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0日 星期六

我才不會說

「我快撐不下去了」之類的話呢。


因為我非常地逞強的關係。


但我並不諱言自己的疲憊,或是快要崩潰的情緒。


事情很多而且一件接著一件,我嚮往悠閒自適的人生,卻有停不下來的天性。


(即使原本沒事也會去參一腳,這簡直可以稱為自找麻煩、自虐甚至犯賤。)


據說時間跟乳溝一樣,擠一擠還是會有,我一直覺得說這句話的人忽略了當事人只有皮包骨的情況。


因為不想要遷怒也不想要恣意地發洩胸臆中那種破壞一切的瘋狂慾望,所以心情差的時候嘴會變得很碎,抱怨東抱怨西的。


不用說我也知道這樣一點都不可愛、一點都沒有建設性,用這種招數打怪不會掉寶只會失血──但我還是會有意無意地這麼做。


也許潛意識裡還是會想要撒嬌、還是會想要討拍拍吧。


這種時候一點也不想要什麼正經的回應,我就是想要藉由胡鬧、胡說八道來發洩情緒,你知我知。


人還是得努力在週而復始的枯燥行程中找尋樂趣,經由短暫的歡樂來撐過長期的麻木與正經。


本來就是這樣的不是嗎?


人有軟弱的時候、也有堅強的時候。


軟弱的時候會渴望有個靠山可以短暫歇腳;堅強時則希望能成為別人的依靠。


本來就是這樣的不是嗎?





寫一寫覺得耳垂熱熱的,是時候該去睡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