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For the way I live








答應了要給莫君看的MV。





○你要知道我從來就不信尊師重道

不管你有多希望我相信都一樣的。
我想我已經說過非常多次,父母都是教職並沒有讓我因此比較尊重那些為人師表的人,當認識的人裡面有很高的比例都在教育界,「老師」就不再是個了不起的行業,而只是眾多職業的其中一種罷了。我可能會尊敬我的某些老師,但是那不是因為他們是「老師」的這個身份,而是因為他們的為人處事有值得敬佩的地方。
上次回家差點因為這種事情翻臉。(是的,不管有沒有被看出來。)
對我來說,要求我、要求做學生的去尊敬每一個站在講臺上的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個教師教得很好,不用人家要求,學生就會去尊重他,敎得不好,再怎麼要求都沒有用,充其量你得到學生表面上的唯唯諾諾,背後卻是恨你的。
再者,要我尊重老師,這個要求的正當性何在?因為他教得很好嗎?因為他很會做人?因為他畢竟也是努力的很久才到現在這個位子的?因為他研究做得很好?
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
所謂「老師」、「教授」,文義解釋就是要「教學」的,如果敎得不好,其它方面再成功都沒有用,就像是消費券如果無法達到它預期的效果──提振經濟──那就算它帶來逮捕到在逃的犯人的附加效果也沒有用。不要再說什麼「教授的工作不是教學、是研究」的鬼話了,想想那些口口聲聲說要「研究」的教授們,他們真正穩定的收入來源是什麼?不是這份教職嗎?好吧、我知道有些人的其它雜項收入遠高於教職,但能因此就賦予他們一個上課上得很混很爛的理由嗎?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因為打工的工作不是我的正職,所以要怎麼混都可以?這說得通嗎?
所以我才很反對大學教授不用修教育學程──拜託、你看看那些敎國小、國中、高中的所謂老師們,他們有修過教育學程都可以把課上得如此「精采」了,你寄望一個從來不知「教學」為何物的人,能知道要如何做好教學這件事?對、的確有教授敎得非常棒,但那是少數、是學生的運氣,而我們應該把這個國家的菁英教育寄託在運氣上?更不要說大學、研究所的課程比起國高中不知難了多少,為什麼越艱澀的課程反而要讓越不懂教學的人來傳授?這道理何在?(喔請不要再說「學習是學生自己的事,你們本來就該自動自發學習啊!」如果自主學習就能完全學好,那大學教育究竟做了什麼?為什麼還要發薪水給教授?)
然後更可笑的是「因為教授/老師要做到今天的位子,是經過很長久的努力的,所以你們應該要尊敬他啊!」那為什麼學生辛辛苦苦唸書卻被當沒有人關心?這兩件事不是一樣的嗎?首先,努力沒有錯,但不是每個人都努力,你不能因為部分人很努力、你自己很努力,就認為所有人都一樣努力,這是不合理的;第二,就算再怎麼努力,如果努力錯方向、努力的方法不對,那花再多力氣也只會得到一個錯誤的結果,這不是同情可以抹滅的事實。一個教授很努力才當到教授,卻敎淂很爛,那我充其量只會同情他,卻絕對不會尊敬他。
這件事是我一直以來都堅持的,我也不懂為什麼有人就是堅持要我們尊師重道敬老尊長,很奇怪呢,一個人什麼都沒做卻能得到敬重,這不是件很弔詭的事嗎?又或者明明是個爛人,卻因為他是老師、是長輩,就要我們對他卑躬屈膝,那我們尊的是什麼敬的又是什麼?不是他們的頭銜、年紀嗎?多可笑,小時大人耳提面命敎我們不能做一個虛偽的人,長大後卻又千方百計讓我們成為虛偽的人。
小孩子都看見了,為什麼所謂的大人看不見?還是說人只要成長到一定的年紀,就會瞎了、聾了?

○BANG!

近い、友達の山君は心配する。
普通教育の同級生は山君にMSNで彼と映画の「2012」を見ることが欲しいかどうか聞いてみた。でも、山君は先週に、相君と見た。だから同級生と2012を見ること拒んだ。
同級生は放棄しながっだ。その晩、彼は山君に携帯電話でメッサージを送る。そのメッサージは「じゃ、君は既に2012を見て、恋夏500は?」
山君は私に「林さん、私は、何をしますが?」と言う。
「そうですね……」
「あっ、わかりました!私は彼に林さんと、その映画を見たいから、彼と見たくないと言う!」
何!?

○十二月是活動月

班遊去九份、隊遊去九份、組遊也去九份!
但可能到最後一個也不會去吧。
連著四個周末都有事,反而是平常日很悠閒。(啊不過、還有通識課的報告要做。)
好久不見了高中的朋友們呢,連著兩個禮拜都可以見到大家,是很快樂的事情。
然後是即將到來的廿歲生日,雖然我每年生日都過得很高調,但今年應該會過得更加地高調吧!畢竟廿歲的生日只有一次呢!(哪一歲的生日不是只有一次啊!?)
喔要記得呱呱的禮物!(同年同月同日生耶超級有緣的!)






1.









我常常也教的不精采,原因很多。

要按著課程趕進度

會教到我不感興趣的教材…….

台下35個人有35種不同的心思、不同的情緒

加上老人家我也有自己的情緒

我也曾教的超級精采,底下照睡照講話照看小說照吃東西照打手機

只差沒電腦可玩罷了!

罵她吼他醒來收他小說沒收手機有效嗎?沒有

叫一個學生花2分鐘,他只抬頭看你2秒再趴下去睡〈有15個在睡〉

罵她吼他嚴厲對待,下面他講話更大聲甚至唱歌喧鬧,讓你上課的聲音淹沒在瘋狂的教室中。

他們早已漠視紀律,故意放棄自己,不肯接受別人好意的勸導,而且自以為是的認為這麼做將來絕對無悔……〈怎麼?年輕人總是這麼固執!〉

學生只在乎他想做什麼

不甩老師要他做什麼

老人家我的情緒會好嗎?

這學期我花在跟學生抗戰的精神上已經超過我的忍耐程度

經常我在思考的是怎麼教…

不是課程,是用什麼方法去收伏那35個不羈的靈魂

轉念再轉念

至少他們沒蹺我的課

至少他們睡了15個人對我很尊重不吵我上課

怎樣?可以演大愛台了吧!

我教的費力那份心也許他們會在很久以後了解

但是

現在我就是在台上不被尊重的老師

連我基本是個人的尊嚴都不給我

人是有自我期許的

這班的上課情形完全不符合我對自己的期許

我也沒有能耐一堂課能符合35個不同的期待

有種期待是:我不管你教什麼我都要鬧

何況我還有另一個擁有兩個超級特殊學童,每天出事的導師班!

然後呢?我有一個月不想跟自己的父母連絡,因為我知道自己不O.K.不想讓父母擔心。〈如果你有這種情形不准學我!欽此〉

有一天騎車時超級想哭,我覺得自己已經掏乾了有憂鬱的傾向……

已上就此打住

如果我可以給你下指導棋

我會說:

你會尊重你心中敬重的老師〈人〉

你也會用適當的應對去對待你不以為然的老師〈人〉

不是虛偽,是為了安全與自保。



小時候教孩子誠實,因為孩子面對的通常是他的親人友人,安全顧慮少;成長後要懂人情世故,避免遭暗算。如果那是虛偽,也是必要的惡。

我曾經同情林黛玉的真,唾棄薛寶釵的假。後來才知道那是因為年輕沒有負擔與牽絆的狂妄,總以為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麼大不了的!現在我欣賞的是王熙鳳。林
黛玉再真再有才情都是身邊人的負擔〈真心疼愛她的人必須為他提心吊膽〉,絕塵孤高的結果就是傲視他人,欠缺援助。我清楚自己的內心仍住著林黛玉,可是待人
處世我必須學王熙鳳薛寶釵,甚至曹操!因為我不是一個人,我有家人!我需要盡可能減少家人的擔憂。

會精神分裂嗎?

放心!如果這算開學以來小小的情緒發洩,

你就知道我可以到大愛台去上課的



人哪!要慈悲.....

三個月後

他們漸漸有人是真心叫我

老師

還有不少需要拯救的靈魂

在沉淪




Truce


2009-12-05 20:51:18 留言 |







2.








孩子,我總是認為你太過偏激。



的確,很多教授真的教的不好,教職是他們的收入來源也不可否認,

但我相信「教得好不好」絕對不是一個衡量老師值不值得尊敬的唯一指標,

要讓一個涉世未深的學生覺得獲益良多對多活幾年的人來講並不困難,

看他想不想做而已。

況且,教授的正職的確不是教學,除了教學並不在大學評鑑之外,

想要做研究、得到最多的資源、喔最重要的又不至於餓死,

教授是一個最好的職位。



所以我想你這麼說我想對那些只想專心研究卻不得不教學的教授並不公平。


板主回覆:
孩子,我總是認為你太過「早」睡。

我啊一直覺得,職場上表現怎麼樣和一個人是怎樣的人基本上要是兩回事。對、「教得好不好」不會是一個老師值不值得尊敬的唯一指標,但你不可諱言它是重要的
指標。而且第一、前提是學生必須有機會接觸到這個人其他的面向;第二、就算這個人是聖人,如果他在講臺上教得不好,人品再高潔還是怎樣、我不認為是一個要
求學生尊重他的理由。

為什麼?因為不管你是為什麼選擇這份工作,既然選擇了你就必須對它負責。就像我文中提到的,就算教學不是你的正職,你能對老闆說因為你的打工不是正職,所
以你拿人家的錢渾水摸魚很正當嗎?而且對教師而言,一個學生再怎樣頑劣,同一堂課你還有其他學生可供安慰、再不濟,你等個三年五年,時間到了他也一樣要
走;可是對學生而言,大部分的時候教師對他而言是沒有選擇的、是獨一無二的。我不管老師是不是課餘時間到育幼院服務路上還扶老太太過馬路,我只知道他上課
都在講一堆五四三還導致我數學基礎觀念錯誤。我們一輩子也只有那高中三年,有很多老師,遇到了你不覺得冤嗎?

我對所謂「教得好」的要求,沒有到上課精采萬分下課還讓你想要起立敬禮拍手安可的程度,我只要求一個老師好好教──上下課準時、該備課要備課、不要無故曠
職、對學生的態度和成績評量都儘可能公正──這樣難道很難嗎?我在乎的不是一個人為什麼要選擇這份工作,是你選擇了之後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這份工作。如
果只因為一個人為了養家活口而選擇一個並不是他最想要的職業,所以他就得到一個逃避認真工作的正當性,那我根本不敢到教學醫院看病──畢竟有很多醫師也是
只想專心研究卻不得不看診,不是嗎?

說到底我其實只是覺得,像我爸媽這樣對教學犧牲奉獻的人,卻要和那種人共用「老師」這個稱呼,這也根本不公平。







啊秀


2009-12-08 01:26:30 留言 |







3.








其實跟你辯論是一件很累的事呢,畢竟我是個沒有文采的人哈哈。



很多老師其實一開始都是很有熱情的,不過這種東西持續個一二十年總是會退。

我沒有被你父母教過,我不知道他們犧牲奉獻到什麼程度,但我認為,沒有一個

人是聖人,包括老師。說穿了,老師也不過是千千萬萬種職業裡的其中一個罷了

。你可以想想看,在偌大的教室中,本來應該坐滿了三百個學生,結果卻只來了

零零星星的五六十人,不管是哪個人都會很灰心,尤其當這種狀況在每年每堂課

都無可避免的無限LOOP。而且,說不定你認為很不用心的老師,其實用了他自己的方法在認真備課,只是剛好沒有討好到你或是不被你認同,那不也挺冤枉的?

此外,上百張面孔,一個人能記住的又有多少?對成績的標準除了考試成績以外

我想也只能憑印象,而考試成績(以你們常有的深論題來說),打個比方吧,向一

個左派學者宣揚右派思想本身就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自己的立場和分數總是很

難兩全你說是吧。像每次選擇題我總是認為自己是對的哈哈。



最後,我只是覺得,現代的老師沒有義務點破學生什麼,學習還是要靠自己,遇到好的老師只是會讓人少走一點冤枉路,教的差的頂多浪費學生時間在上課睡覺下課
罵老師上。



不過像是FREE WRITERS' STORY的老師,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誤)


板主回覆:
嗯、我想說到此打住吧。

其實我們兩個在很多事情上的觀點都不一樣,如果抱著想要說服對方的心情,好像只會傷害彼此的感情而已。

所以這件事還是當作繼政治之後,第二個我們不談的東西吧。







啊秀


2009-12-10 21:36:51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