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印記

生命中人來人往,但總是會留下一點難以磨滅的什麼。



禮拜一為了畫通訊錄的封面而跑去買了好幾隻中性筆,是深淺不一的綠色和紫色。挑筆的時候站在筆架前猶豫了很久,因為顏色太多而不知該選哪隻好。──以前總是買固定的顏色,固定是那個綠、固定是那個紫,習慣了於是從來沒有想過要換。

到了必需買一個新的顏色時,才赫然想到:為什麼我一開始是用這個顏色?

因為很久很久之前,她是用這個顏色。

所以才很不喜歡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也才討厭自己記性這麼好,好的壞的都記得。

我不想要一再地被提醒,儘管有些事情已經過了很久很久、相關的人也都走遠了,留下來的習慣卻還是一直被我執行著,從用什麼樣的筆、到打怎樣的球。

同樣的事情是有很多時候我明明討厭某些人,但卻又偏偏在自己身上發現那些相類似的特質──因為相處的時間、因為太討厭那些特質所以變得好像在暗示自己、甚至因為自己本來就有那些特質,所以才討厭人家──不管原因為何就是很不喜歡這種情況,像是我真的打從骨子裡痛恨林怡君,可是事實上我的龜毛任性自以為是簡直和他一模一樣,諸如此類的情況其實很惱人。


但是說要改變,我卻只是不斷不斷地挖出新的關連,證實我們之間有多像。

就如同我至今仍揮之不去的她的陰影一樣。


偶爾出現的碎碎念。其實已經沒事了,但想想,如果是因為自己有某些缺點而討厭有同樣缺點的別人,那真的是不太好的行為。

認知到了就要改才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