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9日 星期六

我要轉去成大!(哭)

臺北這是什麼鬼天氣!冷到不想打字,也許現在我的動脈血流速像靜脈而靜脈血根本就停了也說不定。
短短地說一點事情就好。

一、女人的下半身是不怕冷的!
禮拜二的紅樓夢,上課中氣溫驟降。
則則:「還好我穿了高領ˊˇˋ」
余:「可是下半身穿短裙不冷嗎?」
阿金:「會嗎?她不是有穿絲襪?」
則則:「當然會冷啊!絲襪就像是把紗窗綁在腿上哪會有用啊XD」

二、給妳的
《藍色大門》說:「當多年以後,我們各自帶著老公、小孩聚在一起,在那個下午茶時光,誰會記得那段吵架的過往?」遺忘很慈悲、很美好,但是殘忍。
不想在乎的就不要在乎了吧,不是妳的錯,所以過自己的生活吧,何必為一個笨蛋苦惱煩心。

三、給你的
(雖然我不知道你還會不會看我日記)
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啊?不是我們不說,是你不肯聽。
不要怪誰直到最後之後才肯說出自己的想法,怪你自己為什麼在他之前想說的時候,總是急著開口駁倒他。
男性的心智年齡普遍而言發展得比女性晚,我覺得這是種悲哀。它使得有些人永遠顯得幼稚晚熟、永遠在來不及。

四、不約而同是種默契XD
昨天和秉慧約了早上要跟她借鍋子煮湯圓,卻很糟糕地睡過頭了
驚嚇地跳下床準備打電話過去道歉,卻發現有封不久前傳來的簡訊:「因為感冒藥的藥效太強我睡過頭了」,於是啞然。
雖然說這是不知所以然的默契並且造成了好結果,但睡過頭這種事還是不要比較好XD

五、晚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