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1日 星期日

金劇追想曲

我很不想這麼說,但你們的表現真讓我失望。
平常不斷熬夜、辛苦雕了那麼多不就是為了這天晚上?結果呢?你們演成怎樣?
不要說其他,光是從第一次排戲要求到現在的「音量」你們都沒有做到,還談其他?
什麼三大夜壓軸,跟人家比最爛三大夜還差不多。
算了、不想講了。



有人被上面那篇假文章騙到的嗎XDDD
欸先不要打我、你知道要打出那篇文章有多難嗎?你們昨天根本挑不到缺點,我還這麼努力地擠出一篇黑特文來戰你們耶!快誇獎我!
嘛哈哈其實我昨天整個超級丟臉的,從亮一出場就開始哭,不是因為她的頭髮太白痴,是我好歹也認識了她四年多,有種爸爸要嫁女兒的心酸啊……
……不過很快就又開始笑了,天龍那是什麼髮型、阿凡達跑錯棚了嗎XDD還有MAX你的疤是誰畫的啦!?要是你因此大學四年都交不到女朋友請記得去找化妝師賠償。
(啊不過你都已經有天龍了可能不在意吧?XD再說巨大郭去年化那樣現在還不是有了郭嫂,所以你還是有希望的……吧?)
評妹(到底是誰)昨天真的哭超慘,感覺有比去年誇張喔!孟桓也是,雖然你會哭我蠻意外的,八六和巨大郭冷靜得跟什麼一樣,啊謀其他欸郎係靠宋欸喔!?

認真要說的話,我今年並沒有哭得比去年慘,因為去年和金劇的大家真的是建立了某種深刻聯繫的感覺,就算四月七日之後不再三天兩頭見面,只要遇見了,彼此就是會有一份相熟的默契在──畢竟彼此曾經共享了那樣長久的一段時光,在那些日子裏面大家共同經歷過的點點滴滴都只有彼此能夠理解。
那五個禮拜裡我們知道了阿牛其實很怕熱、阿美和金花直到演出結束都還在害怕自己演不好、阿嬤長得像丁滿(喂)、評妹都不洗澡、春嬌熱愛看正妹、元元很會碎碎唸……沒有一起走過,是不會知道這些的。
今天回想起相見歡,你們一定也會有很多感觸的,當初對誰的第一印象是怎樣的,現在想起來又如何,也許會想笑也許覺得不可思議,認識前與認識後,人與人的互動會差這麼多。也想想相見歡那天,你見到的人,誰最後沒有與你站在同一個舞臺上,看負責人抱在一起淚如雨下;誰沒有參與最初,卻堅定地陪著你走到了最後的最後……這五個禮拜也是一齣戲,有人進場有人退場,重要的其實是你是否曾記得站在舞臺上的緊張與感動。

給我其實很疼愛的B98們:
我大概是從二驗之後才認真加入劇組陪你們雕戲,還是脾氣很差、很不近人情地雕。
你們大概沒有誰沒被我罵過,我甚至還曾經失控地對著天龍吼叫、或是冷著一張臉和八六一起痛斥NICK,當然也有和關姐一起坐在臺下盡情當個愚昧觀眾,不斷讓你們笑場忘詞、還有亂講笑話虧學弟妹的沒人性行動。(阿Ken淚目XD)
有機會其實很希望你們能接下明年的負責人,或是至少三不五時經過文院就回來看看學弟妹們的表現如何、雕一下戲,二驗時順便再扮一下黑臉(我超黑的),除了會因此明白今年負責人、學長姊們是用怎樣的眼光在看你們,你們也會因為共同經歷過這些,而更加深彼此的革命情感。
去年演出前,PETERSON只跟我們說了一句話,他說:
「希望大家都能更好。我想你們,那天會是最好的一齣戲。不是『南夜最好』;而是『全臺大整年的夜裡最好』!我,三年前的今天有把握!你們呢?做給我看!」
我不知道去年的我們到底算不算做到,但是今年我相信,我們一起做到了。

給膨肚短命嘴又賤的老人們:
雖然很想說其實我什麼都不用講,你們也會懂,但還是要說一句:
我真的很慶幸去年演了金劇,才能認識你們;我也很慶幸今年還是常常回來雕戲,才能更加認識你們。
南友之夜,對觀眾來說,不過是個特別長特別好的晚會,看過也許並不見得留下什麼;


但是對你我來說,那是一段分享彼此生命的過程,一段在彼此生命中刻畫痕跡的過程。

感謝

小橋 評妹 孟桓 巨大郭 維哲
八六 四三 小鰓 啾啾 凱佑 雅婷 ㄅㄏ 旃旃 抑鬱 下棋 宜諠 街仔路
關姐 元元 周有朋 PETERSON enray hugo 兩芳 
以其許許多多熟悉卻叫不出名字的學長姐們

因為有你們 南友之夜 超‧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