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neben

有了噗浪好像天空就會變成深宮怨婦。

但其實河道上也是有很多我想長久留下的東西,不希望它們就這樣被水流沖進海裡去的。
以下是最近噗浪整理。

※關於死刑:

先不要管我個人立場的話,我覺得根本上王清峰沒有資格把那些死刑都壓著不動。為什麼?因為她是「法務部長」,我不管她的立場怎樣,法務部長要做什麼工作, 他不是不知情、要不要擔任這個職位,她也不是沒有選擇,既然如此,她就沒有立場來說在法院判了死刑定讞的情況下,她決定不執行死刑。
如果你不想要辦刑案,就不要當檢察官;不想要到立法院備詢,就不要當行政院長;不想要做大體解剖,就不要唸醫學系;不想要跑業務,就不要當推銷 員......人應該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任,你可以不喜歡做這些事,但只要你還在這個職位上一天,它們就還是「你該做的事」。
看看 這個議員,還有說出「宗教立場上我反對墮胎,但既然國會通過了,我就必須支 持。」的美國總統(名字忘了,誰想起來幫我補上吧),王清峰做了什麼?
她可以公然說出她反對死刑,沒問題;可以光明正大支持廢除死刑的各種運動,也沒問題。可是,她不能用公務上的行動,來表達她的私人立場。這是公器私用,而 且顯然有違作為公務員應有的操守。
縱上所述,我支持「王清峰必須下臺」,但不是因為她反對死刑、想要廢除死刑,而是因為做為一個領公家薪水的政務官,她沒有盡到應該盡的責任。
然後接下來是我的個人看法。
如果現在談的是「被害者是我的親朋好友」,並且不論任何法律的東西,那我會非常支持死刑,我真的會覺得「就算這個國家的法律不要你死,我賭上一切都會讓你 一命賠一命!」可是那是很瘋狂的想法,刑罰的存在有它的必要性,而那個必要性並不是為了人民的報復心。
因為報復並沒有保護到任何人的利益,「現在」所做的一切努力,永遠只能向「未來」發生效果,而無法彌補「過去」造成的傷害。所以刑罰之所以存在,目的我覺 得應該是為了「預防」的,如果我們執行了死刑卻無法遏止日漸瘋狂的犯罪,那麼死刑的存在並沒有意義。如果死刑能達到預防的效果,那還會犯下會被判死刑的罪(不只殺人)的人,就會是像我很愛說的「要殺人的人,必須有被殺的覺悟。」而沒有那種覺悟的人,自然 就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但事實上,這種說法並不是沒有問題的。
首先,刑罰究竟有沒有預防效果?沒有自然不必談,有的話,效果有大到無可取代嗎?這是個比例的問題。再者,這個社會這麼複雜、形成犯罪的原因這麼複雜,而 我們真的可以仰賴「刑罰」這個唯一解就改善一切嗎?難道不是同時需要教育、社福等等的改善嗎?
在另一方面,在法律明文規定什麼樣的行為必須判處死刑的情況下,仍然做出須要被判死刑行為的人,是否可以說,他們的作法等於默認了國家「可以對他們執行死 刑」呢?每件事都有它的代價,什麼都不付出地得到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如果將被告的行為視為同意死刑的承諾又如何呢?
分享一篇文章。儘管它的立場不見得完全中立。關於要不要、該不該廢除死刑,我還是想要多收集一點資料再做出決定支 持哪方、或是哪方都不支持的意見。因為大家的意見相差太多了,先試著去了解不同立場的人的想法,也許大家可以不用這麼偏激。
光從情感面大家都可以很容易地說我支持/反對廢除死刑,可是有很多事情真的不是感情就可以解決的。我常常覺得,一般人習慣看到死刑就想到手法慘無人道的殺 人犯;人權團體則習慣一看到死刑就想到冤獄。──但明明這兩者都不是死刑的全部呀?

問了很多的問題,也許目前的我也只能問問題。

※德文噗

YL will schlafen, wenn sie hat Zeit.

※刑分‧車神我愛你ˇ

「無知本身就是一種風險。」
「財產這種東西,你知道有錢跟沒錢不同的感覺,因為你有那個概念。但是生死這種東西, 因為沒有人死過,所以沒有誰有實證基礎告訴他人『生比較好』或是『死比較好』,所以 我們只能說『生也很好;死也很好』,因而要『好好地生;好好地死』。」
「艋舺不是只有打打殺殺,你以為艋舺不會出偉人嗎?我就是在艋舺出生的。」
「我去年和前年各換了一個人工水晶體,一年一邊,所以各位可以看到我的眼中閃耀著鑽石般的光芒☆」
「這個社會是一杯水,這杯水裡頭不可能說哪一個角落是髒的,其他角落是乾淨的──你把一杯墨水倒下去,他一定整杯變成黑的。所以不要說現在的年輕人怎樣怎 樣,現在的年輕人怎樣,就代表現在的老年人怎樣;反過來說,如果不是現在的年輕人,老年人也不會這樣。就像如果不是政府這麼糟糕,人民不會是現在的樣子;但如果不是人民這樣,政府也不會這麼糟糕。所以那些責怪基本上都是沒有意義的。」

※閱讀無止境

《奇夢錄》
《一個戀愛中的男人》
《我只在乎你》
《第一次當雷文就上手》(這真的超雷的!)
《法醫戀愛相談室》
《寂寞芳心小姐》
《Horror Dragonia》
《Durarara》
《ヘタリア》
《後巷說百物語》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天下的爸爸都是一樣的XD

讀書會,兔子老師說:「我上次回家跟我媽說:『媽~那個誰都有男朋友、那個誰也有男朋友,為什麼我都沒有?』然後我媽跟我說:『等你上研究所就會有 了。』」
然後,兔子老師大惑不解地再問:「那為什麼我國中的時候爸爸說:『男朋友?上高中再交。』高中的時候說:『男朋友?上大學再交。』現在你又跟我說等上研究所......」
筱薇中肯評語:「其實兔子爸爸是希望女兒最好永遠不要交男朋友!爸爸都是這樣想的啦。畢竟爸爸們都很清楚男人沒幾個好東西(因為他們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