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Ich will weinen.

Aber ich kann nicht.



想哭哭不出來。
我沒有把相機的傳輸線帶上臺北。
所以這篇日記沒有照片ˊˋ

這幾天待在臺北,其實真的很花錢,因為不像平常單純地上課下課,連著幾天都在跑行程真的是血淋淋的,對錢包來說。(這時候實在是覺得爹娘對我太好ˊˇˋ)

禮拜四很早很早起來去了國際書展,二館的隊伍排得比CWT還可怕,我要買的春天攤位已經算人少了,真的不敢想像威向東立青文這些攤位排成怎樣。
半個小時後從春天出來,心裡暗暗地慶幸這次有預定要買的書(《閻王的新手特助》和弟弟要的《龍族2》第二到四部)全部都在同一個攤位,因為我真的已經受夠排隊了!
接下來是在二館與一館的走走逛逛,又多買了京極夏彥的新書,紙袋變得很重,一邊拿一邊很想罵人的那種重。
二館與一館的差別是,二館人很多很多,幾乎每個攤子都是,所以店家根本不太需要招攬顧客,發傳單的多半是一些動漫相關的產業和宅急便的;相比之下一館冷清很多,每個攤子都很努力地在拉客人、發傳單。
經過一個賣教科書(應該吧)的攤子的時候,我被顧攤的歐巴桑攔下來:「小姐,妳是老師嗎?」
余:「……」(搖頭)
歐巴桑:「不是喔?看起來很像耶!你有沒有興趣……」
余:「……」(直接走掉)
說真的,我那天穿短褲加內搭褲加長統靴,會覺得這種打扮是老師的人,你對這個職業究竟有什麼誤解!?
(關於這個,阿雞說那店員太不會做人了!招呼客人最好是一律說:「同學、今天不用上課喔?」這樣每個人都會很開心!XD)

另外一攤也很扯,話說當時我正邊走邊看右後方某櫃的畫冊,突然一隻手遮住了我全部的視線,接著一個中年大叔跳出來興奮莫名地一直說:「小姐你是不是對這個很有興趣我跟你說我們這邊啊……」
我默默瞪他一眼就走了,後面傳來同攤女店員誇張的嘲笑聲。
唉其實我最近對推銷員都算很客氣了,一般來說對於硬遞過來的傳單都是擺手微笑謝謝再連絡,可!是!你推銷有必要把手伸到我眼前一公分嗎?有必要突然跳出來然後跟我距離不到十五公分嗎?拜託一下搞清楚狀況好不好?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你是推銷員我是路人,我‧們‧很‧熟‧嗎!?本小姐可是連親弟弟跟我講話都要畫勢力範圍五十公分,你以為你是誰啊?這樣難怪你同事要笑你啦!(超不爽)

今天和阿雞去看阿凡達,感想簡單來說就是很暈很暈,我的三半規管一定有問題。(搭高鐵上來的時候竟然暈高鐵!)然後阿雞也暈了,所以出了電影院就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本來有想要拿優待券去吃冷石頭的,但今天不知道是什麼良辰吉日,隊伍那~麼長喔!(用手比)所以就放棄了ˊˋ


再來反白的部份一‧點‧都‧不‧白。如果你只想看歡樂日記的話,可以按X或是上一頁離開了。
我需要發洩負面情緒,如果不想知道,不要接收會比較好過。

噗浪有個功能,如果河道上某個噗你實在是沒有興趣的話,可以按下「通知OFF」,然後這個噗的一切更新就不會再來吵你。
在河道上我總是在按通知OFF,現實中卻總是通知ON。
我很希望,在河道上可以不要一直按通知OFF,因為那意味著我與那個噗的主人其實正漸行漸遠,總有一天會再也沒有任何關聯;可是現實生活中我卻寧可這樣不聽不聞,因為感受太過敏銳,只會讓自己更苦惱更不快樂。
我其實不想把別人的情緒都攬在身上,尤其當我自己沒有出口排除那些情緒的時候。那只會讓我不斷壓抑自己,鬱悶卻找不到出路。那種心情很像是看著身上的瘀血,會不斷想要拿刀劃下去,讓血流出來。
我其實不知道自己選擇這樣的道路究竟對不對──我習慣接收別人的情緒,卻不太會再轉出去。我自己對別人的所有想法不滿……一切感覺也都悶在心裡不對當事人說,儘管我知道這樣其實不能解決事情、我知道這樣一來對方可能還是無知無感,只有我自己在苦惱在不開心,卻還是這樣做了。因為我每次對朋友發脾氣都沒有好結果,所以寧可把一切都忍下來,等哪天忍不下來了我會自己離開。
我真的覺得我有病。
是不是我總對其實可以生氣的人隱忍、對不能生氣的人生氣?像個笨蛋一樣……不、根本就是個笨蛋。只是,明明人家都說笨一點日子會比較好過、比較開心,為什麼我一點也感覺不到呢?
其實標題和引言不是在開玩笑的,真的是很難過很想哭,但就是做不到。 
因為不想讓人看見自己也會崩潰也會脆弱、不想因為一次發脾氣毀掉努力維持了這麼久的關係,所以雖然很想罵誰、很想搧誰一巴掌、很想哭,我還是只能不說,不做。





1.









希望妳每一天都開心,希望妳看得到天空的美麗。

希望妳總是很自得其樂,希望妳不再煩心。

希望妳能夠放寬心的哭泣,我想我有肩膀去承載妳的淚水。

有些時候我看不懂聽不懂,不過我願意學著做妳身邊默默聽的朋友。也想告訴妳,聽妳轉轉妳的心事,有時候也是很幸福的事情。





Arianrhod



2010-02-04 22:09:34 留言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