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5日 星期日

BLACK NAILS

法律之夜的前一天,為女舞而搽上黑色的亮片指甲油。


對我而言這是個充滿離經叛道氣息的顏色,但看著十片指甲逐漸變成黑色,心情竟然是種陰暗的快樂。


那個瞬間有點明白了,妳說「想試試看會不會身敗名裂」的感覺。


大概是:就算明知會被討厭、明知這樣不應該、明知這樣不被允許,卻仍然想要不顧一切豁出去的任性。


 


幫法夜做宣傳的時候,朋友問:「法夜和南夜有什麼不同?」


有什麼不同呢?我可以給出許多很籠統的答案,但卻沒有一個能做到真正的精確。


南夜比法夜更團結、更瘋狂,而法夜則不若南夜,劇與劇間如此地壁壘分明。


南夜尖銳而法夜柔和,風格上、雕戲上乃至角色的呈現上。也許和構成員有關,南夜畢竟是老人帶孩子,敢寵敢嗆敢讚敢罵,對下一代的演員們,能像關關那樣毫無一點學姊架子地親暱到近乎溺愛;卻也能像我二驗時那樣地薄情狠面不假辭色。


我們敢那樣做,是因為畢竟老人都多了至少一年份的經驗。

而法夜的成員間畢竟還是同學吧,平時相處時是平輩的身分,誰也沒有比不上誰,於是即便是負責人,排戲時也無法因此變得更高一層。那樣的情況下,有很多話是不能說的。於是乎法夜多半的時候比南夜和諧,那甚至不是蓄意地鄉愿,而是因為有這份自知,因此或多或少地收斂了自己的脾氣──除非真的壓抑到爆發、到戰文,否則我們多半平和以對。


我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其實。


為了平和我們壓抑。不管想或不想。


 


並不是要對法夜有什麼怨言,但是如果要陳述一個單純的事實,那麼我得說,排南夜的時候,不管再苦再累我都不會有什麼怨言,大一如此,大二仍然──因為那種感覺是和一群要好的朋友聚會,很努力地一起完成一件事。縱然過程中難免遇到瓶頸、挫折,會質疑自己與他人,但是彼此間更強的群體感與連帶感卻會讓人克服那一切往前進步。


法律系不是無法給我這種感覺,至少我在宿營時真的非常快樂,和南夜同等的快樂。但是法夜卻沒有這種感覺──或者嚴格說來,法夜的劇沒有這種感覺。


我很喜歡這份劇本,喜歡每一句裴芸的臺詞、喜歡傻傻的皓、堅強的姚、執迷的菊、迷失的衍、傲嬌的儀寧與死纏爛打的于傑,我也喜歡每一段故事的起承轉合,悲歡苦樂,對這個故事,我喜歡到不想誠實說出:排這齣戲讓我很不快樂。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答應了承擔什麼責任,就意味著同時要失去什麼。接下大二劇的音控工作,我其實已經有必須要配合排戲的覺悟,所以儘管眼睜睜錯過南友們一次次地揪團,我也只能看著大家回來開開心心發今日心得流水帳然後偷偷羨慕──因為那是我自己選擇的,所以不可以任性,要安分、要乖。──想去以後再去、工作做完再去,又不是沒機會,對吧?


我可以安撫自己的小小失落感,卻很難平息對於行政工作的不滿。


音控的工作其實很無聊,卻又神經緊繃,但沒排全劇時卻又過份清閒。所以我非常討厭在不排全劇的時候卻要待在現場,因為雕戲不是我的工作(也好在不是我的工作,否則我大有可能把演員與自己都逼瘋),道具走位什麼的卻又沒有我的事。──我討厭的事情是,
明明事前就已經再三再四確認過,沒有要排全劇就不叫我來,但卻還是會發生,明明就告訴我說六點半要排全劇,忙忙趕來卻發現負責人在順佈景、討論劇情,然後八點多才開始正式排戲的情況。


其實我很不開心、很想發脾氣、很想擺爛,可是我連訴苦都沒有做。


我一點也不想告訴大二劇的大家,因為音響和延長線的位置關係,音控要配合排戲,坐在地上動輒三、四個小時,彎腰駝背地看電腦控音樂,那是怎樣的一種不舒服。我不想說其實我現在背只要稍微打直就會痛之類的話。


我也一點都不想說我覺得現在的排戲方式是有問題的,逼所有人吹著掺雨絲的寒風在霖澤穿堂看三個半小時的總驗也就算了(明明就有人只有一支舞或是一齣劇,為什麼不能先走?反正總驗已經沒有要講評了不是嗎?何必硬把大家綁住?)結束之後放風一小時,接著又是從六點排戲排到十一點,演員的聲音已經無精打采,好幾個人不斷咳嗽,我不認為這種情況下硬是要排戲會有什麼效率、成果,連燈控都排到睡著,負責人想藉由這種疲勞轟炸中得到什麼呢?


明明現在最有問題的就是道控,上道具的時候還是會有人忘記、搬動桌椅的聲音也是大得嚇人,為什麼不去加強這些事情?真的要加強劇本身,也應該是多跑幾次原本就比較弱的幾幕,這時候還每次都想著要排全劇,和指考前才想著說要把高一到高三的課本從頭精讀過一遍有什麼差別?


我還是很喜歡法夜的大家,可是我必須吞下所有聲音所有意見,為了我們和諧的文化。──儘管我永遠也無法明白,明明大家心中都有不滿,為什麼沒有人願意提出來?


這是個沒有聲音的團體嗎?也許我對法夜的疏離感,正是來自於這種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必須偽裝的文化吧。


 


話雖如此我依然選擇做個沒膽的人,也許是為了不想再被叫一次戰神。


現在是隱板的,明天開板前這篇就會收到精華區去。看得到文的人,我給了你們很大的信賴,請不要把這篇文章流出去,也不要轉給哪個法律系的朋友知道。


這只是我個人的牢騷,而發了這些牢騷我仍然覺得法夜很棒,這是事實。不要讓我的文章模糊了焦點,儘管有不滿我仍舊希望大家來看法律之夜。


我也是愛現的也是虛榮的,畢竟我也為這個夜做了這麼多,還是想讓大家看看我的努力,不管成果如何。


如果很棒,想得到大家坦率的鼓勵;就算不好看也想見識見識Z9裸奔。


而這篇文章,就作為一個多月來,我的總結吧──甚至要當作另類宣傳也行的。


之夜這種事啊、來得快去得也快,唯有站在臺上的時間,是最真實也最不真實的。


法律之夜,今晚,活大點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