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